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85、奇怪的交易方式
    秦朗的命令很简单。

    “属于反动派的东西,统统拿走!”

    ?32?那个小火电站,自然是重中之重。不过这套设备是杨如源家的,当然也就不用客气了。

    怀着好奇心的秦朗,特意去参观了一趟。

    小火电站其实很简单,锅炉、管道加上叶轮机组就能发电。只要看一遍就知道怎么运转,但是秦朗却发现,哪怕一个螺丝钉,他都没有办法制造。湘赣边区没有合格的钢铁材料,没有精细的加工工具,也没有专业的技术工人。

    在一切空白面前,一起的构想只能是苍白。

    就在感慨的时候,负责搬运的谢祖兰递来一个账本,瞬间秦朗有了骂人的冲动。

    小火电站是带动两台电动机的,用以碾米磨面、压面条,然后在士兵的头上再狠狠的收一笔钱。从遗留的账本上看,这利润还不小。

    “哎!”

    一时间,秦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东西全部搬走,损坏一个部件,提头来见!”

    洋机器金贵,师长发发军阀作风,大家也能理解。战士们本来就很小心,现在当然要更加的小心了。

    由于没有照相机,几个街上画山水的老秀才也成了壮丁。不过他们竟然在争论,这么样才有美感。只是有人在旁边放了一枪后,写意立刻就成工笔,而且线条都没有半点抖动。

    看着老学究画的平面图,秦朗也只能报以苦笑。指望他们理解什么叫制图,还不如研究怎么把石头变成金子。至于那个放枪的家伙,一再坚称自己是走火,被瞪了两眼也就不了了之。

    曾天光带着的青壮,在傍晚前进的集安。才看到堆积如山的缴获,他就坐到了地上。

    “爷爷啊,这要搬多久?”

    之前秦朗让他动员一万以上青壮,但是他觉得人太多了没用,还刷掉几千个人。

    “动员少了,八千个人怎么够,应该动员两万人还差不多。”

    看着在地上发傻的曾天光,秦朗又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在他的安排下,十几个长相粗莽的战士,把一筐筐大洋从仓库抬到了路边。很快一群看热闹的人,就被银灿灿的闪光给吸引过来。

    “大家伙听好了,我们师长要把物资运回穗川。只要帮咱们运输的,一趟一个大洋。红军管吃饱饭,每顿有肉两片。但是丑话说在前头,谁的手脚不干净,也别怪咱的子弹要他狗命。”

    集安没有一点群众基础,现在也没有时间去宣传。所以秦朗依旧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眼下的难题。

    “长官,我家有马车不知道怎么个算法?”

    “长官,我们家有独轮车,一个大洋是不是少了?”

    “一趟一个大洋,这在哪里报名?”

    整个集安城很快就乱了,无数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挤在县衙门口吵吵嚷嚷着。曾天光的八千青壮火速成了赤卫队,胳膊上绑块红布条就算上了岗。

    天麻麻亮的时候,一条人龙就从集安城门蔓延出去,一点一点的经过泰和,通往穗川去了。

    “师长这个价码太高了吧?”

    曾天光有些肝痛的说道。

    就是一段不到两百里的路程,往日管饭也就是二三十个铜板的买卖,还得肩挑手抬几十斤的重物。现在给了这么高的价码,十几万的大洋算了没有了!

    秦朗并没有回答,只是笑笑而已。钱就是用来换物资的,这一次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罢了。

    就在这时,通信兵一脸焦急的跑过来。

    “报告师长,我们在一个巷子发现了座机器加工厂,里面有两架机床。不过那个掌柜的一家子就睡在机器面前,死活不跟让咱们搬走,跟他买他也不卖。”

    对于普通百姓的商品,红军还是市场价格去购买。不过这一切多在私下进行,毕竟城里的百姓也害怕落下把柄。

    “我去看看。”

    所谓的机器加工厂,就是个生产黄包车的小厂子。里面有一台小型冲压机,用于进行钢材的加工。还有台钻床是用来打空的,这在当时已经是极为先进的生产设施了。厂房的另一边,还摆着十来辆做好的黄包车。

    轮子是用钢条弯成圆形,再焊上粗大的辐条,但没有包上橡胶。它们应该是别的地方生产的,因为这里没有生产相关的设备。

    看着还在哭哭啼啼的一家人,秦朗厉声喝道:

    “把成年人都绑起来!”

    这道突兀的命令,让下面的红军战士面面相觑,但是他们并不敢违抗。很快老板一家人,就被捆成了一堆麻花,哭得喊得那模样说不出的凄凉。

    “长官,您可不能这样,这可是我花了五百大洋买的机器啊!这就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啊!”

    老板大声的哭诉道。只是一双贼光锃亮的眼睛,却不停地瞄着面前的那个少年。

    秦朗围着机器转了两圈,啐了一口后,满脸不懈的说道:

    “瞅瞅这冲压机的齿轮都模糊了,钻床的钻头还有锈迹。这种破烂玩意三百都不值,你也敢说五百进的货?”

    这绝对是淘汰机器,但在这个年代,它们的价格也绝不会便宜。

    “不能,您看看机器的漆面,一个划痕都没有。而且钻床的钻头一点都不抖,这可是正宗的花旗货,年前才从尚海运来的宝贝。”

    老板哭得声音更大了,不过那双眼睛却越发的亮了。

    “加上你的黄包车也就这个数,再算上仓库里的废铜烂铁,六百大洋顶天了,怎么你还想讹诈我不成?”

    秦朗恶声恶气的说道。

    “就是六百大洋,就是六百大洋。您可不能拿走啦,这都是我的命啊!”

    老板的声音更加的高亢了。

    “那东西都搬走!”

    秦朗大声的说完,扭头离开了。

    等到红军离开之后,老板一下子跳起来,三步两步的冲到门口。看着家里人傻傻的瞪着,他大声的吼道:

    “哭,给老子大点声!”

    “哇!”

    刚刚止住悲声的一家子,又开始嚎上了。

    老板连绳子都忘了解开,用脑袋顶了几下,红军忘记“拿走”的那个竹筐就开了,里面露出了一封封整齐的袁大头。

    “总计六百一十元,多的是给老板压惊,红一师师长秦朗。”

    ========================================================================

    谢谢诸位的支持,莫松子的数据哗啦的上涨啦!

    多的啥也不说了,努力码字报答大家。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