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86、营救顾新安
    顾新安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顶棚,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在?32??什么。自从那天被打断双腿,扔回这常宁老家,他就一直这个样子。要不是靠着老辈传下来的参茸,这会儿已经死了。

    他婉顺的妻子在一旁低声的抽泣着,桌上整齐的摆着几件寿衣,家里都准备好后事,就等着顾新安咽气。

    “以后我领着孩子可怎么过啊!”

    寡妇的日子不好过,尤其是顾家这样已经败落的门庭,更容易招来横祸。不要说外人,就是亲族也有大把人虎视眈眈。

    想到这些,她的哭泣声又大了几分。

    忽然间,耳边响起一个低微的声音。

    “现在几点了?”

    妻子惊得一下直起身来,因为悲伤她也是两天没吃饭。现在动作大了,只觉得眼睛前面全是星星点点。

    “新安,你醒了?”

    看着妻子憔悴的脸庞,顾新安愧疚的说道:

    “馨竹,苦了你了。”

    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妻子馨竹的脸。

    冰凉!

    诺大的家业,已经在寻花问柳中衰败下去。现在自己残疾,恐怕以后全家都只能过苦日子。看着馨竹清瘦的面庞,他心里只有无穷的懊恼。

    “啪!”

    他反手抽了自己一耳光。

    “新安,你别这样!”

    馨竹一把抓住丈夫的手。

    等丈夫回心转意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此刻她的心好像是蜜酒一样,香甜而又让人迷醉。

    “哟,好一对郎情妾意,顾新安,欠老子的债应该还了吧!”

    一切都是美好之际,却有个刺耳的声音传进耳里,顾新安夫妇吓得是浑身一抖。

    “早听说顾家嫂子年轻貌美,今日一看所传不假,看来杨某是来对了。”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瘦峤的身材仿佛像竹竿一样。连那件小号的中山装都撑不起来,就这样松垮垮的压在身上。灰黄色的面皮带着阴森森的笑容,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杨锦科,你已经打断我的腿了,还想要怎么样?”

    良久,顾新安才用惊恐的声音问道。

    “你玩了我的女人,我是不是也该玩玩你的女人?”

    杨锦科说完。伸手捏着馨竹的下巴,把她的脸慢慢的扳过来。只是对了一眼,馨竹惊慌的把脸扭到一边。

    那张脸上满是疤痕,红的黑的让人觉得恐怖。

    这伤疤是杨锦科偷玩手榴弹造成的,没死已经算命大。为此,他爹还杀了几个照顾他的佣仆泄愤。

    “这和馨竹没关系,大不了你杀了我。”

    顾新安猛地坐起来,想伸手挡住杨锦科。只是几天没有好好的进食,这一下只觉得两眼发黑,差点摔倒床下去。

    “杀你做什么,我还要请你好好的看场戏!”

    杨锦科一掌把顾新安推翻在床上,然后伸手抱住馨竹的纤悉的腰肢。

    “不用叫嚷,你家的人都被赶出去了,今天我就好好享受一下嫂夫人的玉体!”

    听到杨锦科夜枭般的怪笑,顾新安大声喊道:

    “杨锦科,你这个畜生!”

    杨锦科桀桀怪笑了几声,一把扯开馨竹的外衣。她的那一声尖叫,更是激起了那潜藏的欲望。

    “我是畜生?你勾搭墨蓉时,这么没想到你是畜生!”

    顾新安一时语塞,但是他很快说道:

    “墨蓉跟你的关系我一点也不知道,而且她也不是你的妻妾。”

    听到这句话,杨锦科不由得笑起来。

    “你说对了,那个臭****怎么配当我的妻妾。不过老子玩剩下的破鞋,也不是你能碰的。现在她就在江底下,等着你过去继续当一对鸳鸯。”

    “刺啦!”

    又是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馨竹的可怜的声音。

    “新安,我害怕,新安,我害怕。”

    “杨锦科,有什么冲我来,不要伤害馨竹。”

    顾新安又一次挣扎着坐起来,不过杨锦科已经把馨竹逼到墙角。他情急之下滚到了地上,一点一点的爬过去。

    “哈哈哈,小美人,叫啊!大声的叫啊!你越叫,我就越喜欢,等一下好好的疼你。”

    杨锦科说完,右手又是用力一扯,一件白色的肚兜已经到了手里,他嗅了嗅后又笑着说道:

    “挺香嘛!哈哈哈。”

    眼前的美人已经抖成一团,就像只可怜的小绵羊。他又上前一步,对着一抹嫣红就咬了过去。

    “叮!”

    入口的不是香软滑腻,而是硬邦邦的不知道什么玩意,而且还带着一股呛人的油味。

    “玩得挺开心嘛!”

    不知何时,身边出现了个青年,那张脸英俊的叫人羡慕。

    杨锦科只觉得嘴被塞得生疼,赶紧松开牙齿,一根擀面杖“当”的掉在地上。

    “呸呸呸,你是这个臭****的姘头?”

    杨锦科的话没说完,就被一耳光抽的在原地打了个转。只是身体还没停下,又被反手一耳光抽得不动了。

    “我没工夫参合你们的破事,趁着现在事情没闹大,你自己滚蛋。”

    听到这句话,杨锦科却哈哈大笑起来。

    “小白脸,你英雄救美救个雌的也就算了,难道还两面通吃不成。实话告诉你,周围有的是我的人,只要我喊一声,你的这个脑袋可就保不住了。”

    只是面前的那个青年却笑了起来,他双手抱在胸前。

    “还请杨公子多叫几声。”

    杨锦科吼了几声,果然没有一个人来救援,他立刻用惊慌的语气说道:

    “我爹是湘潭城侦缉队长杨显堂,乱匪都枪毙了几百个,你不要命了!”

    “你爹是杨显堂?”

    青年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肃杀。

    “怕了,我爹……。”

    杨锦科的得意持续不过三秒,就惨叫着摔在地上。

    “我现在问你一句,湘潭的监狱里还有多少工农党?”

    青年冷冷的问道。

    “爷爷饶命,我说我说!元旦前,和健和军长下令全部杀掉,现在已经没有了。”

    杨锦科大声的喊道。

    “那你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青年抽出杨锦科腿上的匕首,又飞速的抹过他的喉咙。

    “咳咳咳。”

    一连串气泡中,杨锦科停止了挣扎。

    “营长,外面的全部干掉了。都是湘潭城侦缉队的人,杀了我们不少同志。”

    那个青年就是脑勺,赶到常宁后侦察营的战士日夜走访,最终在紧要关头找到了顾新安。

    “把他们带走!”

    ========================================================================

    现在书还没过十分之一,很多情节都没展开,还请诸位稍安勿躁。

    莫松子会一一写来,人的性格变化,是有一个过程的,不可能一来就高大上。

    这样读者觉着不真实,我这个作者菌也觉得不真实。

    谢谢您的意见,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