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90、脊梁
    兵工厂的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鳌山坳,才发现军区工程营的战士,已经?33??着手建设了。

    作为厂长,一只耳四处看了下的地形,也是赞不绝口。山坳一边通向山里,一边通往茶林,防守极为方便。只要再修筑两道城墙,这里就是座坚固的堡垒。

    配属的警卫连,已经占领了各处制高点,据说人数要加强到一个营。红一师战斗部队和留守部队,经常进行对调,时间大约在一个月左右,这也是为了防止留守部队的战斗力下降。

    看着一块块已经平整出来的地面,一只耳拿出了事先画好的蓝图,不得不佩服秦牛鼻子,什么都能想在前头。

    “同志们,枪械组的岗位就在这里。先挖好排水沟,然后把油布拉上。不要以为现在日头还旺,难说明天雨下得刀子一样。”

    不知不觉间,他说出了三猴爱说的几句话。

    手底下的人都是棒小伙,没有孙瘸子这样的混蛋。所以“牛厂长”没有等太久的时间,简易的帐篷就搭建起来了。

    就在一只耳准备工作时,却听见旁边有人小声说道:

    “秦师长来了。”

    “老……,牛,最近这么样。”

    秦朗呵呵走来。

    偏偏一只耳这个不识趣的,居然垮着一张臭脸,仿佛是谁欠他几万大洋似的。

    “在城里还能下顿馆子,这里恐怕要喝西北风。听说你缴获的小火电站能用来压面条的,正好给厂里的同志们改善一下生活。”

    搞了半天是要待遇来了,至于这么大张旗鼓么?

    “机器压出来的就是不精到,口感比不上你的手艺。老牛,这机器还是用在生产上吧!别拿眼睛瞪着我,军区保证你们吃饱穿暖,一星期每人两片肉。湘赣边区政府还批准了劳动奖章颁发条例,有功劳的同志都要被奖励的。”

    一只耳点了点头。

    “这还差不多,不然孙瘸子的狗鼻子都要擦着天了。见面就跟我讲,瞅瞅,独一师都有百十个挂勋章的了!这次咱就比比谁的功劳大。博森,这几天也不想飞了,天天研究冲压机这些,还有余光有的复装机,是不是该给点补助。”

    秦朗一脸严肃地说道:

    “给、给,只要你打报告上来,我立刻拨给专门的研究经费,还拨给相应的机械。老牛,那孙瘸子就是属野狗的,你跟他一般见识?再说兵工厂也是师级编制,还是主力红军的师级编制,比他的独立师强多了。”

    惹不起啊!现在打仗就靠兵工厂的出产。不夸张的说,一只耳感冒发烧,主席都得惊动。

    “那就没事了,你自己转转就回去吧!”

    “我说,你连饭都不管了?”

    秦朗气的直跳脚。

    什么叫做转转就回去吧!这是蔑视领导,这是蔑视权威!

    “厂里你又帮不上忙,该要的我也要到了,你还留着干什么?肚子饿的话等伙房开火,走时候别忘记了登记,不然我又得给你贴钱。”

    一只耳说完拿起一支枪,熟练的拆开后,取出了一个零件细细的观察着。

    就没法子和这种糙汉沟通,秦朗气得拔脚就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比如师侄严博森就很不错嘛!

    “师长,您来了。”

    秦朗大模大样的坐在石头上,反正这里也没有凳子。

    “听说你在研究冲压机,有什么心得没有?”

    严博森立刻愁眉苦脸道:

    “有心得,不过我没有设备去实验对错!”

    一副小大人的嘴脸。看来一只耳没少教育他,少年老成之类的屁话。

    “博森,这次我们缴获了一台冲床。不过它给改成人力的了,压力大约就一百公斤左右。你在这个基础上研究一下,尽可能的提升压力。这台机器可是交给你了,到时候得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秦朗笑着说道。

    兵工厂的两台冲压机,那就是宝贝一样供着。每次开动,技工们的动作甚至都带着一种虔诚。恐怕在他们心里,机器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了吧!

    “保证完成任务。”

    严博森一下子就窜出去,几下就没影了。

    人跑了,秦朗只得换地方。

    余光有的脾气很大,刚刚经过他的身边,就听到一句话。

    “锉刀!”

    子弹复装机还有些问题,头十二发子弹正常,越往后就越歪,最后药粉就洒在帆布输送带上。这应该是齿轮精细度不够,每次偏差一点,最后的距离就会越来越大。

    秦朗一看旁边没人,赶紧拿了一把锉刀递过去。

    “三角锉刀。”

    “铁锤。”

    那机器就是齿轮堆叠成的,每动一下就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说起来草图还是自己画的,只不过挖坑不管埋的秉性,让余光有彻底掉了进去。

    “好了好了。。”

    余光有兴奋得喊道。

    一颗颗子弹固定在凹槽里面,随着机器慢慢的旋转着,而药粉也均匀的注入弹壳中,弹头的部分还没有制造出来,依然要靠手工装上,但就是这样速度也要快上几倍。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哎呀!”

    很快余光有又发出了遗憾的喊叫,看他仔细的劲儿,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铁厂的设备已经运到鳌山,十几个汉子不顾严寒,就光着膀子在哪里固定高炉。这是从安源用高价买来的宝贝,可不能伤着碰着。细细的捆了一层稻草不算,衣服、棉被也包在上面。

    “胡闹,你们冻病了怎么办?”

    秦朗上去就是一顿骂。

    “师长,人冻坏了休息几天就没事,机器出不了铁水,那是要耽误大事的。”

    炼铁组组长是个四十来岁的人,名字叫祝大元,长相颇为憨厚,因为一脸的络腮胡子,又被叫做老草狗。

    “祝大元,你……,人比机器重要,懂不懂?”

    秦朗大声喝道。

    “师长,过后我给您检讨,现在就不要耽误我的工作了。”

    祝大元不耐烦的挥了几下手。

    “你,你们!”

    秦朗无可奈何的往后退了几步。

    看着浑身冻得乌青的工人,他终于明白为么在落后世界很多年之后,华夏又开始站到了前台。就因为有无数无名的脊梁,在默默的奉献着自己力量、生命。

    秦朗缓缓的举起右手。

    “敬礼!”

    ========================================================================

    今天的第三更,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收藏、谢谢大家的推荐,谢谢几位的打赏。

    没什么好说的,继续努力码字,报答大家的厚爱。

    谢谢,谢谢。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