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00、钟晓东的战斗
    无论钟晓东怎么用力,手指头都扣不下去。剧烈的颤抖让他越来越紧张,很快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钟晓东,你死了吗?赶紧开枪射击,你是在害死自己的战友!”

    班长大声的吼叫道。

    虽然不准打骂士兵,不过上了战场就没那么多讲究。敌人就像潮水一样涌来,不开枪就没有活路了。

    “快开枪啊!快啊,快啊!”

    钟晓东的心里有个声音也在吼叫着,可是手指就是不争气的颤抖。

    “轰隆”的一声巨响过后,他似乎被气浪推了一下,整个人仰天倒进散兵坑底。

    “嗯!”

    吸气声,带着抽泣,钟晓东歇斯底里的哭着,根本不管周围激烈的战斗。

    喜顺就在旁边,刚刚看到钟晓东倒下,他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要不是战场纪律,他恐怕早就已经冲过去了。

    “杨喜顺,你特娘的眼睛长在裤裆里了,赶紧给老子开枪。”

    班长又大声的吼叫道。

    “刺刺刺。”

    杨喜顺不敢怠慢,看着冲到面前的敌人扣动了扳机。

    因为身体强壮,他现在是连里机枪排的战士。身上背着的是刘易斯,身后还跟着两个弹药手。因为战斗勇猛才获得一块三级红星勋章。

    “打,不要让这些狗娘养的撤退回去。”

    班长大声的吼叫道。

    他也是赣西人,因为全家老幼被团丁残杀,才跑到井钢山加入红军。说起来和钟晓东是同一批的兵,因为训练刻苦,战场上作风凶狠,很快成了班长。

    很快民团的人就剩下七八个了,才往后逃了几步,就被督战队的干掉。

    班长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他已经把民团恨到骨子里了,只要看到他们就会想起自己冤死的家人。唯有让这些恶棍变成一具具尸体,愤怒才会减轻那么一点。

    “钟晓东,你个胆小鬼。不敢开枪就把军装脱掉,滚回家抱孩子去。呸!”

    至于钟晓东这样的人,他更加的痛恨。作为自己的战友,现在居然一枪没开。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同志,只不过是穿着军装的懦夫。

    “呸!”

    好几个经过的战士都啐了一口,钟晓东的窝囊在整个红四营是出了名的。从来都没打出过一发子弹,也没杀死过一名敌人。上次梁家峪的伏击战,他竟然吓得软在地上,让全营的战士都觉得丢脸。

    “你们几个够了,走开,都给我走开。”

    看到喜顺过来,那些战士冷哼一声走了。

    红军敬佩的是好汉,看看人家喜顺胸前的红布条,大伙都散开了。

    “喜顺,我是不是个废物!”

    钟晓东哭着说道。

    平常训练他一直是名列前茅,也正因为如此,才被分到独立一师的尖刀红四营。可是每次作战,就莫名其妙的浑身发僵。

    “总得有个过程,不要紧的,兴许一会儿就打出去了。”

    喜顺笑着说道。

    “敌人要上来了,做好战斗准备。重机枪的冷却水还够不够?检查子弹的消耗,不够的到我这里拿。”

    班长大声的吼着。

    看到钟晓东怯懦的模样,他又狠狠地啐了一口。班里只有一个人不需要子弹,那就是钟晓东。连长几次不点名的批评,让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晓东,我去拿子弹,你小心点!”

    看着喜顺的背影,钟晓东脱下帽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这是新式的红军帽,看着上面布缝的红五星。他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开枪。

    “敌人上来了,准备战斗,准备战斗。”

    就在这时,有人大声的吼道。

    “同志们,准备战斗。”

    班长也跟着大吼着,手里的步枪立刻发出脆响。

    “嗒嗒嗒。”

    战斗瞬间白热化,无数的团丁在冲锋。但是肉体与钢铁碰撞中,只有撕裂的身躯,飞溅的血浆和终结的生命。无数的人已经倒在地上,但在剧烈的爆炸中,身体被撕成了碎块,飞得到处都是。已经习惯死亡的他们,已经没有了开初的惊恐,也在不停的扣动扳机。

    民团的反击,造成了红军不小的伤亡。看到战友的牺牲,钟晓东的手依然在颤抖。该死的右手仿佛失去了控制,无论大脑怎么下令,子弹就是没法出膛。

    “开枪,快开枪啊!”

    他再一次的滑到坑底,狠狠抽了自己几嘴巴后,他用力地捶着头号哭道:

    “懦夫,你就是个懦夫!”

    可就在这时,有人惊恐的喊道:

    “敌人要冲上阵地了,快反击。”

    “什么?”

    钟晓东一下子站起来,果然一群敌人已经到了面前。刚才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武器,竟然打掉了一挺机枪。

    “喜顺!”

    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刘易斯的声音没了。

    “喜顺!”

    钟晓东大声吼叫道。

    身上不知为何充满了力气,他一下子跳出了散兵坑,拼命地朝机枪阵地跑去。

    “轰”的一声爆炸,又一个机枪阵地被打爆了,两名机枪射手的瞬间就支离破碎。

    “机枪转移阵地,快!”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居然打得那么准。只是机枪手们忙碌的身影中,居然没有喜顺。

    “敌人上来了,准备上刺刀。”

    班长大声的喊道。

    敌人的后援被几发炮弹炸得没了踪影,冲上来的就二十来个,班里的战士一瞬间就冲上去。

    “喜顺,喜顺!”

    钟晓东大声的喊叫着。

    此刻,战争似乎已经远去,他一心只想找到自己的好友。

    “晓东!”

    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却让钟晓东的心一下子松了、只见喜顺就卧在地上,不过身下全部是血。

    “杀!”

    可就在这时,两个敌人跳了出来。一个举起大刀就砍向喜顺,另一个抬着红缨枪就朝自己冲过来。

    “砰!”

    拿着大刀的家伙,脑袋立刻就没了一半。

    “哗啦!”

    手里的枪又上好了膛。

    “砰!”

    一枪打在敌人的身上,可是他只是退了两步,随即又冲了过来。

    “杀!”

    钟晓东也发出一声怒吼。

    刺刀一下荡开红缨枪,紧接着就扎进胸膛,用力拔出来后,又狠狠地刺进去。面前的那个敌人,口里喷吐着乌黑的血块,缓缓的倒在地上。

    “喜顺。”

    干掉两个敌人,钟晓东冲到喜顺面前。

    “晓东……。”

    “哪里受伤了?”

    “被震了一下,头晕……。”

    “我送你去救护站。”

    “晓东,你抬一下脚,我手疼!”

    =======================================================================

    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支持,不过书评还是忍一忍,不然就有麻烦。

    都是过去的历史,争执也改变不了进程。

    我们只是一个假设,如果回去会怎么样,大家还是心平气和的看书。

    莫松子再次感谢大家,

    另外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