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06、脑勺的决定
    山林间雾气重重,幽寂寒冷。偶尔会有大雪压断树枝的声音,或者寒鸦的哀号远远传来,让人觉得更加的清泠寥落。

    很快浓雾被人推开,一个浑身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从里面缓慢的走出来,他的头上也戴着白色的头套,根本看不楚样貌,只有口鼻处不时的冒出一团团雾气。

    小心的往前走了几步,他半蹲在一棵树后面仔细的观察着,半晌举起右手做了几个手势。很快身后又出现了两个一样装束的人,他们朝着周围看了一圈后,又快速的向前移动。

    “营长,这里就是齐三河的地盘。”

    脑勺嗯了一声。

    齐三河是个积年老匪,据说他们家在大明朝时就已经落草为寇。数百年间的经验积累,齐家已经把这个行当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抢杀绑烧”都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在赣、粤、闽、湘四省,齐三河是百姓们闻之变色的魔王。只要他的名字出现,相伴的就是家破人亡,死伤枕籍。

    “小心戒备,不要露出咱们的行踪!”

    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身上的冬季“迷彩”里子是白色的,现在终于明白师长的苦心了。只要反过来穿,在雪地里就是最好的伪装,而且戴上头套后,脸也不是那么的冷。

    “牛鼻子就是想得远!”

    可就在这时,一个队员沉声喝道“

    “营长,前面发现异常。”

    一股黑烟腾然而起,伴随着的还有哭喊声,这让脑勺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一段不愿吐露的儿时记忆,又浮现在眼前。

    那天也是这个样子,到处都是哭声、喊声,还有一个个催死挣扎身躯。他们是自己的亲戚,是自己的邻居,只是在土匪的肆意杀戮中,都化为了冷冰冰的尸体。等到一切结束,往日欢声笑语的村庄,已经烈焰中化为飞灰。要不是被师父收养,恐怕他的生命已经终结在六岁。

    “上去看看!”

    脑勺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个小村已经被几十个土匪围住,他们肆无忌惮的狂笑着,不时地还朝天开上一枪,吓得那些村民一个个面色如土。虽然已经在哭泣求饶,匪徒们依然用红缨枪把人扎死。

    “窦家村的刁民,老子五天前要你们上交今年的供奉,结果派来的弟兄被你们打死了几个,不就是仗着有大刀会的二当家撑腰么?今天老子就血洗你们窦家村,看看二当家敢不敢来救!”

    一个匪首嚣张的喝道。

    他骑着一匹黑马,看上去威风凛凛。不过在马的脖颈处挂着几个人头,如今正在沥沥的滴着血液。

    “三当家,这些穷骨头没什么好东西,干脆杀人放火就走,我看那个大刀会的人恐怕不敢动。”

    一个横眉立目的土匪大声地喊道。

    “别,老子已经放了个眼线出去,现在也该到北头庄了。那些大刀会的泥腿子如果不敢动,什么歃血为盟就是句屁话。以后这地面上,他们说的话连鬼都不信。要是动了,这次买的英吉利快枪就能见血。反正他们拿的多是大刀长矛,可刀子再快,能比枪快?”

    说到这里,匪首发出了渗人的笑声。

    “三当家英明!”

    下面的匪徒纷纷叫嚷起来,而且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不多时就有十多个人倒在血泊中。而一旁的屋子里,也有人进进出出。听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应该是土匪把妇女都拖到这里发泄了。

    “营长怎么办?”

    战士们一看到这个惨状,气的是血灌瞳仁,马上就要冲上去拼命。

    “神枪手,在山顶上占据有利位置,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组二组的战士呈战斗队形前进,三组保护电台。”

    完成任务,还是拯救百姓,一瞬间脑勺也是犯难。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进攻土匪,不管回去被师长怎么批评,他都必须这么做。

    脑勺布置完以后,举起两只手同时的往前一挥。俩个战斗小组立刻呈纵队快速行进。

    “砰!”

    汉阳造上已经装了消声器,这是兵工厂刚刚制造出来,比起原来用铁皮卷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一个在外围蹲着抽烟的土匪,脑袋上立刻喷涌出一股血浆。而他身边站着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到血溅到脸上,还傻傻的往周围看了一眼。

    “砰!”

    又是一声轻响,站着的土匪的脑袋被强大的冲击力撕开,连带身体也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慢慢的滑倒。

    两个作战小组瞬间来在村口,观察了几分钟,然后一个组长做了个手势。

    神枪手顺着他的手指,发现了屋顶的一挺机枪,周围还坐着几个家伙在抽烟。可能是杀戮让他们兴奋,正哈哈笑着说什么。

    “噗通!”

    只是一瞬间,三个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如同时间静止一般,三个人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不过奔流的血液,很快给他们戴了一张红色的面具。

    第一组组长轻轻点了下头,摘下了背后的花机关,枪口也同样套了消声器。

    他做了一个手势,两个队员轻轻推开了身边的门,只见一个土匪居然躲在那里烤火,看着面前这些“纯白”的人,他一下子愣住了。

    “嗒嗒嗒。”

    几个弹壳旋即飞出了枪膛,那家伙一下子就往火堆扑去,只是被一脚踢到边上去了。

    “安全。”

    第一小组的人全部进了小院,他们的把右手搭在前面的战友肩上。组长在门枢上滴了些豆油后,轻轻推开了门。

    门边正好站着一个人,他还懵懂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时。只见进来的人反手一挥,一把匕首,瞬间刺进他大张的嘴巴里。

    “嗬嗬。”

    挣扎了几下之后,那个人停止了抽搐。组长往回一带,冒着白气的匕首就被插回刀鞘中,而那具失去生命的躯体,缓慢的滑到地上。

    “安全。”

    床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看打扮都是当地的村民,只不过已经死去多时了。组长看了一下地上的土匪,只见他手里还拿着些东西,应该是来搜刮财物的家伙。

    “老三,差不多就得了,穷骨头……。”

    有一个土匪大叫着走进来,只是觉得脖颈处一凉,他立刻跪在地上。

    “好汉,有话好好说,……。”

    “嚓!”

    话音未落,一把匕首刺进太阳穴。

    “我们的命令是一个不留。”

    ========================================================================

    放哨问题怎么说呢!我没写但不代表没有,有也侦察营干掉了。

    这都写下来,文章就啰啰嗦嗦了对不,

    谢谢大家的支持。

    莫松子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