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16、夜渡龙门
    冬日的夜晚来得早,太阳还没落山,周围已经有些昏然。等到最后一抹赤霞消失,天地霎时就被染成黑色。

    天寒地冻,水鸟哀鸣。在淙淙的水声中,一切都显得无比凄凉。

    “对岸没有人!”

    寂静中有人小声说道。

    小柴江水流湍急,根本容不下大鱼,自然也没有什么渔民。两岸除了龙门还有些人烟外,沿江只有大片的芦苇荡。因为里面总有白色的雾气飘摇,又被传说是水鬼们在找替身。下午时分几乎就没有人活动,遑论这漆黑如墨的夜晚。

    “哗啦!”

    岸边的薄冰被一双大脚踩碎,然后被湍急的江流远远地带走。只是这小小的涟漪之后,却是一圆圆硕大的水纹,来回荡漾在水面之上。

    谢石头深吸一口气后,整个人潜入水中。江流实在汹涌,他被冲出十多米以后,才终于抓住了江底一块石头。等到身形彻底稳住,双脚用力一蹬,脑袋就悄无声息的露出水面。

    他就是那个被脑勺等人救起的渔民,用钱治好老娘的病后,谢石头加入了红军。现在带领着一个排的战士,专门负责水上侦察。手底下的同志,都曾经在渔船讨过生活,对水路自然是熟悉得很。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被称为侦察营的一张王牌。

    码头的一角,两个哨兵在那里哆嗦,其中一个嘴里还叽叽咕咕的抱怨着。

    “那些王八蛋全都去屋子里打牌了,留咱两在这里看船受冻,下大雪还不能生火,这日子真特娘不是人过的!”

    “少……,少说话,老子教你个乖,这江里头有水鬼,闻着人的热气就会附体,你小子不想……!”

    话没说完,就看到对面那人的身后,无声无息的冒出个黑漆漆的脑袋,暗夜中那双煞白的眼睛,还冒出凛冽的杀气。

    刹那间,他吓得腿都软了,想大喊救命的时候,却发现嘴已经被捂住。紧接着脖颈处一阵滚烫,整个人就被扔进江里,浮沉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咯咯咯。”

    几声水鸟的鸣叫,瞬间传过江面。不大一会儿,水上就出现了二十来个脑袋,他们借着江流飞速的游到了对岸。只是这一小会儿,人都冻得嘴青脸白,连话说不出口了。

    秦朗之前也想制造出防水服,但是周边数省都没有买到橡胶,只能徒呼奈何。所以侦察营的人只能用老办法,在身上涂一层猪油防寒。可是在江水里活动,这薄薄的屏障很快就会失去作用,刺骨的冰寒依旧会让人苦不堪言。而且枪支也不能进水,过江时只能把它们举出水面。这就要求极高的水性,不然就会被淹死。

    “先把枪接住,赶紧把衣服都穿上,快冻死了。”

    看周围已经没有威胁,谢石头立刻从战友的手里接过一件衣服。这是新设计的冬季作战服,穿着十分方便,而且里面那一层羊毛,很快人就感到了温暖。再喝了一口酒后,身体终于停止了颤抖。

    水上侦察队喝酒,是经过军区的特批,也就他们有这个特权,很是让旁人羡慕。

    检查了一下手里的武器,谢石头做了一个手势。

    “上!”

    侦察兵立刻散开,一组一组的潜入了码头。

    而此时,耿振功正在江边焦躁地走来走去,虽然对岸没有什么动静,但是这样的等待,反而让人无比焦躁。

    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一条木船推开黑暗,缓缓的被人划到岸边。

    只是耿振功看了,脸色不禁有些灰白。这艘船最多能坐二十人,要把一个团的兵力渡过去,这谈何容易。

    “参谋长,别的船都被凿沉了,民军只留下这艘捞外快的,一来一往就是几十个大洋的买卖。”

    谢石头笑着说道。

    “还是小了……。”

    耿振功的话未说完,却发现船上已经坐满了人,为首的正是秦朗。

    “抓紧时间过去,让第一营准备过江,这些都由你来组织。”

    听到这冷冰冰的话语,没有人再敢出言阻拦。谢石头立刻抄起桨,就在船要开动时。

    耿振功悄声说道:

    “谢排长,你一定要保证司令的安全。”

    “是!”

    谢石头说完,把手里船桨一摆。木船立刻借着水势冲向对岸,暗夜行船本来就是危险,而且江水澎湃,木船上下起伏把不会水的家伙,一个个吓的脸色煞白。

    看着他们,秦朗心里一阵好笑。好在这个过程只有短短数分钟,等到船一靠到岸边,那些人逃也似的跳在江岸上,有几个往前冲了几步,才瘫软在地上。

    水上侦察排的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等到看见秦朗时,他们差点叫出声来。

    “司令,怎么是你?”

    秦朗摆了摆手,沉声说道:

    “注意警戒。”

    “是!”

    用眼睛观察了一会儿,秦朗并没有发现异常,他又开口问道:

    “东门现在什么情况?周边的哨点怎么样了?”

    侦察排的人立刻回答道:

    “报告司令,有湘军正规军一个营,外带一个税警队和一些缉私队,加起来大约四个连。武器没有经过侦查,情况不清楚。周边共有明暗哨十六个,已经全部拿下”

    秦朗点了点后说道:

    “继续警戒!”

    小船就像一只辛劳的蚂蚁,来来回回的运动着。等到东方出现一线蔚蓝时,秦朗身边有两个半连的人马。

    黑暗是最好的朋友,因为红军战士长了一双明亮眼睛。可是等到夜幕渐渐的睡去,敌人就会醒来。到了那时候,过河的小船就是最好的靶子。

    这时,秦朗沉声说道。

    “准备行动!”

    不能再等了,小船要是被击沉,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司令,要上也是我们上,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旁边的人,一齐站起来说道。

    秦朗思考了数秒后,低声问道:

    “还有十五分钟,敌人应该会换最后一班岗。等侦察排负责干掉接岗的哨兵,一营的战士跟着他们渗透进龙门。”

    “是!”

    等待,永远都是漫长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人忐忑。而且大地上似乎长出了无数的尖刺,让人们只能烦闷的扭动着躯体。

    终于,一个身影又到了身边。

    “司令,哨兵全都干掉了。”

    秦朗豁然起立,他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立刻下令道:

    “行动!”

    ========================================================================

    电脑君忽然蓝屏了,什么也不能做,好容易抢救过来。

    莫松子给大家陪个不是。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