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17、龙门内讧
    军服都是一个样式,唯一区别就是头上的帽子。侦察排的捡了几顶大盖帽扣在脑袋上,打着火把就晃晃悠悠的去了龙门。

    早晨的雾气很大,虽然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但是离个几尺就影影绰绰的。只不过进到镇门口时,却发现大门居然还紧闭着。

    “开门、开门!”

    侦察排的人大声吼道。

    “慌个屁,大清早的影响老子睡觉,信不信让你们门口站到天亮。”

    里面的人也不示弱,当即破口大骂起来。

    “你****的今天有种别开,老子现在把门堵上,谁特娘的都甭想出来。”

    外面的人立刻回敬道。

    “哎哎,吵啥呢?弟兄们外头站了一夜也不容易,赶紧把门打开,不然上头知道了还不是咱们吃挂落。”

    里面有人赶紧和稀泥,等了不到三分钟,镇门打开了一个口。里头一个穿黑衣服的刚探出脑袋,还没说话就被一把揪了出去,紧接着门被狠狠一脚给踹开了。

    “嘿,我叉你们几个王八蛋,还真把咱们税警队的不当人看,弟兄们……。”

    眼前的一队人,全是穿黑制服的。正是湘南那些民愤极大的“黑狗子”,逼得百姓家破人亡的税警队。

    一瞬间,两挺花机关就放平了。

    不过那些税警也不怕,还拍着胸脯叫嚣道:

    “特娘的,还敢抄家伙,有种朝这来。”

    自从龙门来了丘八,税警的兜里的钱就越来越少。先是民团把木桥毁坏,过路商税就泡了汤。接着是木船被兵们抢去,仅有的捞头也没了。日子清苦的税警们不忿久已,因为控制大门,平常没少跟丘八怄气,今天不过是老戏文罢了。双方吵架吵到刀枪比划,已不是一天两的事。

    “嗒嗒嗒。”

    谁知道那些丘八还真开了火,守门的一个班瞬间打成了漏勺,吓得门外被抓的税警当时就尿了裤子。

    “爷爷饶命啊!小的就是混碗饭吃,不敢跟爷爷们别苗头啊!”

    谢石头瞅了他一眼,不过是个最低等税警,而且一头花白,应该也是那种使不上劲的家伙。

    他当即啐了一口,恶狠狠地说道:

    “给我老实点,不然把你点天灯。走,带咱们去军营。”

    “爷爷,真不敢去。要不您就给我一脚,我从这滚下去就算了。”

    那个老税警指着镇外的一条路说道。

    “不去,现在就给你吃枪子。”

    谢石头掏出了十响毛瑟,吓得老税警赶紧跳进了镇门。

    “完了。”

    看着里面的样子,老税警是心中一凉。弟兄们住的那些楼房,不时的闪起火光,应该是丘八们杀得起了性子来,要斩草除根啊!

    这一吓,连后门也看不住,一裤子东西,熏得身边的几个小兵赶紧捂住鼻子。

    不多时,一个战士用窗户里伸出只手来,做了个安全的手势。

    谢石头一脚踢在老税警身上。

    “赶紧走,不然让你跟他们一起上路。”

    老税警吓得魂不附体,点头哈腰的在前面带路。这时候他这心真是七上八下,也不知道兵大爷们要拿他干什么。

    当兵吃粮,天经地义。民军的炊事班已经摆好了家伙事,就等着下面的“马粪”,来领今天的第一顿饭。

    “特娘的,又稀了,干脆早上给咱们一碗白水不是更好?”

    老兵们看着碗里的粥,立刻破口大骂道。

    “吃不吃?不吃滚蛋,老子还真不伺候了。弟兄们,收摊,回去睡觉去。”

    炊事班的也不干了,随手就盖了锅盖。

    “王八蛋,你们也太黑了,一天两斤米你们能吃下去一斤半去。还想让咱们扛枪打冲锋,老子今天说什么不干了。”

    老兵们也不是吃素的,把手里的那碗粥水一倒,作势就要离开。

    炊事班的人立刻跳出去,拿着勺子菜刀等等厨具,就拦着那些老兵。一下子,两面的人跟乌眼鸡似的,相互在哪儿瞪着,还有一群人在旁边怂恿着赶紧动手。

    可就在这时,耳边忽然有人大声吼道:

    “打!”

    “打个……。”

    炊事班长还想逞逞威风,却没想到身边,真的响起了枪声。

    “咚咚咚。”

    一瞬间,弹雨就覆盖了周边的一切。无数拿着饭碗的士兵,捂着伤口就倒在地上,眼见就不活了!

    “特娘的,这是造反啊!”

    炊事班长也是老兵,捂着脑袋就往后跑。

    这早上干架也是没法子,军饷都被当官的贪了。要不是炊事班每人拿了五块大洋,谁有闲心给这些狗东西擦屁股,可是下面的王八蛋更狠,马克沁都拖出来干。

    “要出大事啊!”

    机枪声音才传到耳朵里,军官们就纷纷跳起来,一个个把脑袋探出门去。

    “怎么回事?”

    “反了,下面的那些王八蛋都反了,就为今天早上只有粥水。”

    炊事班长大声的叫道。

    “特娘的,早就叫你们这些杂碎,心少黑一点,现在闹出哗变来怎么办?赶紧跟我出去安抚,不管好歹每人五个大洋。”

    守军的营长骂骂咧咧的说道。

    贪污这个事,谁的手头都不干净,还是赶紧安抚吧!不然人跑光了,靠鬼去打仗!

    “咚咚咚。”

    一挺马克沁已经被拉倒街道上,复装过的子弹,声音就是不一样。而且一开枪,周围几米都是乌烟瘴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人在烧煤。以至于射手都得配发防尘口罩、粗糙的风镜,不然咳嗽个没完,还怎么瞄准!

    “弟兄们别开枪,我是营长。一会儿每人五个大洋,咱们既往不咎。回头炊事班的做顿好菜,咱们今天好好的喝一杯。”

    湘军营长笑呵呵地说道。

    秦朗就在不远处,听到这话后,他大声喊道:

    “我们是华夏工农红军,你们外面的部队全被消灭了,再不投降,就是死一条!”

    “什么!”

    湘军军官一下傻了眼,只有营长跑到附近的一座楼上。这里地势高,可以俯视整个龙门。

    “特娘的!”

    营长都要哭出声来,开个早饭就倒了二百多。一个营才三百来人啊!这些红军下手也忒狠了。

    “别打了,别打了。红军大爷,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绝对是招架不住的,赶紧举手算了。脑袋上挨一枪当别人的见面礼,还不如自己跪地求饶,听说红军不杀俘的。

    ========================================================================

    莫松子的起点号,就是“坑谁不是坑”啦!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

    谢谢您的支持,感激莫名,码字为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