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34、渡江
    一牙弯月挂在寂寥空旷的天上,静静地仿佛永远都不会往前挪动一点。夜深露重、水雾朦胧。幽冷的月光更显得阴郁消沉,映得整片雪地都蒙着一层昏黯。

    近处是死灰黑色的,再远一点全都是模糊不清,几个哨兵瞪了一会儿,只觉得眼皮打架。

    天太冷,哪怕身边旁边的火炉烧得再旺,也不能驱开寒气。不大一会儿,连走路都带着“咔嚓咔嚓”的声音。

    俗话说得好,好男不当兵。不过这年头连饭都吃不饱,不做丘八只能饿死。军队虽然有军官老爷喝兵血,但还能有口吃的。实在不行把枪背着跑了,那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不过这也就幻想一下,民团执行的是家法,小罪过二十军棍打底。长官来个不高兴,砍脑袋也不是说笑的。所以再冷再累,那双眼睛也得强扎挣着睁开。

    “嘶!”

    眼皮子刚闭上几秒,就觉得什么东西在下面晃了几下。哨兵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可是望了半天却什么也没发现。

    就在他要缩回脖子时,什么东西已经贴在脑门上。就在一瞬间,哨兵踉跄着退了一步,整个人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就这么慢慢的软在地下。

    “噔噔。”

    几声轻响过后,一个矫健的男子,已经爬上这个碉楼,见地上还散落着一顶脏兮兮的帽子,拾起来就歪歪斜斜的戴在脑袋上。

    转过身子,细细的观察着下面的民团营地,除了几个帐篷还点着明亮的灯火外,旁边的帐篷都是黑灯瞎火。寥寥数笔,韩家渡民团营地的具体布置,就清晰的出现在纸上。

    随手一扔,那张纸片随风落下,只是很快到了另一只手里,随后又变成一串串的数字。

    “迫击炮连,两门迫击炮,两发急速射。预备,放!”

    随着右臂重重的挥下,几声沉闷的声音,就将所有的静谧都驱开了。

    “轰轰。”

    四次爆炸带来的震动,很快传到了脚下,

    “打得好。”

    亮着灯的帐篷围在一起,两发炮弹正好落在它们附近,瞬间把周边的建筑全给掀翻掉了,看里面的人半天都没动静,看来是非死即伤。

    “冲啊!”

    韩家渡的位置就是两山中间的一小块平地,因为山势陡峭,也没人上得去,所以在外围又修了一道寨门。民团的人平常就在这里设卡敲诈,附近的民众都不知道被祸害了多少,私底下都咒骂它是“鬼门楼”。

    有了寨墙保护,看似固若金汤,可是被堵了门也出不去啊!况且寨墙上已经爬满了人,才靠近几步,立刻被汉阳造发了张“阎王令”,剩余的人又赶紧往后退。

    夜幕下的耒水黝黑粘稠,仿佛是会流动的油脂一般。不过倒映着月亮的寒光,却让人觉得透心的凉。

    “冷!”

    几个人还把手伸进水里,结果立刻就蹦了起来,在短短的几个呼吸,手指头都冻得麻木了。

    “轰!”

    紧闭的寨门硬是被爆破开了,走投无路的民团团丁,只能硬着头皮再冲一次,可瞬间就被放到了一大群。

    “咚咚咚。”

    两挺马克沁一边冒着白气,一边吐着黑烟,甚至连两个射手都怪模怪样,仿佛带着恶魔般的的面具。尤其是眼睛竟然能发出白光。

    “啊!”

    被击中的人,发出了各种各样的惨叫,然后重重的倒在地上,只不过这一过程,往往又会被子弹再次穿透。

    民团的团丁再一次后退,几个跑在最前面的,到了江边时赶紧收住腿。好悬没有掉下去,正拍着胸脯庆幸的时候,身体却被谁使劲一挤。

    “噗通,噗通。”

    七八十个人就掉进水里去了,后面的人还以为他们跳水逃生,结果也跟着跳进去。一下子江面就像开了锅。只是水里的人不管如何挣扎,游不了几米就悄无声息的沉下去。

    “缴枪不杀,别往下跳了。”

    红军战士大声的喊叫着。

    剩下的几十个团丁,才赶紧把手举起来。

    “傻啊!这么冷的天,还跳水。”

    张河摇着头无奈的说道。

    江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响动,才是短短的几分钟,刚才的沸腾就彻底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在这时,江的对岸却沸腾起来,只是没有人点亮火把,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声音,在快速的奔跑着,

    “对面的是八一部队吗?我是红三团团长张河。”

    “是,我们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请问你们的领导还有谁?”

    张河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笑了一声,不过他还是大声回答道:

    “湘赣军区司令员秦朗、红一师师长薛大勇,明天早上会赶到韩家渡。八一部队的同志们,你们后面桂系十三军第三师快跟上来,还是抓紧时间渡江吧!”

    “我们立即渡江!”

    说完这句话,暗夜中就有五六条小船划出来,只不过速度并不快。

    “左右各点一根火把,给八一部队的同志指明方向。到寨门后面点燃篝火,让同志们都去取暖。炊事班的赶紧做饭,忙活一夜大家都饿了。”

    张河刚刚吩咐完,就看到一艘小船靠岸,他走过去时,只见一个魁梧的中年汉子已经跳下船。

    “您是朱军长?”

    来人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很快点头。不过他说话声音,并不是刚才在对岸说话的那个人。

    “是,我就是。你们的首长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

    张河笑了笑后说道:

    “根据红军的战地条例,我不能在阵地上向您敬礼。朱军长,八一部队身后跟着大量的敌人,为了防止他们尾随,军区首长决定亲自断后。”

    “那就辛苦秦朗同志了。”

    朱军长说完点了点头。

    “团长,在那边窝棚里找到几个炭盆,您和朱军长坐过来暖暖。江边风太硬,大半夜的容易伤人。”

    这时,一个战士小声的说道。

    “朱军长,您看……。”

    朱军长听到张河的话,爽朗的说道:

    “客随主便,既然有了火盆子,那就烧壶热水。另外有吃的没有,肚子饿的咕咕叫了。”

    张河也笑起来回答道:

    “一切都在准备好了,就等着同志到齐,咱们一起举筷子。”

    朱军长哈哈笑了起来。

    “听见没有,都赶紧过河,这边有好吃滴!来晚,可就没有了。”

    “哈哈。”

    一时间江的两岸是欢声笑语。

    ===========================================================================

    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捧场,

    尤其是打赏、推荐、收藏的朋友,

    正是您的一点一滴的帮助,莫松子才有前进的动力。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

    谢谢大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