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42、离别
    东方才有那么一丝发白,满天星斗的光芒立刻就黯淡下去。天色越发的昏暗了,如果不点燃火把,根本就无法在狭窄的街道中穿行。脚下的青石板也是湿漉漉的,此时露水已经结成薄冰,走起来就很滑。只能在鞋子外面包上稻草,否则就是一路的跟头。

    老实说,这并不是出行的好日子。

    虽然有些转暖,但野外积雪依旧没过膝盖,长途跋涉自然苦不堪言。倘若遇到倒春寒,冻死人也不稀奇。而天气晴朗也不是好事,化雪时寒风更是的刺骨,而且雪水流淌很容易形成洪涝灾害。

    只有做买卖的商人,才会不顾这一切。节后市场繁荣,而且道路还未解冻,来往运输不受影响。等到雪化花开,那只能在稀泥塘里打滚了。

    秦朗的打扮就是个远途的商人,身后还跟着六匹驮马和两辆马车,看着马背上满当当的商品,就知道是那种实力雄厚的人。

    “少东家!”

    脑勺能客串自然是家丁。

    本来这次任务秦朗只想带几个人,但是湘赣边区政府、湘赣军区两级党委会,却命令脑勺亲自带领两个精干小组进行护送。并且在沪期间,他们还必须保证秦朗的安全。

    只不过脑勺的兴高采烈也就维持了五分钟,大刀会红娘子曾小茵的出现,立刻把他的俊脸逼成了苦瓜。

    “脑勺,我可是给你创造条件了,你小子可要抓紧啊!”

    秦朗开着玩笑道。

    林薇一个人上路也不照应,思来想去还是曾小茵合适。一听说能和脑勺在一起,她立刻点头答应了。

    脑勺吭哧了半天,才呐呐说道:

    “去去去,有你这样的领导么。随嘴就开玩笑,没来由的祸害大姑娘清白。”

    秦朗又笑了两声,低声说道:

    “眼下我是无官一身轻,要不我去问问人家姑娘,看看她答不答应?”

    脑勺赶紧拱手赔笑道:

    “行行,您是老大行了吧!”

    秦朗得意的哼哼了两声,表示收到。

    “师叔,尚海很大么?”

    严博森也来了。兵工厂的生产任务紧,一只耳根本无法走开,只能让他跟着秦朗。

    “大,大得多。”

    秦朗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已经变得陌生的世界。在大名鼎鼎的魔都,秦家也是有别墅的房子。只是自始至终,他就没喜欢过这个城市。所以在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到哪儿居住的日子不过几天。

    不过在这个时间,自己家别墅的位置,应该还是个烂泥塘。夏天进去的话,恐怕能被蚊子吸成人干。

    “少东家,出了姚家口,就离开红区了。”

    陈大牛、石娃也在队伍里。

    他们的武器就放在身边的马车上,一支上了瞄准镜的三八大盖,两支装了消声器的汉阳造,外带八支十响毛瑟,可以说进可攻退可守。

    秦朗点了点头,轻轻地敲了另一辆马车几下。

    “今天好点没有?”

    林薇躺在里面,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这段时间她经常发烧,由于缺少必要设备,符云青也没有办法做出诊断,看来只有到尚海的大医院才能确诊。

    “好了很多,谢谢。”

    林薇轻声的回答道。

    声音绵软无力,一听就知道不是实情,但是秦朗也能偷偷的叹气。

    这个时候陈仲弘走到身边,小声的问道:

    “秦朗同志,林薇同志怎么样了?身体还吃不吃得消,这马车始终太颠簸了!”

    陈仲弘小声的问道。

    林薇的病情一经披露,很快就被批准去尚海治疗。甚至总部都已经安排好了医院,就等着她的到来了。但现在的难题时,怎么样把她平安的送过去。

    “仲弘同志,不抓紧时间的话,情况只会更糟糕,她的那个身体是不能再拖了。”

    秦朗皱着眉头说道。

    陈仲弘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把话题岔开,他用忿忿不平的语气说道:

    “红区才刚刚巩固,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候。有人也不看看现在什么状况!把我叫回去述职倒是无所谓,把秦朗同志也调回去,这不是添乱嘛!”

    回总部机关述职的命令,同样让他感到万分的惊诧。八一部队这几个月的总结报告,已经通过电台传送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再让他回去做报告,就有些画蛇添足的感觉。

    “回去一趟也好,我们毕竟被强敌包围封锁。没有确切的消息来源,总部机关未必真的清楚红区的状况。”

    与八一部队的情况不同,湘赣边区的各种报告垒得山一样高。用电台发报简直就是奢侈,这个年月的电子管可不是什么耐用品。一旦出了故障,不说那惊人的价格,去哪里找配件都是个大问题。

    就在这时,脑勺小声的说道。

    “前面有人,大家小心。”

    果然,远处影影绰绰的站着几个人,只是身上挂着浓厚的白霜,看来在路边已经等很久了。

    “秦朗,走了都不说一声,是不是看不起弟兄们?”

    居然是王云佐,虽然语气中满是谴责。但听得出来,他并没有这个的意思。走过来给了秦朗一拳,然后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文广兄,云佐兄你们都来了。”

    袁文广听到这个称呼,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上前握住秦朗的手,使劲的摇了几下后,才笑着说道:

    “不要搭理斗南那头蛮牛,他的脑子比树上的老柿子还小!秦朗,此去山高路远,一切以身体为重。给你们准备了点吃食,路上垫垫肚子。”

    秦朗听到这话,不禁叹了口气,小声的说道:

    “两位兄长保重,事可为则为,不可为则不为。您们现在是党员,切不可擅自行动,一切必须要以组织的命令为主。”

    “这话为兄记下了,前路艰难,切不可错过宿头,你们还是加快脚程吧!”

    说完袁文广拍了几下手,又跺了几下脚,周围的人也跟着做了。

    这是当地的礼仪,祝愿远行的人一路平安。

    没有人再说一句话,大家相互间只是拼命的挥着手。距离越来越远,最终什么也看不见了。

    “再见井钢山,再见湘赣边区,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第一卷终

    ========================================================================

    今天还得到医院检查,只能用存稿,希望能赶紧好起来,

    不然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求收藏、推荐、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