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清除叛徒
    在调查科做事,跟走钢丝也差不多,一不小心就得把命丢掉。对人血的味道当然不陌生,哪怕一星半点都会引起身体的反应。

    “血腥味?”

    另一个人赶紧往四处乱嗅,除了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外,就剩下浓烈的酒味了,至于其它的什么也没闻出来。

    “就你的狗鼻子灵!还有十五分钟咱们就交班了,抓紧时间再巡上一圈,今天的事就算结了,回家还能睡个好觉去。”

    “哼,你家是有小牡丹暖床,这天气回去正好。老子孤家寡人一个,路上喝一肚皮冷风,到家还得滚冷床冷被。不如在这里睡上一觉,省的天亮还得再跑一趟。”

    “怪不得狗鼻子这么灵,你是想女人了吧,一会哥哥我请你的客!”

    两名特务嘻嘻哈哈的说着,把第一个房间给打开了。

    屋子里面坐着两个神色倦怠的小特务,看到两个头目进来,赶紧起身打招呼。

    “杨组长、罗组长,一号人物安全,刚刚才吃了药睡下。”

    五楼有三名“重点犯”,都是工农党叛过来的人。虽说有些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但又不能把他们的毙掉,只能不明不白的关在这里,对外美其名曰“保护。”

    进屋后,特务头目四处查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异常,才在出门的时小声说道:

    “还有十来分钟就下班了,你们两个切不可大意。”

    “是,长官!”

    门又被关好了,只是在填写记录的时候,走廊上竟然弥漫出一股薄雾。

    两个特务头目诧异的对望一眼,就顺着烟雾细细的查看起来。

    “坏了,是十三号房间冒出来的!”

    十三号房间本来住着钱白羽,但是那厮已经没有了价值,现在换成另一个“新宠”,为此钱白羽还大发脾气。

    其中一个特务头目伸手就要拉开门,结果把手已经滚烫,抓上去的右手瞬时变成通红。

    “哎呀!”

    房门的缝隙处冒着朦胧的白烟,还带着呛人的气味。此时起火还不久,火应该烧不大,如果扑救及时顶多被训斥一顿而已。

    想到这儿,两名特务相互对视了一眼,退了几步之后,猛地一脚踢开了房门。

    “嘭!”

    “轰!”

    就在门开的一瞬间,屋子里立刻燃起熊熊烈火,随着气流的涌入,打着卷的火焰犹如一条“火龙”,顷刻间就冲出来。猝不及防的两个特务,瞬间被气浪推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

    “啊!”

    身上冒出了熊熊的烈火,巨大的疼痛,让他们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们不停的在地上那翻滚着,试图压灭身上灼人的火焰,但是滚到那里,火就烧到哪里。

    “怎么回事?”

    周围房间里的人也发觉不对,纷纷打开了房门,露出一个个诧异的脑袋。看到熊熊的烈火,吓得他们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走水了,快把人都叫起来!你们几个赶紧把组长身上的火灭掉。你赶紧给消防队打电话,你们去把走廊上的火灭掉。其余的掩护咱们的人去下面四楼,记住要走楼梯。”

    调查科的人也算训练有素,才几分钟时间就已经组织撤退了。只是头目身上的火怎么都灭不掉,哪怕是浇上水也是枉然,一会儿又会烧起来。

    “快打电话给医院,快啊!”

    看到这诡异的情景,所有的人都只觉得毛骨悚然。除了不停地给两个组长浇水外,实在没有任何的办法。房间里的火也越烧越大,在门的旁边甚至会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走走,赶紧把人送到第四层。”

    六国饭店第四层、第五层都调查科的,只不过第五层暂时用来看押重犯。第四层则是办公地点,调查科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场所,只能现在这里待着,等有了合适的地方才能搬出去。

    四层还算风平浪静,几个惊魂未定的小特务骂骂咧咧的说道:

    “特娘的,十三号房间的搞什么,怎么把火神爷都请下来了?”

    “要搞事也等下一班人马啊!”

    “今天甭想回家了,搞不好这一个月都得忙活。”

    眼看就要下班,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今天家是回不成了,搞不好还得背上个处分,拉出去当替罪羊都有可能。

    “杨伯己、钱白羽、李琛……。几位先生都在这里等等,总务科的很快会送来钥匙,今晚上先在四楼委屈一下,明天长官会重新安排的。”

    好在看守的人都安然无恙,小特务们总算松了口气。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一道房门悄悄打开条缝。

    “咕噜噜。”

    一个圆圆的东西滚到脚前停下,小特务还以为是谁的东西掉了。用手里的电筒照了一下,才看清那是什么,一瞬间他的脸都吓白了。

    “炸弹!”

    “嘭!”

    爆炸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炫目的白光之后,众人身上立即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啊!”

    着火的人发出了刺耳的惨叫声,他们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试图摆脱火焰的折磨。但是到处都在燃烧,在火海中他们很快就停止了挣扎。

    站在人群最里面的钱白羽,只是身上的袖子烧起来。把衣服脱掉之后,他拔脚就往外跑。

    “砰砰。”

    前面又传来两声轻响,接着腿上就飚出了血箭,钱白羽重重的摔在地上。

    “饶命啊!我真不想……,你们放过我,以后我不敢再说……。”

    走近自己的人,只是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自己。

    “钱白羽?”

    “是!”

    “砰!”

    钱白羽的脑袋上立刻多了一个圆孔,到了此时他还不相信生命走到终点。那双怯懦的眼睛圆睁着,似乎还在乞求留他一条命。

    “呜呜。”

    几辆消防车很快开到六国饭店,但是这么大的火他们也束手无策。直到一个团的士兵赶到现场,他们迅速排成两行纵队,把水一桶桶的从江里提到火场上,火灾终于得到控制。

    秦朗摆脱了那些莺莺燕燕,悄悄的离开六国饭店后,结果在撤离的路口,遇到了蹲在角落抽烟的脑勺。

    “戏演完了,你还盯着我看什么?”

    “少东家,你的脸上全是口红印子。这要是周委员……,或者我去找找林薇……。”

    “你要敢说,我就杀人灭口!”

    =====================================================================

    莫松子还在医院挂着瓶子,没想到这次玩的这么大。

    让诸位久等,实在是惭愧。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