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8、土匪来了。
    太行自古多豪杰,可豪杰总归要吃饭的,打不过军队官府,就只能在老百姓身上打主意。

    斗转星移,岁月流逝。杀富济贫的好汉如今只存活在话本上。心黑手毒的土匪盗贼却就在眼前,成了百姓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为了保护生命财产的安全,大大小小的村庄,冒出了无数的自卫组织。地主家的多半是护院队,大一点的还成立民团。他们大多耀武扬威,俨然是当地的一霸。

    百姓当然指望不上他们,于是都加入了林林种种的组织。红枪会、八卦棍等等的还有些正规。像什么白阳教、无为门就显得乌烟瘴气了。可如今的大帅都忙着打仗,这些当然没人去管。各种会道门发展的势头越来越猛,为了争夺地盘,他们还经常大打出手,简直就是军阀混战的翻版。

    以秦朗居住的小村庄为例,四十来户人家居然分为两股势力,相互吵架那是家常便饭,好几次还拿着枪比划。

    冀北的枪不少,最多的是奉天兵工厂生产的“辽十三”。因为奉军士兵经常偷出来卖,所以价格并不算太贵。子弹也极为便宜,一个大洋就能买上十发,这在湘赣边区简直是不敢想的事情。

    “秦朗同志,附近老鸦山上的土匪要办喜事,如今正在四乡八里绑票,同志们都得小心,最好不要出村子。”

    看秦朗又要出门,路金波赶紧上前拦住。

    他就是村里小地主家的少爷,如今在县里当中学教员,同时也是工农党党员。因为秦朗下来做调研,就被上级安排来做随员。

    北方虽然没有被“四一二”波及,但是各路军阀更加敌视工农党。一有个风吹草动,往往就掀起血雨腥风,所以北方党组织的处境也极为艰难。

    秦朗只是笑了笑。

    “路金波同志,我看你家老爷子身体也不是太好,不如动员一下让他搬到县城算了,这乡下确实不太平。”

    听到这话,路金波无奈笑了几声。

    “我们家的老顽固您还不知道,让他离开这路家村,那可比登天还难。”

    路家老爷子以前也是留过洋的,可是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最终落个心灰意冷。辞官回家后,希望改良农民的耕作方式,结果又被几路兵匪打劫。如今的心情更加寥落,每天就窝在家里念诵经文,轻易不出大门一步。

    秦朗拍了拍他的肩膀。

    “慢慢来吧!今天我准备去杨各庄,听说那里……。”

    话还没说完,村里的那口大钟忽然响起来。

    “咚咚”的声音,让人莫名的心悸。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钟声戛然而止。

    “土匪下山了,土匪下山了!老人娃娃关门闭户,护院队的赶紧上土门楼,其余的老少爷们也备好刀枪。”

    刚才还热闹的村庄,转瞬之间就没了动静。无数的人缩在地窝子里念佛,祈求上苍垂怜,让自己免遭毒手。只有一些脸色灰白的青壮,跑到土门楼下面集合。

    年年闹匪,所以路家村也修了道厚实的土墙,如今只要守住进出的那一幢土门楼,土匪就进不来。

    路家护院的人没有多少惊慌,只是细心的检查手上的步枪。

    这一幕倒让秦朗来了兴趣。

    “我过去看看。”

    路金波赶紧上前拦住。

    “秦朗同志,我们家有地道,你必须去哪里,不然你的安全……!”

    这可是省里下来的大领导,来家之前县委可是反复交代,一定要保证安全。真要出点什么闪失,自己的脑袋可解决不了问题。只是人没有拦着,他反而被拖着走了。

    土门楼已经集合了三十来号人,护院的头目正在趾高气扬的训话。

    “弟兄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路家平常对咱们不错,今天豁出命去也得给他们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时,他看到了秦朗,嘴角立刻露出不屑的笑容,乜斜一眼之后,他大声的吼道:

    “咱们都是练把式的,最忌讳嘴上的功夫。不比有些人只会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就能到主家混吃混喝。今天大家伙都拿出样子来,让主家看看什么人靠得住!”

    护院头目对秦朗是十二个不服气。

    一个小毛孩子罢了,嘴上的绒毛都没长齐就牛皮哄哄的。听说下来搞什么调查,应该是玩笔杆子的穷酸,偏偏主家还殷勤招待。自己一年就吃过两回席面。那个小毛头来了五天,倒是吃了十顿,还让自己给他当保镖!

    “呸!今天就是要主家看看,这笔杆子靠不住。”

    护院头目恨恨的想到。

    “张彪,你这话什么意思?”

    路金波有些不高兴的喝道。

    “大少爷,没什么意思。外面土匪就要攻城了,您还是带着小毛头赶紧离开,等一会儿吓出屎尿来也没面子。再说刀枪无眼,你伤了哪里,我也不好跟老爷交代”

    护院头目叫做张彪,是沧州那边的一个武师,仗着身上有些功夫,一向也看不起小白脸这种存在。而且路家说了算的还是路老爷子,大少爷平常都在城里,对庄上的事拿不了主,所以张彪也不怕他。

    路金波气得面色铁青,正想训斥两句,却被秦朗拉住。

    “到底还是怕了!”

    张彪想到这儿,更加得意起来,

    “小毛头,你赶紧把大少爷拉回家里,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一会儿打退了土匪,张某请你们喝酒。”

    这时,土门楼上有人大声说道。

    “张爷,土匪离着城门还有三里,至少有三十来个人。身上带着长家伙,还都是热的。”

    张彪听了,又回头对着路金波说道:

    “大少爷,土匪可都带着快枪,咱们这土墙就巴掌厚。防个把毛贼没问题,土匪的枪就不管用了,打穿照样能伤人。要是打在脑袋上,红的白的可就是一地。”

    路金波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扭头就吐了一地。

    张彪看到这场景,心里更是得意。不过面前的那个毛头小子,却依旧是无动于衷,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砰砰!”

    外面的枪声已经远远传来,路金波觉得自己的脚抖得厉害,最后扑通一下坐在地上。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张彪哈哈大笑起来。

    ========================================================================

    这几天还在医院挂瓶子,中午的一章只能推到两点,请各位见谅。

    莫松子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