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5、战备
    有了六郎枪做榜样,冀北的好汉纷纷来投。都是有跟脚的练家把式,可不比红枪会、入云帮这种不知所谓的会道门。

    有门有派的人,当然知道什么叫规矩。

    “吃了别人的饭,那就要听别人的话。”

    一起入伍的师兄们不停地交代着,下面的师弟们自然唯唯诺诺。只是第二军训练十分辛苦,才一天就有些人撑不住了。只不过师兄弟们都在,当逃兵回家哪还有脸见人,只能咬牙硬挺着。

    好在那些首长不打骂人,而且和大家吃一个锅里的东西,这就让新兵心里写了一个“服”字。

    “我完不成的,你们就不用完成。”

    首长们也跟着一块训练的,嘴里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这可是古往今来没见过的事,大家除了翘起拇指,再也不敢说个“不”字来。

    看着手下的这三千精兵,孙瘸子自然合不拢嘴,睡觉都会坐起来狂笑几声。

    可惜这已经是红军冀北支队所能承受的极限,现在除了各级指挥员之外,下属的每个新兵班长都要带五十个人。这样一来,骨干力量就被大大的分散。

    正如秦朗说的那样,也就是看着人多,连土匪都无法应付。

    “意思意思得了,可不兴全部带走。”

    今天的孙瘸子有些紧张,脑勺要来挑选侦察兵,可得防着这小子把好手都选去。

    脑勺却一脸得意的说道:

    “牛鼻子正在谋划大事情,要不你去说说?”

    孙瘸子立刻哑火了。

    这几天指挥部是灯火通明,牛鼻子连饭都不吃的,就在那里推演,这是要出大事啊!

    “抽调一批能说会道、有文化的战士出来,保卫部的要详细摸底,六月一日之前必须完成。”

    “侦察连各部队尽快摸清周边敌情,六月一日前必须有个清晰的态势图。”

    “通知驻点人员,密切关注周边奉军的一切动向,六月一日起必须做到一小时一报!”

    时间都定在六月一日,看来在六月十日之前,红军冀北支队一定要有大动作。

    各级军政干部早就议论开了。

    “秦司令又在算黑卦了!”

    “可不是么,这几天各种报纸、电文流水一样的送进去。”

    “都别做声,把手下的人再练练,到时候谁出了丑,搞不好指挥部门口顶猪食槽。”

    红军指挥员没有那么多的话,上操场拼命的练就对了。

    新兵们看在眼里,自然也被感染了,甚至到了晚上打着火把练习的程度。队伍上不克扣粮食,肚子里能够吃饱,而且每个星期还有两顿荤腥。慢慢的他们的体力就上来了,只不过训练依旧局限于刺杀和瞄准。

    枪支变得不够了。

    毕竟需要几千条枪,特战小组就是再神通广大,也没有这个本事弄来。虽然利用老鸦山土匪的积蓄,找掮客买了一些辽十三,不过那点数量依旧不能保证人手一支。

    所以现在新兵入伍的第一堂课,就是用刀削一把木枪出来,然后练习瞄准。

    休息的时候,士兵们也议论纷纷。

    “听说没有,咱们要干仗了,就在六月一号。”

    “你们几个又在瞎说,上次还乱传秦司令要倒霉。再乱嚼舌根,迟早长个大疮出来。”

    “不好讲,听说咱们秦司令以前是个道士,他老人家会不会窥破了天机?”

    打仗是要死人的,大家都不想死,训练自然就更刻苦了。尤其是六郎枪的人,现在每天都是练习刺杀一万次,一天下来身上的衣服都掉盐末子。

    这气氛也感染了孙瘸子,,趁人不注意也偷偷的跑来打探消息。

    “牛鼻子,你又准备黑谁?”

    秦朗只是瞪了他一眼。

    “不该问的不要问,现在部队准备得怎么样?”

    孙瘸子想了想。

    “才刚刚训练了七天,尖子是有一些,不过离堪用还有距离。你不会想着让他们上战场吧,还都是没见过血的雏儿!”

    秦朗思考了一阵后说道:

    “现在离六月一日还有三天,再给你七天时间,你必须拉出一批骨干来,人数最少要有一个营。”

    孙瘸子来回走了几步后说道:

    “你把警卫连的人全都交给我,毕竟他们多训练了一个月,而且也见过血,安插到各个班排能出来两个营。虽然比不上红一红二师这样的主力,但是比起大部分的赤卫队,战斗力还要强一些。”

    秦朗又回到地图前面,用手测量了一下。

    “足够了,你现在就下去挑选人手,到时候我有大用!”

    “六月一日”就像一个魔咒!企盼它的时候,时间仿佛停止了脚步。可当它真的到来之时,所有人的心里又惴惴不安。五月的最后一天,无数的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可是众人期盼的那个时刻,却始终没有到来。

    指挥部的灯熄了,这一刻无数的肥皂泡也随之破碎掉!

    “秦司令睡觉去了!”

    清晨的阳光下,沮丧的人们传递着一个更加沮丧的消息。

    “我就说你们胡言乱语,真要有行动会告诉你们?”

    “你们要真明白秦司令的心思,现在还在这里?”

    “赶紧都上操场,今天突刺五千。”

    排班长们大声的吼叫道,不一会儿操场上又传来生龙活虎的吼叫声。

    六月二日,一切风平浪静。

    六月三日,睡了一天的秦朗总算是起来了,不过时间已经是中午。他手里端着一个硕大的碗,很没形象的“哧溜”着面条。

    “张作霖是不是今天离京?”

    “报告司令,昨天电报室截获了一份电文,张作霖发了离京通电,但是他并没有离京。今天会不会也不好说,毕竟他是个狡诈多疑的人。”

    参谋部的人小声说道。

    秦朗只是摇了摇头。

    一张大网已经扣在张作霖的头上,不管他何时离京,都逃不掉死亡的命运。

    沉默了一阵之后,秦朗冷冷的说道:

    “命令部队一级战备!”

    参谋部的人愣了片刻,脸上立即露出了惊喜。

    “是,命令部队战备!”

    孙瘸子正在操场上训练士兵,听到一阵急促的号声后,他使劲拍了一下大腿。

    “好你个牛鼻子,瞒老子到这个时候。全体集合,战备!”

    脑勺正带领一群士兵在附近训练攀岩,听到了那阵急促的号声后,他大吼道:

    “侦察连,全体集合,战备!”

    整个老鸦山的营地都沸腾了,所有的人都在传着两个字。

    “战备!”

    ========================================================================

    谢谢大家的支持,莫松子才能坚持到现在。

    无以为报,只能努力的码字。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