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1、夜夺牛角寨
    牛角寨固若金汤!

    大金朝的时候,官兵来打过多少回,哪次不是损兵折将,最后灰溜溜的退出去。

    就算是现任总瓢把子孙德林,当年也是出的价码高,才获得了牛角寨大当家的效忠。否则龙头还是青蛇涧的杨家,哪轮到孙德林指手画脚。也正因为如此,牛角寨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一直在三十六寨中名列前茅。

    “眼子都放出去了吧!”

    地势的险要,使得牛角寨的人从不担心安全。每天派出相应的眼子就行,反正这么多年都没出过事。

    “大当家的放心,弟兄们知道怎么做,您赶紧掷骰子。”

    牛角寨的大当家徐固最喜欢赌钱,尤其推牌九那跟命一样,每天晚饭后都要玩到天亮,否则这一夜就是耗子抓心般的难受。

    “天地人和,至尊宝来!”

    徐固念叨了几句之后,把手里骰子扔了出去,然后抓回了几个骨牌来。

    “呸!”

    只是摸了牌面,徐固又骂骂咧咧的扔到牌堆里。这运气还真特娘的背,居然又是一把“瘪十”。

    “再来再来。”

    抓了一把大洋撒到圈子里,徐固恶狠狠地吼道。

    他们没想到的是,一支部队已经上了牛角寨,现在就在外围猎杀那些哨兵。

    陈大牛、石娃也在小队里,眼睛仔细的搜索了一会儿。手里的枪就不停的发出轻响,紧接着周围的树上、石头旁边就有人倒下去,再也起不来。

    “暗哨清除完毕。”

    自从上次遇到倭人小分队后,神枪手也加强了训练。尤其是识别出隐蔽的敌人,也成了最重要的一环。

    看着他们的手语,脑勺点了点头。

    牛角寨外围布置的三十五个明暗哨卡,终于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了。

    “上!”

    随着一个手势,特战小组的战士很快来到了寨墻边上。

    这是由土砖砌成的围墙,大约两米来高,不过上面并没有人看守。它应该是寻常的院墙,作用恐怕是防备那些喽啰进来偷东西。

    战士们叠了一个人梯,很快就看到了寨子里面的情况。虽然是深更半夜,但整个寨子四处都插了火把,所以并不晦暗。

    脑勺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后,小声的命令道:

    “第一组沿着左面围墙搜索,第二组沿着右面,遇到的土匪一个不留。第三组翻墙进去把寨门从里面弄开,第四组到寨门口接应。第五组到吊桥附近埋伏,第六组看能不能混到吊桥的另一边。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惊动任何的敌人!”

    “是!”

    牛角寨修了一个寨门,外形却和地主大院的一模一样。而且门口两面的墙上还刷着石灰,上面赫然写着“清白传家”、“诗书是长”!

    脑勺都有些哭笑不得,什么时候土匪也跟这个挨上边了。

    寨门有五六个人看着,不过他们大都抱着枪打瞌睡。还有半个时辰天就亮了,迷糊一会儿也没什么。

    只是一个老匪却觉得有些不踏实,似乎被什么猛兽盯着一般。

    他不时的露出脑袋来张望一眼,果然看到有东西在接近。只是还没来得及喊叫,自己先倒在地上了。

    “噗通!”

    他身边的人被吓了一大跳,正揉着惺忪的睡眼时。

    “呜呜!”

    嘴却被捂住了,任凭如何挣扎也不能摆脱那只大手。紧接着胸口就被什么东西刺进去,剧痛之下身体渐渐的麻木起来。

    “安全!”

    寨门被轻轻的拉开,战士们很快扑了进去。此时土匪们大都集中在“聚义厅”里,听着传出吼叫,就知道他们正赌在兴头上。

    “从左到右,逐一清除。”

    牛角寨的右侧是家眷的住处,这里还修一道围墙隔开,所以威胁并不大。

    “行动!”

    四个特战小组立刻分开,找到各自的目标后,他们轻轻推开了门。

    “吱呀!”

    屋子里修着一个硕大的火炕,现在上面满满当当的睡满了人。不过土匪们的日子也是刀头舔血,睡觉的时候手都放在枕头下面,才发觉不对,抽出手枪就要搂火。

    还是慢了半拍,花机关喷吐的弹雨,瞬间就覆盖了他们。由于加了消声器,同时减少了子弹的装药,枪声已经变得极其低微。威力自然也变得更小,甚至有些弹头穿入躯体,都不会从另一边出来。

    那些半坐起来的土匪,顷刻间就被打成了马蜂窝。直到冲锋枪的子弹打空了,他们才停止抽搐。

    “安全!”

    “安全!”

    窗户是用白棉纸蒙着的,因为反射着火把的光芒。所以射击产生的强光,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零星的土匪出来查看。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只是心里总有一股不安。

    “砰!”

    在墙头负责掩护的神枪手,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只要那些土匪到了僻静的地方,他们就会扣动了扳机,很快院子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天王、天王。”

    徐固大吼大叫着,一晚上摸的都是臭牌,这一回总算时来运转,正在往怀里搂钱的当儿。冷不防的看到一根枪管,他随手就扯过身边的一个头领。

    “突突突。”

    在一刹那,怪异的声音就传到耳朵里。就好像暴风一般,整个大厅笼罩在死亡中,浓郁的血腥味甚至让空气都粘稠起来。

    有了挡箭牌的徐固一脚踢开座椅,下面立刻冒出一扇暗门来,往里面一滚就逃出了屋子。

    “反水?黑吃黑的杆子?还是哪路大帅的人马?”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就消失在脑子里。,现在最要紧的是逃命,报仇得等以后慢慢的来。

    牛角寨还有一处暗道,就在自己的卧房下头。这是老辈人修的,知情人几乎都被灭了口,可以说是最最安全的地方。只要进到里面,就能逃出生天。

    “砰!”

    不知道什么东西钻进了肋下,徐固一下子站起来,缓慢的走了几步后,“噗通”一下倒在地上了。只有那双眼睛还在圆睁着,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心。

    “呀!”

    屋子里的女人们终于发出了尖叫声,只是她们立刻又闭上嘴。

    “谁要再敢出声,拉出去枪毙!”

    面前的男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就是脸也隐藏在头套后面。只有一双阴森的眼睛露出了让人胆寒的杀气,瞬间女人们都瘫坐在地上。

    “完了,落到这些杆子手里,怎么是好!”

    =======================================================================这几天终于摆脱输液瓶的召唤,调整一下时间,能爆就爆了。

    谢谢大家支持。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