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7、步坦结合
    “嘘!”

    一个红色的信号弹,带着尖锐的啸声飞到了天空,而后又拖着细长的白烟落下来。

    “轰,轰!”

    早已准备好的坦克手,快速的摇着启动手柄。很快排气管里喷出了浓密的黑烟,整辆坦克也随之颤抖起来。

    “坦克连进攻!”

    “卡啦卡啦!”

    随着履带的滚动,那辆“雷诺”缓缓地驶向战场。在它的前面是一个排的步兵,他们散的很开,正小心的搜索着可能出现的敌情。

    “其余的部队排成纵队跟上。迫击炮连,你们到达预定地点要迅速展开。所有的人都打起精神来,快快!”

    孙瘸子大声呼喝着。

    训练的效果怎么样,今天就是检验的时候,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

    “杆子,后面来了一队杆子!”

    土匪们也发觉不对,一下子都跳起来,提着枪就冲过来。

    “砰!”

    枪声才响起,坦克前面的一个排就趴在地上,不停的朝着敌人扣动扳机。

    “让开,你们快让开。”

    只是这一切,却把坦克手急得直叫唤。原来那些个家伙就趴在坦克前面,刚才要不是刹车踩得快,真有两个人要成肉饼。

    队伍里的老兵也发现不对,连拖带拉的把坦克前面的人给弄走了。

    看着坦克缓缓的往前开去,对着那几个家伙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想死也不看看地头,见阎王爷你特娘的都是一堆。”

    “哒哒哒!”

    坦克射手看到敌人就扣动了扳机,那挺捷克造立刻响起了轻快的枪声,瞬间就把土匪打得呜嗷直叫。

    “嘭嘭!”

    正打得过瘾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使劲的敲打着装甲,他把炮塔后面的门拉开,然后大声问道:

    “怎么回事?”

    “左面有一挺老黄牛!”

    勃朗宁三十节机枪的水冷外壳,是用黄铜制造的。掉了漆就变得金光灿灿,所以老兵们又叫它老黄牛。

    炮塔缓慢的旋转着,很快坦克射手发现了目标。

    “哒哒哒!”

    没想到是敌人先开了火,密集的弹雨打得坦克摇摇晃晃。可惜那些疾飞的弹头,只是在装甲上留下了一个个白点。

    “小心诱导轮,别被机枪打中了!”

    “知道。”

    坦克小小的调动了一下角度,车头就对着那挺老黄牛。

    “哒哒哒!”

    捷克造打了一个点射过去,对面的两个射手就像喝醉酒一样摇晃起来,然后扎到在地上。

    “上!”

    步兵们看火力点被打掉,立刻发起了冲锋。不过这次总算记起了准则,不敢再趴在坦克前头。

    “轰轰轰!”

    迫击炮也对土匪的营地展开了轰击,只不过这次作战,司令部只批准使用三发炮弹,让炮兵们很有些不过瘾。

    土匪的营房就中间还有几幢土屋,轰击下立刻变成了一堆灰尘。侥幸没死的土匪,蹦跳着跑出来,很快就被坦克机枪打了靶。

    “砰!”

    “砰!”

    步兵没打几发子弹,就听到土匪们在哪里狂喊。

    “爷爷们,祖宗们,别打了,别打了,我们统统投降。”

    整个战斗也就维持了十来分钟,不过四百来个土匪,已经被消灭了一半多。

    “去把城关拿下来!”

    孙瘸子哈哈大笑着。

    在湘赣边区打仗,那是省了又省,每一颗子弹都得算计着用。一般打个三发,红军战士就得下去拼刺刀。冀北倒好子弹敞开了用,以至于不少新兵的枪法,都要强于红一、二师的老兵。

    “牛鼻子说的不错,枪法得用子弹喂出来,这些兔崽子有点强军的样子了。”

    城关的土匪早看到了下面的一幕,这时候谁还敢找死,忙不迭的挂出了白旗。

    等到脑勺等人下了山,孙瘸子一脸嘚瑟的说道:

    “傻子,这坦克厉害吧!”

    脑勺才懒得搭理他,只是伸出小指头晃了晃,直接去找秦朗了。

    “司令,牛角寨的后山有三个库房,里面塞得满当当的,我们还找到一台大型立式铣床。”

    秦朗有些疑惑的问道:

    “土匪要这玩意干什么,准备生产枪炮啊?”

    脑勺却笑着说道:

    “是抢了阎老西的,土匪一看是个大家伙要价两万大洋。谁知道阎老西是淘的二手货,市面上也就两千出头。这生意就没谈成,只得丢在洞库里吃灰。”

    秦朗有些无言的摇头。

    阎锡山也算是个工业党,不过他喜欢去购买别人淘汰的旧货。看上去是省了钱,实际上却不是怎么回事。加工的产品不符合标准,而且机器修理的费用也很高,以至于有人讥讽他是明省暗增。

    “司令,初步的统计,牛角寨大洋就有十五万个,十六两大黄鱼就有二十来根。”

    旧制黄金十六两为一斤,所以在大金朝时期,银楼的大金条是十六两一条。到了民国才逐渐出现十两的金条,虽然也叫大黄鱼,但是分量却不一样。

    “都祸害了几百年了,这点家当他们有。把大洋都拾掇一下,派人联系路金波同志,我要到天津卫买些东西。”

    秦朗小声地说道。

    路金波精通英法两种语言,很快在天津卫打开了局面。加上老鸦山的一万大洋做底本,现在进出口贸易做的是风生水起。

    “司令,要什么您直接写个清单出来。总部机关,主席可三令五申不准你涉险!”

    脑勺小声地说道。

    “秦祖宗,您就好好在老鸦山待着,我当跑腿行不行?”

    孙瘸子也赶紧凑过来帮腔道。

    “呸,你懂机械么?如果花大价钱买了阎老西一样的二手货,谁负责?冲压机、铣床、刨床、无缝钢管焊接机、水力发电机……。”

    一看秦朗又滔滔不绝,孙瘸子赶紧把手举起来。

    “您是祖宗行了吧!去天津卫我不敢拦着,但是脑勺一定要跟着去,还必须再带两个特战小组。”

    “这才像话嘛!青石寨的后山,有河流、山洞,物质全部集中到那里去。牛角寨也派人守着,以后作为侦察兵、山地部队的训练基地用。”

    孙瘸子是会动脑子的人,让他干这些事错不了,但很多时候必须提醒一下。

    “瘸子,丑话说在前头,手长了我有刀!”

    “呸!”

    孙瘸子啐了一口道:

    “老子还想干个军长、司令,这点东西还放在心上?牛鼻子,你要滚赶紧滚,再特娘多想就不是弟兄。”

    =======================================================================

    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支持,不过评论区就不要吵吵了,到时候我也难做。

    收藏是咖啡、推荐是茶水、月票当然是红牛!

    我肚子大这多少都不够啊!

    要不您再来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