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9、过路费
    守在关卡上的,还是那几个士兵。不过看到秦朗出现时,立刻变得点头哈腰起来。

    “少爷,您来了!”

    秦朗只是挥了挥手,一个特战队员立刻掏出一摞银元递过去。

    “这十个大洋是我家少爷赏你们喝酒的。”

    这一下子,那些士兵更是诚惶诚恐起来。来的时候就三辆车,回去的时候开了整整一队,上面还请了洋人看守,这可是平生仅见的一件大事。

    “少爷您好走,欢迎再来!”

    一般大人物都出手阔绰的主,除非是被惹毛了,否则不会找小人物的晦气。只有那种半瓶子醋的,或者是暴发户,才会吆五喝六瞎咣当。

    秦朗没有再搭理他们,刚刚看到一张告示,就伸手指给脑勺看。

    “军事演习?”

    脑勺有些不明就以。

    到处都在打仗,还需要搞什么演习,真刀真枪的干不就得了。

    “司令,这里面必有蹊跷!”

    秦朗听了不禁一愣,只是很快又笑起来。

    “确实有些蹊跷,你先带着一个小组去这里侦察,我回老鸦山后把其余的小组也调过来。你们一定要摸清周围的所有情况,我需要最详细的资料。”

    脑勺扫了地图一眼。

    “我们赶过去最多两天,不急在这个时候。”

    现在光是汽车就是二十多辆,其中一半还带着拖车。虽说司机都是自己人,但护兵却只有两个特战小组。真要是打起来,那可就麻烦了。而且车上的白俄还是技工和工程师,他们有个好歹的话,损失根本无法估量。

    秦朗思考了一阵。

    “也好,欲速则不达。马上就是阎老西的地盘了,让战士们把机枪都上膛。”

    脑勺听他这么说,不禁松了口气,赶紧把话题岔开。

    “司令,你这次可把老鸦山折腾空了。”

    “是啊,想想都肉疼!”

    别的不说,法国佬仅有的两门三十七毫米炮,外带八百发炮弹,作价五千大洋。而为了保持火力持续性,又在老吴店把他的五挺花旗M1919机枪买下来,加上子弹这又是五千大洋。要知道车上还拖着的一套二手炼钢设备,日产能达到粗钢八吨,这才作价四千大洋啊!

    这世界上果然还是军火贩子的利润大,不过周边也没什么好买主。北面的苏俄勒紧裤腰带的搞工业化,手里的这点家当他们还真看不上。至于倭人那更是有名的小气,而且秦朗也不绝会和他们做生意。国内那一堆军阀是有多远死多远,卖给他们武器,扭头就杀自己的同胞。

    想要做军火贩子还需要时间,后山的设施建设好,最少也得半年以上。而且钢铁还只是粗钢,想要继续加工还得有其他设备。

    比如无缝钢管焊接机,膛线机等等。这些花旗国倒是敞开了卖,不过天津当地却没有,都需要在那边购买再运到华夏,这可需要不少的时间。

    “停下,都停下?”

    正在沉思的时候,车队却被人截停了。

    只见一些穿着灰蓝色的军服的人,气势汹汹的守在路边。这里离保定已经不远了,应该是当地的驻军吧!

    “怎么回事?”

    脑勺跳下车问道。

    “特娘的,你们知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违禁品。根据冀北警备司令部张英梧长官的命令,必须统统没收!”

    这支军队的头目是个连长,只不过吃了一半的空额,手下实际就五个班的人马。来这里堵路无非是发一笔横财,没想到真就遇上大买卖。

    天津的走势贩子不少,但是这样大规模的不多见。怎么也得讹他个一……,不,最少五千大洋。

    “把你们的路条拿出来。”

    脑勺听到这话只是冷冷的回答道:

    “什么路条?”

    晋军连长却冷笑了几声。

    “警备司令亲笔签发的通行证啊!”

    根本就没有什么通行证,不过是晋军连长编出来的。

    他刚刚扫了一眼车队,车队的护兵就十来个,手里也没拿什么家伙。虽然还有些洋人,但是看那硕大的鼻头,就知道是那些过得和乞丐一样的白俄,杀了都没人管的货色。这皮薄肉馅大的饺子,今天怎么也得吞下去。

    “没有通行证就不准走,把东西都卸下来,不然老子毙了你。”

    脑勺听了只是鄙夷的一笑。

    “收买路钱你也看看风,不怕石头大了把牙都崩掉?”

    晋军连长却冷笑起来。

    “在冀北的地面上,你们还想碰碰咱们晋军?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我都不会放行!”

    阎锡山已经派了五个师过来,冀北的地面上那也是数得着的势力。有恃无恐的晋军当然也嚣张跋扈。

    “你今天真的要横插一杠子?”

    冷不丁的从人群里传出一句话来,晋军连长听了不由眉头一皱。

    “是那个王八蛋说的,连面都不敢露么?”

    只是话音未落,却看到一个少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长得颇为英武,只是那双眼睛格外的深邃。随意的在自己脸上一扫,就觉得一股寒冷直刺心底,瞬间后脊梁的汗毛都竖起来。

    “妈的,这家伙杀过人,还不少的样子。”

    晋军连长心里有些打退堂鼓,不过看着那些卡车,他又咬了咬牙。

    “老子再说一遍,把东西都卸下来。”

    面前的少年,却只是冷冷的一笑。

    “你可别后悔。”

    晋军连长踌躇的一刻,还是恶狠狠的说道:

    “老子眼里只有命令,你们这些走私的狗杂碎,今天休想过了我的鬼门……。”

    话未说完,就听那个少年缓缓地说道:

    “开枪!”

    卡车上的篷布一下就拉开了,看着黑洞洞的枪口。那些晋军一下慌了神,转身就往后跑。

    “哒哒哒!”

    两挺M1919同时开了火。

    这么近的距离,子弹瞬息间就命中目标。那些奔跑的躯体上,顿时冒出一蓬又一篷的血雾。

    “咔咔!”

    只是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五个班的人已经横尸当场。而那些狠人还不放过,居然上去仔细的检查,看到活口还补上一枪。

    那个连长的尿早就呲出来了,现在腿上变得凉冰冰的。

    今天赶路去保定就好了,在这里收什么过路费!现在踢病猫,踢到老虎头上,这命眼看要保不住了。

    “饶……,饶命!”

    “砰!”

    ======================================================================

    莫松子也不会无的放矢,阎锡山修水电站的资料,可以看杨纯渊,《山西经济史纲要》,里面有各种数据。

    嗯,作者菌都解释这么多了,是不是来点收藏、推荐、月票的提提神!

    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