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0、盖楼房
    洞穴里灯火通明,无数青壮正在把石头投入地下河中,此时一道水坝已经有了基本的雏形。

    “秦司令,地下河的流量完全带动五百到七百千瓦的水力机组,你咋不投资那样规模的水电站?”

    这些白俄也挺有意思,大都能说一口华夏语。只不过带着一股大茬子味,开口就笑果十足。

    “乌斯基,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白俄工程师中最有本事的就是乌斯基,本来他已经小有身家不想再折腾了,不过被秦朗高价挖来。只是他的原名又长又拗口,华夏的某大帅就赐了这么一个名字。天长日久的,他也就默认了。

    “西屋公司的机器确实价格昂贵,但也货真价实,里面的材料使用了大量的铜,这样就不会像钢铁一样锈蚀。秦司令,你的眼光比阎大帅长远,火力电站投资虽然小,但是运营的成本更高。”

    秦朗只是笑了笑。

    “如果阎大帅的洋灰质量再好一些,我也会崇拜他的,但是现在我只有愤怒。”

    贪便宜的秦朗买了些山西造水泥,果然就出了问题了。它们也能够凝固,就是需要的时间太长,而且里面的颗粒不小,根本不能用在水电站上。

    好在还要建个钢铁厂,乌斯基说可以用到上面。

    钢铁厂还在打地基,买设备的时候,那个卖家就一再承诺,不出钢水他分文不要。如今已经回山东召集人手去了,一时半会钢铁厂还建不起来。

    乌斯基知道秦朗在想什么,他笑着说道:

    “秦司令,外面的钢铁厂虽然设计是日产八吨,但是我不建议你满负荷运转。这是倭人用了十多年的设备,然后转卖给华夏的钢铁厂,现在又到了您的手里。好吧,它就是个破烂。虽然价格便宜,修修补补的还能使用。但是产量需要控制,否则会出事故的。”

    瞎说什么大实话!买这堆“老朽”,秦朗也是没辙。天津的那些炼钢设备,动辄几十万银元,而且还要“伙伴”关系才行。

    看秦朗一阵沉默,乌斯基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又赶紧说道:

    “秦司令,我去下面看一下进度。”

    秦朗点点头。

    “那你去忙吧!我们订购的水泥也已经运到附近,水电站要争取在九月中旬完工。”

    乌斯基又笑起来。

    “亲爱的秦司令,只要工资给得足,我会加班加点的。你是个不错的雇主,希望我们能长期合作。”

    秦朗挥了挥手就离开了地下洞穴。

    由于洞里面太过于黑暗,只得又购买了一台柴油发电机,用以提供必要的照明。现在光是油料钱,每天都在十个大洋以上,让主管财务的人肉疼得要命。

    指挥部也已经搬到青石寨,由于修通了公路,坐汽车一个小时就能抵达。

    “电请湘赣边区政府,将顾新安同志及其家属调派到冀北工作,原因就写上我们需要自己的焦炭厂。”

    炼钢需要焦炭,秦朗也不可能找阎老西去购买。唯一的方式是自己生产,这就需要顾新安的技术了。

    “司令,阎老西的焦炭价格不高,为什么不买他们的?”

    一个参谋人员有些疑惑的问道。

    “焦炭就是拿来炼钢的,如果外地人来购买,阎老西自然愿意做这笔生意。可是冀北目前是他的地盘,咱们这么干岂不是此地无银?”

    秦朗笑着说道。

    “司令,天津的外国钢铁便宜质量还好,我们真的有必要建立钢铁厂么?”

    这个时代华夏缺乏钢铁,可是国内的钢铁厂却纷纷倒闭。一方面是国内无法生产出高质量的钢铁。另一个原因就是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外国钢铁,哪怕远涉重洋,它们的价格还要低廉两成以上。

    “司令,国内的铁矿砂是很便宜,不过炼铁并不划算啊!”

    华夏的铁矿砂处境确实尴尬,中大型钢铁厂有自己的矿场,根本就不需要外购。小型钢厂又吃不下多少货,还有印度生铁这种便宜货的挤压,现在只能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出售给倭国。

    听到这些疑问,秦朗反问道:

    “有朝一日,我们的航运断了呢?”

    参谋的人立刻不说话了,有几个人思考一阵,额头上竟然渗出汗珠来。

    秦朗正色说道:

    “现在买是为了解决有无问题,将来还得靠我们自己建造。把希望寄托于别人身上,那么离亡国也不远了!”

    “是!”

    参谋部的人,严肃地回答道。

    秦朗点了点头。

    “今天有没有什么动向?”

    “路金波同志已经和阎老西搭上了线,现在在葫芦嘴建立了一个仓库,对外宣称是和洋人做远洋贸易。启新水泥已经到了保定,蔡老全同志的运输队正在搬运。还有天津卫买到的耐火砖,也请外国的保镖队运抵,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葫芦嘴到老鸦山的道路已经修缮一新,但是用卡车运输油料实在太贵。只得让蔡老全组织了一个骡马运输队,车夫都是村子的老实人。现在工资开到五天一个大洋,而且骡车还归个人所有,车夫们也是热情高涨。

    “水泥到了就好,一定要妥善保存,不能受到半点潮气。”

    冀北有水泥,就是唐山启新洋灰厂生产的“马”牌水泥。此时他们正跟南京厂的“泰山”牌水泥搞竞争,所以水泥的价格直线下降。也算是秦朗占到了大便宜。即便如此,还是往外掏了将近四千大洋。

    “司令,刚刚收到的消息,不少地方的钢铁厂在闹破产。路金波同志通过关系,找到一些技术员和工人,愿意来的大约三十个左右,他询问够不够?”

    秦朗听了,笑着说道:

    “技术员、技工永远都不够。让路金波同志眼光长远一些,胆子也大一点,化工、机械只要是有技术的人,统统都去试探,如果愿意合作的全招过来。工厂不一定要在咱们的根据地,天津周边也可以嘛!派人告诉他,这种事不要怕花钱!”

    “司令,缴获的黄金白银因为数量太大,还没有兑出去。大洋的数量已经不多了,是不是……。”

    听到这句话,秦朗叹了口气。

    “瞅瞅周边,谁又该挨打了!”

    ========================================================================

    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支持,但是还请不要臆测,历史书不好写,我这个作者菌也不敢乱放炮?

    您看又解释一桶。

    来点收藏、推荐、月票。

    咱也买杯咖啡提提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