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3、人生如戏
    用了两天的时间,孙瘸子的部队才赶到廊坊。

    这一路上虽然遇到了不少晋军,对方只看了一眼他们身上的军服就挥手放行了,一些人甚至还发出大声的欢呼。

    阎司令果然神通广大,晋军连铁王八都弄到手了,还怕打不到热河去么?

    不过在廊坊守卫的,却是桂系中的杂牌。看到这样一支队伍出现时,吓得浑身直哆嗦。

    如今在冀北的地面上,谁得罪阎老西的人!尤其面前的部队,一看就是晋军中的王牌,当即点头哈腰的放行了。

    “我们还有一支后卫,明、后两天就会赶到,贵军到时候行个方便!”

    听到这句话,守关卡的杂牌军官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这还要交代?晋军的弟兄就是自己人,只要他们到一准儿放行!”

    能在廊坊的地面上找食,也是晋军的兵力不足,否则哪有这样的甜买卖。真惹恼了阎老西,廊坊的租税可就没了,断了粮饷的弟兄不哗变才有鬼。

    不过来的这支军队,真是学到了阎老西的精髓,走的时候连个谢谢也不说。

    人在屋檐下,还能怎么着!

    杂牌军官只能恭恭敬敬的,目送那支部队离开。

    果然才过了一天,又开来五辆汽车,不过这次是吓了杂牌军官一跳。车子改得无比丑陋不说,油漆照旧是花花绿绿的,仿佛几个硕大的“蛤蟆”蹲在地上。

    已经有了交代,自然不敢拦着。只是看它们远去的身影,杂牌军官偷偷啐了一口。

    “呸,这些晋西人脑子有毛病,开的都是什么破玩意,特娘的能把人吓死!”

    雷诺坦克还在磨蹭着,他们的行进速度实在太慢了。而且长途行军以后故障频发,搞得钳工组也是苦不堪言。

    “今天出了十三次故障了,主要是行走部分磨损比较大,发动机也有些撑不住。不过这次带的配件足够,而且每天留出一定的时间进行检修,坦克才没趴窝。”

    听到孙瘸子的报告,秦朗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次出兵,根据地是做足了准备,谁知道才行进这几百公里,损耗居然这么大。

    看来有必要改装几辆平板拖车出来,不然在这样的道路上消耗宝贵的“摩托小时”,怎么看都是傻子干的事。不过根据地一没技术、二没经验,靠钳工组那些二把刀,能不能成功还两说呢!

    这一刻秦朗又开始自我安慰了。

    “就当试试水,刀子越磨才越快嘛,实在不行去天津找设计师。”

    廊坊到蓟县的这一片区域,再没有其他的军队。正因为如此,小股的土匪就变得猖獗起来,几乎每一个村庄都被他们袭扰。不过才看到冀北支队的人马,就赶紧逃之夭夭。

    秦朗并没有放过的意思,立即命令装甲汽车进行追击。

    一来是对部队进行演练,二来是小股土匪最为歹毒,劫掠村子时手段极为凶残,几乎是不留活口。一路上看得多了,战士们也是义愤填膺。

    只是这样一来又耽误了不少时间,赶到马伸桥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十日了。

    “司令,这里离着马伸桥只有三公里,周边的十二军士兵,已经被特战小组解决掉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参谋人员有些忧心忡忡。

    从青石寨出发到现在已经用了七天,坦克所带的配件已经消耗了一半出去,如果对十二军的作战没有战果,那么冀北支队就不要想在下次战斗中再把坦克开出去。

    “一定要把平板拖车搞出来。”

    秦朗暗暗地想道。

    坦克一响,黄金万两。这七天在它们身上就花了整整五千大洋,让自己的心肝都跟着颤抖。

    “对所有的武器装备进行检修,作战的时候不要掉链子。主要路口留部队看守,不要放过十二军的人。”

    “是!司令,周边区县地图已经绘制完毕,这是您的那一份。”

    装甲汽车里面虽然装了灯,但是依旧昏暗,想要看清楚只能车外去。还得改装一辆指挥车,看来腰包还要再瘪一点。

    “摩托化、机械化果然不是穷地方玩得起来的。”

    秦朗发出了一声叹息。

    “邵副司令您回来了。”

    就在这时,脑勺风尘仆仆的赶过来。看着他疲惫的样子,这段时间应该累得不轻。

    “司令,从前天起孙殿英就不再放炮,应该已经打开了陵墓。周围布置的人很多,我们也无法靠近,具体情况不得而知。周围有北平警备司令部的人在活动,不过他们太不小心,已经被孙殿英灭了口。另外,周边的土匪也越来越多,连孙德林都带了杆子过来,现在就等着十二军撤走。”

    秦朗沉吟了一刻后,小声说道:

    “我知道你很累,但是现在不能让你休息。你带两个小组换上奉军的衣服,到北平城附近埋伏。一旦收到动手的命令就开炮射击,然后领着追兵撤到马伸桥!另外把你的人全撒出去,参与盗墓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是!”

    等到脑勺离开后,参谋人员小声的问道:

    “司令,阎老西会上钩么?”

    秦朗只是冷冷的一笑。

    现在的北平城是“星辰璀璨”!

    就在七月六日这天,常校长、冯大帅、李宗仁、阎锡山等,到北平香山碧云寺拜谒中山先生之灵,期间还打开棺木瞻仰中山先生遗容。

    谁知道常校长居然大哭不止,惹得有人议论。

    “瞧瞧,这才是嫡系,咱们都是外人,叫他哭去吧!”

    李、冯、阎三人有点看不下去,赶紧劝慰常校长。谁知道他越哭越来劲,于是有人又高声大喊:

    “让他哭吧,我们走了。”

    常校长这才收住泪水,把中山先生的棺木重新盖好。

    之所以唱这样一出,是因为之前的分肥大会开得并不成功。冯大帅没拿到冀北、平、津,正在火大。桂系虽然有了湘南、鄂北以及汉口,但又抱怨北方没有立足之地。闷声发大财的只有晋系,结果还下了个套。常校长没占到什么便宜,却闹得里外不是人,也是一肚子辛酸泪,如今正好吐个痛快。

    “人生如戏啊!”

    秦朗看到这个消息,也不禁拍案叫绝。常校长之所以成功,果然并非侥幸。

    回头他就制定了炮轰的方案,既然你们喜欢勾心斗角,那就给你们添把火。

    ========================================================================

    莫松子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