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4、得意洋洋
    孙殿英的一张麻脸都在颤抖着,两座陵墓总共搜罗到三十大车的宝物。其中两车堪称是绝世珍品,这些要是都卖出去……!

    “哈哈哈!”

    他发出了一阵狂笑声。

    曾几何时,他不过是个要饭的娃娃,在军阀混战中,一步一步的爬到军长的宝座上。不过手里头没钱,在这个世道受尽了欺凌,只能是埋头做小。现在有了无数的硬货,那还怕个逑啊!

    “哈哈哈!”

    身边的几个嫡系心腹也发出狂笑,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只要有一样出手,下半辈子都不用的发愁了。

    孙殿英摆了摆手,身周的笑声逐渐停下来。来回走了几步后,他从箱子中抓了一大串珠子出来。

    “这一次能够有此收获,咱们得多谢梁秘书长。要不是他见识多广、足智多谋,咱们也刨不开这两座大坟。来,这点东西就请您先收下!”

    说罢,就把珠子塞给了军部的秘书长梁郎先。要不是这个前金举人的帮助,挖陵之事绝不会这么顺当。

    “岂敢当军座如此美赞,梁某不过食人之禄,忠人之事罢了。”

    梁郎先嘴上说的客气,不过脸上却带着一丝自傲。

    此次要不是他从蛛丝马迹入手,逐步找到墓道口的话。就凭这些丘八乱挖乱炸,恐怕一辈子都摸不到地宫。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孙殿英硬塞一串珠子过来。搞得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只能尴尬的捏在手里。

    孙殿英点了点头,又对着身侧的一个人说道:

    “松艇老弟,你先带一些珠宝去北平试试深浅,如果能尽快兑出去,咱们就把这几十大箱全都卖掉。只要老子手里有了钱,先武装特娘的两个师出来。”

    只是他话音未落,梁郎先却抢先说道:

    “军座,此等稀世珍宝怎可能同时面世,一来时价会被打压,再者我等的行为岂不暴露。不如挑一部分让谭师长出手,先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等到风平浪静之时,再将其他的宝物一一转卖。如此则细水长流,还不会引起怀疑,岂不是数全其美!”

    孙殿英听了这话,抬手拍了一下脑门。

    “梁先生的话在理,松艇先挑选五箱宝贝去北平,解决我军粮饷也是第一要务。”

    松艇,是第一师师长谭温江的字,此人是孙殿英的心腹大将,一向最得倚重。

    “军座放心,此事包在谭某身上。”

    孙殿英听了哈哈一笑。

    “松艇老弟,我十二军的存亡现在就靠你了。”

    这话也不是虚言。

    因为孙殿英手腕高明,在各路军阀中也混得顺风顺水。几乎所有人的旗号都打过,都不知道算几姓家奴了。也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他的消息就颇为灵通。

    “不瞒诸位,阎老西这个老混蛋,给常总司令出了个馊主意,要在全国大肆裁军。我十二军就在名单上!是死是活就看这五箱珠宝,松艇可要谨慎啊!”

    十二军属于墙头草,自然不招人待见,如今上头没人说话,被裁掉那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过孙殿英也不是咸鱼,当然要挣扎一番。

    “军座就请放心,谭某一定完成任务。”

    谭温江说完,脚后跟“啪”的碰在一起。

    孙殿英哈哈笑起来,又拍了拍谭温江的肩头,和蔼的说道:

    “你办事,我自然放心。松艇,出门在外不可小气。该吃就吃,该喝酒喝,卖得的钱一成归你。东西出手后,想法子去天津卫一趟,现在买枪炮就得找那些东洋人,商行里什么武器都有。就是这些罗圈腿太黑,价钱也贵了一倍甚至几倍,真是狗娘养的王八蛋。”

    因为国内战火连天,欧美各国对华夏实行武器禁运。于是那些倭人跑到欧美国家买枪买炮,然后加价卖到华夏来,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谭温江沉吟了片刻后说道:

    “军座,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怕有人捅到上面,咱们到时候不好交差啊!”

    孙殿英却摆了摆手。

    “松艇,你也是个老江湖了,怎么还看不透现在的这些人?只要咱们给的加码高,他们就是自己人。看到那十箱珠宝没有,这些都是要送给上面的礼物。不但常总司令要送,就是阎司令也要送,还有咱们的顶头上司徐源泉军团长,那都是要打点的人,不然你我就等着掉脑袋吧!”

    谭温江沉默了片刻。

    “军座,卑职以为去北平贩卖太过冒险。不如直接去天津卫找那些东洋人交易,顺便把枪炮给买回来……。”

    只是他话没说完,就被梁郎先打断了。

    “不可不可,倭人一向小气,直接与他交易我军损失太大。北平城内古董商人众多,和他们买卖价格公道。而且那么大的池子,就是扔出去几十样珍品,也没有多大波澜。”

    孙殿英听了不禁点头。

    “松艇老弟,此去北平风险确实很大,不过为了十二军存亡,哥哥就求你这回。今天我孙老殿对天发誓,只要你出了状况。无论我掏多少银子,都把你给捞出来。”

    谭温江咬了咬嘴唇后说道:

    “军座的话都说到这份上,谭某再推脱就是小气,这件事情我去做,就算出了状况,也一肩膀扛下来,绝不连累十二军的弟兄。”

    孙殿英一听大喜过望,使劲拍了谭温江的肩头一下。

    “好,就知道松艇老弟靠得住。”

    他伸手又从箱子里抓了一把东西出来,看都不看就塞过去。

    “这点东西就是哥哥给你的一点辛苦费。松艇啊,现在的天下大乱,咱们手里有钱有枪,还怕打不下一块地盘么?真有那么一天,老子就是吃肉,也分给你一半!”

    谭温江听了不禁一阵激动,他颤抖着嘴唇正想要说些什么时,却听到有人大喊大叫道:

    “不好了,军座不好了。阎老西的晋军杀过来了!”

    孙殿英却有些莫名其妙。

    这段时间他跟阎锡山是眉来眼去,如果和常总司令谈不拢,转头就投靠晋系。阎老西也放出话来,给自己一个军长的位置,怎么现在老母鸡变鸭?

    就在这时,一旁的梁郎先却一拍大腿,大声叫道:

    “不好,阎老西这个杀才,肯定获悉我等在此挖宝,他来个浑水摸鱼!”

    孙殿英听了咬牙切齿道:

    “这个笑里藏刀的老混蛋,今天老子就跟他拼个鱼死网破!”

    ========================================================================

    莫松子收藏突破一万啦,谢谢大家的支持,现在咱也算是个师长了。

    往下能不能干个军长,一靠勤奋,二靠大家捧了。

    莫松子只能说一声,谢谢!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再次感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