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7、唇枪舌战
    会场再次变得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在盯着手里的那张纸发呆。

    “各位,现在我们已经取得了北伐决定性的胜利。这几十年的战争,国家已经满目疮痍、百姓贫穷困苦,现在只有减少军费开支,才有钱去搞建设,我建议对国内的军队进行编遣。先期目标是将全国三百个师,裁撤掉二百五十个。现在华夏有四个集团军,每个集团军保持八到十个师就够了。”

    看着滔滔不绝的常校长,冯大帅两条浓密的眉毛都快顶在一起了。

    手上的裁军计划他早有风闻,真要按照上面的执行,恐怕连地盘都看不过来。只是之前他也表过态,唯常总司令马首是瞻,现在反对不是打自家的脸么?

    愤愤之余,他抬头看了会场一眼,果然只有阎锡山的脸上露出喜色。

    “该死的阎老西,手上的部队本来就不多。真要是按照裁军计划来,他反而占了便宜,真是老奸巨猾!”

    听说阎老西和自己的把兄弟常校长,现在好得都要穿一条裤子,今天一看明明是穿一条裤子还嫌肥。

    “被人算计了!”

    冯大帅冷哼了一声后,两眼左右梭巡,试图找一个同盟出来。

    可就在这时,有人猛地站起来,正是那个桂西小诸葛白重禧。只见他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每人一看,就生出此人心机颇重的感觉。

    “总司令的建议是好的,我们当然应该支持。不过南京方面还要再建十个宪兵师,就有些令人费解……!”

    话未说完,就被常校长打断。

    “健生稍安勿躁。此十个宪兵师并非作战部队,而是南京周边乱匪猖獗,兄弟为了维护治安,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各位谅解。”

    白重禧听了只是冷笑一声。

    “中正公手里资本雄厚,这二十个师迟早都是精锐,真要来个先下手为强。一夕之间把咱们打个落花流水,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好!”

    冯大帅心里不由得一喜,只是他想说两句的时候。

    常校长却抢先开了口。

    “健生怎可如此揣度常某,如今民生艰难,我等为党为国,也要身先表率,如此才不辜负总理之遗训……!”

    话语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带了哽咽,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

    白重禧却又冷笑了一声。

    “中正公,我桂军北伐以来出生入死,屡屡攻破强敌,如今到了冀东驻扎,却被断了粮饷!现在士兵哗然,不知道这是否也出于一片公心?”

    常校长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却笑着说道:

    “健生,北伐耗费粮币无数,江浙也是苦不堪言。不如先裁撤冀东的四个军,余下的粮饷我直接拨到你手上,如何?”

    白重禧听了只是冷哼一声。

    “先总理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桂军秉承遗志,出师时全军宣誓,不统一华夏决不收兵。如今奉军虽然退出关外,可力量犹存,迟早会死灰复燃!我军决定开出关外与其决战,常总司令这时候断我粮饷是何意?你要是怕了那就下野养老,咱们重新找一个敢担当重任的人上来。”

    “健生!”

    就在这时,白重禧身边的李忠仁忽然开口了。

    “中正公一心为国,这个不可否认。只是北伐以来,中正公也是操劳过度,不然公、我二人同时下野,联袂到欧洲考察如何?”

    “好!”

    冯大帅的眉头猛地一扬。桂系果然厉害,一前一后的挤兑老常,如果他真的下野了,这华夏还不是自己和桂系说了算。

    谁知道这时,阎锡山却站起来。

    “德邻之言,阎某不敢苟同。东北数省资源丰富,奉军一旦休养生息,不数年便能放马中原。二公倒是在欧洲逍遥,华夏板荡又该谁做忠臣?再者今日所议乃裁军之事,别的话休要再提。”

    听到这话,冯大帅眼睛不由一眯,暗暗想道。

    “这阎百川好厉害的一张嘴,瞬间就把桂系的攻击化为无形了。”

    常校长见阎锡山给自己站台,笑着说道:

    “百川公所言不错,今日商议的是裁军。我还是那句话,裁军方能强军。如桂军在冀东的四个军,每天为了粮饷扰闹不休,还经常骚扰地方。这样的害民队伍不裁撤,难道还要供起来?””

    李忠仁听了只是微微一笑。

    “中正公,冀东四个军是北伐干臣,没有他们浴血拼杀,奉军怎么会退到关外?如今小有胜利,先断了粮饷,而后又要编遣。这不是过河拆桥么?今朝让将士心寒,日后奉军万一南下,还有何人可用?”

    常校长听到这句话又笑起来。

    “德邻,那四个军的兵力,加起来不到三师之数,却占着如此多的名号,是我华夏无人?再者冀北如今是百川公的防区,你们还是退回两湖吧!”

    阎锡山听到这话,赶紧补充道:

    “中正公所言不虚,冀东现有桂军四个军,北方孙殿英十二军,冀西有冯大帅三个军,我部又派五个师过来。真是军比民多,这完全增加了冀北百姓的负担,所以我请求诸位退回各自防区。”

    听到这话,李、白、冯三个人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这次作战他们是下了死力的,都想着把冀、平、津拿在手里,一来赋税充足,二来靠近洋人的地面,买武器也方便。谁知到了最后,居然被常校长分给没费力气的阎老西。

    “不行,冀北还有直鲁、奉军等等欲孽未除,就是土匪也颇为猖獗,我军贸然撤退,百姓可怎么办?”

    冯大帅终于按耐不住,一下子站起来问道。

    “不劳焕章公费心,即日起我部还要调派五个师负责治安。那些小丑即刻间便可涤荡一空……。”

    阎锡山的话未说完,就听到远处传来闷响。他拿起毛巾擦了擦汗,又笑着说道:

    “哎呀,终于打雷了。冀北干旱了整整半年,这下老天是开眼了!”

    只是会场里的大部分人,一下子站起来,有人还大声喝道:

    “是哪里打炮?今日有没有安排演习?”

    阎锡山茫然的往左右看了一眼。

    “我部未安排演习。”

    废话,演习是要用枪弹的,这些可都是钱财啊!

    果然不大一会儿,远处就看到了一股浓密的黑烟冒起来。

    “报告阎司令,北郊军营发来急电。我部遭奉军余孽之炮火袭击,伤亡惨重,望速速增援!”

    “啊!”

    阎锡山一下子脸就白了。

    冯大帅却发出豪爽的笑声。

    “百川公,要不要冯某派人支援?”

    说完他看了一眼常校长,冷哼一声后就离开了会场。

    常校长看着一个个远离的身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娘希匹,准备打仗!”

    ========================================================================

    莫松子谢谢大家支持,

    求收藏、推荐、月票。

    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