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1、心潮澎湃
    林薇继续留在天津,敌工部属于总部机关垂直领导,具体的安排不是秦朗所能过问的。不过有她坐镇锦波公司,也让人松了口气,路金波做生意确实很有头脑,但管理经验十分欠缺。现在公司内部鱼龙混杂,不进行整顿迟早要出大乱子。

    没有什么送别,八辆卡车相继离开天津卫直奔保定去了。

    现在锦波公司在冀北的名头不小,晋系的人也不想得罪。毕竟晋西生产的锡锭,需要通过路金波的手销往海外。

    此时的国际上几乎没有大的战争,所以锡贵铅廉。而国内因为战乱反而倒过来,所以才有了阎老西用锡做弹头的举动。现在每一次交易,利润都在三成以上,双方都皆大欢喜。

    “放行放行,少东家一路慢走!”

    几个关卡都是熟人了,加上每次都有十个大洋的打赏,那些卫兵都殷勤得很。

    “秦司令已经把局面打开了。”

    罗荣笑着说道。

    秦朗却摇了摇头。

    “还没有完全打开,现在只能说钉下第一个楔子。当前冀北的敌我力量对比十分惊人,我们只能依托太行山区开展工作,这方面你的经验就比较充足。”

    罗荣却微微一笑。

    “秦司令还跟我打埋伏,现在的民党四方已经剑拔弩张。只要一个火星子,这个火药桶就会炸得粉碎。冀北这一片地域,到时候还不是工农党的天下。我只是担心奉系会不会乘虚南下,以他们的的力量,还不是冀北支队能够抵挡的。”

    倭人炸死张大帅,张少帅自然不愿意再跟他们合作,奉系改旗易帜的历史也不会改变。

    “他们南下需要一段时间,主要对手也不是我们,我倒不怎么担心。路金波同志已经在接触奉系,目前已经和少帅身边的人搭上关系,以后能从他们手上得到不少好处。”

    奉系以前贸易的对象就是倭国,现在双方的关系转冷,不少洋行也趁虚而入,路金波当然不会错过。毕竟东北的物产丰富,只要开通商路利润不成问题。

    “怪不得林薇同志总说你从骨子里就是个商人,一谈起生意经那可是滔滔不绝,现在一看所言非虚。对了,我经过尚海的时候,总部机关的首长都让我给你问好。周委员还说你不在身边,总部机关的手头都紧张,正准备派人过来打秋风呢!”

    这一番话,让秦朗哈哈笑起来。

    “总部机关那边,我已经通过花旗银行汇了两千美元过去,不日就可以收到。”

    这番话让罗荣一阵感慨。

    “到冀北才几个多月,你能做到这个地步,我可不敢想象。来之前,有人还劝我说,湘赣已经是稳固的根据地,而冀北各项基础薄弱,过来是要有牺牲的准备。现在一看那些人真是太悲观了,司令现在还窝在山里,是待风云而动吧?”

    秦朗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罗,冀北已经被会道门渗透进了方方面面,我们开展工作也极为艰难,派出去武工队甚至被打回来。三战太行土匪,我们才有了一些声威。即便如此,现在的活动范围还不到一个县,群众里面还有土匪的钉子。想成为稳固的根据地,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打了孙殿英一个冷不防,虽然缴获丰厚,可那些的历史文物,我们根本不可能去变卖。那些只有经济价值贵金属,想要兑换成货币,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远水解不了近火啊!”

    “红区的造币工人随后就到,他们积累了大量的的经验,应该能解决不少问题。还有那个红娘子曾小茵,也会到天津配合林薇同志工作。眼下船票比较紧张,他们只能坐火车,大概还有几天的时间才会到北平。顾新安本来应该同船来的,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却发现身体出了状况。他可能要做个手术,大约在十月才能到冀北。严博森也被学校选派去了美国,这个月月初已经动身了……。”

    听着一个个消息,秦朗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说话间,已经到了葫芦口。修葺一新道路,也没有了那种颠簸,速度也快了不少。

    看着车窗外的一辆辆骡马大车,罗荣有些好奇的问道:

    “司令,这是我们的运输队?”

    秦朗笑着说道:

    “应该是我们雇佣的运输队,水泥、耐火砖,还有运往锦波公司的锡锭,都由他们负责。现在已经有大车六十多辆,看势头还要涨上去。我让蔡老全同志把车辆控制在八十以内,毕竟新军阀的混战马上就要开始,不能让群众蒙受太大的损失。”

    罗荣立刻把情况记录在本子上,从来到天津的那天开始,他已经在不停的记录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飞驰的汽车停下来,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

    这里是群山中的一个谷地,只不过已经变成了硕大的材料堆积场,看着那小山一般的体积,罗荣也不禁惊愕。

    “司令,你的动静比湘赣的兵工厂还要大。”

    就在这时,一个洋人笑呵呵的跑过来。

    “秦司令,今天水坝已经合龙,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得多了,希望您的钢筋水泥足够。”

    秦朗也笑着回答道:

    “乌斯基,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虽然我追求速度,但更希望水坝的质量上乘。不要因为上游下了几场雨,它就像骨牌一样垮掉。”

    乌斯基听了,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秦司令,这个水坝是我的心血,按照使用一百年的标准建设。它最终是会垮掉的,只是那时候,我已经成为墓碑下面的骨头了。”

    秦朗听了哈哈一笑。

    “乌斯基,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预留的机组位置都留好了吧!”

    那天听说这里的水流能带动更大的机组,秦朗就让乌斯基改了设计图。

    “秦司令,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进行了修改,地下河上游、下游还有两处可以修建水电站,发电量和这个水电站的标准差不多,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再制作几分设计图。你派来的人很会动脑子,建设完这个水电站,他们应该成了行家。到时候看着图纸就能自己施工。”

    秦朗点了点头。

    “乌斯基,你去做吧,我会给你相应的酬劳的。”

    罗荣没有上前说话,只是在笔记本上端正的写道:

    “七月十六日到达冀北根据地,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

    求收藏、月票、推荐。

    谢谢大家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