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5、恶臭
    虎牙山位于太行偏南的山麓上,这里是地势险峻,森林密布,而且还有一条河流贯穿,确实是个险要的所在。

    也正因为如此,土匪才把自己的老巢选在这个地方。经过无数年的改造,虎牙山已经成了一个坚固的堡垒。任何人想要攻下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冀北支队侦察连的特战小组,已经在附近活动一段时间。期间也试图渗透进去,都因为土匪戒备森严而失败。只能在远处观察外围的一举一动,就这样还差点被巡弋的土匪发现。

    不过内讧之后,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外围的岗哨几乎都撤除掉,应该是撤回总寨“平叛”了吧!

    “呸,这些乌鸦!”

    一个特战队员低声的咒骂道。

    不知何时,虎牙山的上空出现了无数的乌鸦。它们围成硕大圆环缓缓的飞动着,从远处望去,虎牙山仿佛被一圈不详的诅咒笼罩着。

    “不要分神,注意左右。”

    特战小组是第一次深入这座神秘的山寨,但是耳朵里只有乌鸦“哇哇”的怪叫声。别提什么索敌,时间长了连人都变得暴躁起来。

    “妈的!”

    就在这时,一个特战队员低声的咒骂道。

    “哇!”

    紧接着几个人就学了龙王,那股腐烂的气味实在太浓烈,就是他们这样的老兵也顶不住了。

    “戴面具!”

    组长皱着眉头说道。

    秦朗在天津购买了一批轻型防毒面具,考虑到侦察兵的特殊性,首先配发给了他们,没想到今天居然用上了。

    “前进!”

    在戴上防毒面具之前,队员们还在鼻端摸了少许万金油,胸中的腻恶感才算减轻一点。只是味道减轻的同时,却只能用手语联系了。

    “前面有人!”

    组长点了一下头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

    只见十来个土匪,正在把一具具的尸体扔到山谷里。看着他们铁青的脸色,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头。稍远些的地方还站着几个放哨的人,脸上虽然围着毛巾,不过看他们佝偻的身体,就知道根本没有什么用。

    “啪啪!”

    就在这时候,肩头被人轻拍了几下。

    组长疑惑的回过头来,结果顺着一个指头,看到了远处有一队人正在接近。

    “撤!”

    看到这个手势,特战小组立刻往后退去。

    那一队人有七八十个,看样子也是在周围警戒的,可是这边并不是进山的道路啊!

    组长有些疑惑的想道。

    土匪也忍受不住剧烈的气味,捂着鼻子就往前跑。此时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特战小组只能再次往后撤。

    肩头又一次被拍了几下,组长却暗自咒骂道:

    “倒霉!”

    身后也来了一群土匪,大约也在七八十个,不过他们的行动磨磨蹭蹭的,似乎并不想到前面去。

    “撤到那边!”

    这一带是个狭长的谷地,两边的山势陡峭。而且山脚的三五丈内,几乎没有任何的隐蔽物。好在这时候正是植物疯长的季节,所以到处都长着一尺多高的野草。披着伪装网的特战队员潜伏在里面,很难被人发现。

    “于老三,你们特娘还磨蹭什么,赶紧西口那边布置,要是忙了半步,看龙头不扒你的皮!”

    “这就去。这就去!”

    两路土匪遇在一起,没说几句话就分开了。只是从前面来的那股土匪,却正冲着特战小组的位置走来。

    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距离越来越近了。

    五米!

    三米!

    脸上还戴着防毒面具,如果再抬头观察就会被土匪发现,一瞬间所有的战士都把头低下。

    一米!

    组长早已把防毒面具拿掉,他强忍着剧烈浓烈的气味,观察者那些土匪的一举一动。消声花机关已经放在身前,只要情况有异立刻就能开火。

    “妈的,才三天的功夫就长出这一片的草来!从那边走,不然被蛇咬了也是死路一条。”

    土匪头领大声地咒骂了几句,转头从朝着别的方向地方走了。

    “呼!”

    组长舒了口气,悄悄的回头扫了一眼,眼前的景象吓得他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只见一条条白色的虫子正到处攀爬着,很快就要把战士们都覆盖住。

    “撤!”

    看土匪的身影已经消失掉,组长赶紧做了个手势。

    整个特战小组,一下就窜出了那片草地,所有人都疯狂的抖动着衣服,很快地上就是厚厚的一层白虫。

    “草地里面全是尸体,都已经要爆了!”

    一个战士摘掉面具后艰难地说道。

    饶是组长见多识广,这次终于忍不住了。

    “哇!”

    好容易直起身体,他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赶紧把藿香正气水喝下去。”

    大夏天的在死人堆里,时间长了很容易感染瘟疫。后勤部的人早准备了藿香正气粉,但是根据秦司令的要求,又制造成药酒下发。

    没有人敢迟疑,掏出一个个小瓶子,就把里面的药酒喝下去。

    “哇,好辣。”

    没人愿意偷喝这种东西,就是最好酒的家伙也不屑一顾。因为这东西又苦又辣,感觉比毒药都还难喝。

    “戴上防毒面具,没有命令不许摘下,回去要进行隔离,还有要泡石灰水。”

    “嗷,又得做腌肉了!”

    队员们发出一声惨呼。

    泡在石灰水里绝不是享受,五分钟的消毒时间,皮肤会变得火辣辣的疼,尤其某方面更是痛不欲生。

    “少废话,继续我们的任务,如果身体有什么不适,要立刻汇报!”

    组长说完把面具戴上了。

    在这样的季节,往头上挂个密不透风东西,简直就是一种酷刑,而且视线也会受到极大影响。但是部队马上就要开到虎牙山,具体从哪个方向进攻,却还没有打探出来。

    又到了刚才那个地方,不过几个放哨的家伙,已经远离了刚才的谷口。

    “来来来,都抽一根去去毒!”

    “真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居然让咱们干这个!”

    “死了这么多的弟兄,连个坑头都没有,就这样扔到山里也不怕招来冤魂。”

    土匪们纷纷的议论着,只是很快他们脸上就露出了惊惧的神情。

    只见一柄雪亮的匕首划过,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几个人,就成了地上的尸首。只有一个家伙呆滞的看着一切,甚至连火柴烧到手上都没有反应。

    “咚!”

    脑袋上重重挨了一下,他倒地前嘴里还一直嘟囔着。

    “一定是噩梦,噩梦!”

    =======================================================================

    谢谢大家的支持,莫松子感激不尽。

    继续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

    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