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7、血污
    炮声隆隆,弹片横飞。

    新兵们的眼睛里既有兴奋,但更多的是害怕,有些人的身体又开始莫名的颤抖起来。

    “都不要紧张,喝点水就好。”

    蔡丰一脸的镇定的说道。

    湘赣边区来的干部顶多分配到连上,再往下的班排级的指挥员,只能从新兵中挑选。那些表现良好,并且有一定文化的人,现在已经成了冀北支队的基层骨干。

    “把刺刀装到枪上,注意战斗小组相互配合,听到机枪声就迅速卧倒。”

    连长大声的吼叫着。

    “唰!”

    加了刺刀的步枪就显得极具威慑力,才上过油刀身,在阳光下就变得色彩斑斓,格外的炫目。

    “滴滴滴哒哒!”

    随着嘹亮军号声陡然响起,连长立刻挺直身体。

    “同志们,跟我冲啊!”

    一个个矫健的身形立刻冲出战壕,他们或加快速度,或放慢脚步,不一会儿就排成一个松散的阵势。

    “二排长,让你的人再散开些。”

    蔡丰听到这个声音,往左右扫了一眼,果然下面的几个班都贴的太紧。

    “都散开,忘记平时怎么训练的?”

    队伍刚拉开距离,就已经冲到敌人的阵地上。兴许是刚才的炮击,这时候阵地上的土匪就没几个人。

    “砰!”

    “砰!”

    几个才探头的土匪马上成了漏勺。

    “都省着点子弹!”

    短短的两个呼吸,那四个土匪每人最少被命中二十次,如果不是连长大喊停火,恐怕还得再挨几十枪。

    “打一发观察一次,别扣着扳机打个没完。”

    蔡丰面红耳赤的吼叫道。

    刚才他的人也冲上去凑热闹,这完全是违反条例,回去写检查是免不了的,甚至还会有更严厉纪律处分。但现在那顾得上这些,蔡丰悄悄踢了自己的表弟一脚,这个家伙是手下的二班长,刚才就他打得最欢。

    “检查枪里子弹,别空膛了。”

    土匪并没有修筑壕沟,而是躲在一堵矮墙之后,看着石头上斑驳的石花,就知道修造的年代久远了。只不过这样的矮墙防备弓箭还行,被炮轰的话只会增加伤亡。

    “砰.砰!”

    土匪们终于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一瞬间扑上来。

    “哒哒哒!”

    搬到前沿的那挺“老黄牛”,瞬间抛撒出无数弹壳来。在它的压制下,土匪们只能再次趴在地上。

    “砰!”

    不知哪里打来的一枪,正好命中了机枪射手。随着枪声戛然而止,刚刚趴下的土匪站起身来。

    “哒哒哒!”

    副射手毫不迟疑的扣动扳机,立刻又扫到一大片人。土匪旳冷枪再没有开火的机会,因为冀北支队的神枪手已经压上来了。

    “杀啊!”

    冲到前沿的蔡丰大声的吼叫道。

    嘴里的这两个字仿佛是一种神咒,能够让他拥有无穷的力量似的。

    “嘶!”

    冒着青烟的手榴弹一个个扔到土匪群里,剧烈的爆炸撕开了脆弱的躯体,并把它们抛洒得到处都是。

    死亡的逼迫下,土匪也冲了过来,虽然一大部分被机枪扫倒,但是剩余的居然没有崩溃,还在一个劲的往上涌。

    “杀!”

    双方战成一团,刺刀、拳头、石块,只要能杀掉对方,哪怕用牙齿都行。毕竟冀北支队的战士受过刺杀训练,在他们的配合下,土匪已经开始后退了。

    “呀!”

    这时,土匪群中冲出一个强壮的家伙。只见他手里提着一柄长矛,看上去十分颇有些勇武的样子。

    “杀!”

    二排的一个作战小组立刻围过去,在脚步停下的一瞬间,他们已经排开阵势,其中还有一个练过六郎枪的战士。

    “杀”

    异口同声的暴喝声中,三柄刺刀从不同的方向刺过去。进攻的角度刁钻,恐怕壮汉就是有三头六臂,这样一下子也躲不过去了吧!

    “当”

    谁知道一声脆响,那柄长矛居然荡开了三把刺刀。而后又像毒蛇一般,钻进最前面那个战士的胸膛。

    “嘶!”

    一击中地,长矛立刻后撤,深可见骨的伤口立刻迸射出一股血流。

    壮汉满脸的狞笑,再次用长矛荡开刺刀,就在他要故技重施之时,嘴里却发出惊恐的叫声。原来是被刺中的战士,飞身扑上去抱住了他双臂,任凭怎样的重击都不撒手。就是这一瞬间,另外两柄刺刀直刺进了身体。

    “啊!”

    那个壮汉发出了一声大吼,似乎还想再次反击。旁边的一个战斗小组立刻增援上来。

    “嚓!”

    三柄刺刀的狠狠的扎进胸膛,那名壮汉的头颅慢慢垂到胸前。

    “快撤,他拉着了手榴弹!”

    蔡丰看到壮汉身上冒出一股青烟,立刻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轰!”

    一股冲击力扑面而来,瞬间就把他推翻在地上。

    当蔡丰再一次挣扎着爬起来时,刚才战斗的地方只有血污、泥泞。六名战士只留下两具尸体,其中一个的头颅已经不知去向,而另一个的腹部被撕开了大口子,内脏都流一地。

    “杀!”

    看到战友的牺牲,蔡丰的胸中顿时生出一股怒火,似乎要把面前的土匪都烧成灰烬。

    “哒哒哒。”

    手里的花机关对着蜂拥而上的敌人喷吐着密集的弹雨,一旦打空弹夹中的子弹,他又抽出十响毛瑟射击。冲到面前的土匪,纷纷中弹倒地。一旦拉开距离,他又立刻给枪里压满子弹。

    “咔!”

    花机关再次停止了射击,此时蔡丰身上已经再摸不出一个弹夹来。随手把花机关扔到一旁,捡了一柄辽十三就要往上冲。可就在这时,他的脚被什么抓住了。

    “砰!”

    回身一望,原来是个土匪,蔡丰想都不想就开了枪。

    “嘶!”

    可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后,蔡丰吓得是亡魂大冒。双脚猛地向后一蹬,整个人就向前飞扑出去。

    “轰!”

    还没有落在地上,一股巨力又把他远远的推开。倒霉的是脸先着地,所以鼻子嘴巴里就塞满了泥土和草根。

    “呸呸!”

    等到把这一切都吐干净,憋得要爆炸的肺里,才终于有了一丝新鲜空气。

    他用下襟胡乱地擦了把脸,转身又朝着土匪狂奔。看一个战斗小组只剩下两个人,想都不想就站在其中。

    “杀!”

    三个人直接冲过去,又和土匪战在一团。

    “风紧扯呼!”

    终于有土匪支撑不住了,扔下手里的武器就跑。周围的人见不是路,也纷纷抱头鼠窜。

    好在来黑吃黑的杆子,并没有进行追击。他们也张开大嘴拼命地呼吸着,似乎只有大量的空气才能缓解胸膛的憋闷。

    “哒哒哒!”

    “轰轰轰!”

    等到机枪、炮弹再次加入杀戮的时候,土匪才悔之莫及。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半点斗志,只能狼狈的往山上逃去。

    这一切蔡丰甚至都没再看一眼,只是用平静的语调说道:

    “三班负责把伤员送下去,其余的同志收集弹药,抢修工事,准备下一场战斗!”

    =====================================================================

    码字软件一连崩溃三次,每次都没法子保存修改,一直拖到现在。

    莫松子望大家海涵。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