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1、王公
    绥远的扎王克那哈一脸的郁闷,才是两天的时间,自己的地头上就多了几千人马。尤其是打着个独立支队的旗号,更让人莫名其妙了。

    “都是南边来的蛮子,现在占领了白云鄂博山,还不准我们的人过去。扎王殿下,这是在挖您的根子!”

    站在身边的总管那云出,愤愤不平的说道。

    白云鄂博山是座神山,据说上面的五彩石头能够带来平安,牧民们只要修筑新的蒙古包,都会到山上捡石头祈福。按照规矩,上山必须交两头羊出来。可如今被南蛮子霸占住,外水肯定泡汤了,这不是让主子的财产受损失嘛!

    “打听出来是什么人了没有?”

    扎王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云出无奈的摇了摇头。

    现如今的中原,队伍那叫多如牛毛,谁知道这个独立支队是谁的人马,是草原上的马匪都说不定呢!

    “乌拉察的则王要起事了,咱们也得响应一下。就怕倾巢而出,被这些贼人来个趁虚而入。那云出你去试探一下,他们是敌是友。”

    现在是民国了,王公的爵位自然不能世袭,这让蒙古王公觉得天要塌下来了。于是在则王的倡议下,内蒙王公秘密的谋划独立,为的就是让自己的统治千秋万载。可这节骨眼上,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堆人来。

    “主子,他们绝对是敌人,我都怀疑是不是南边派来的。万一真被奴才说中,咱们旗可抵挡不住那些洋枪洋炮!”

    听到这番话,扎王有些迟疑了。

    那云出说的不错,南边就算再虚弱,那力量也不是王公们可以对付的。如今要闹独立,必须有外力的介入,眼下能借助的好像只有倭人了。

    扎王看左右没外人,小声问道:

    “倭国那边有没有动静?”

    那云出摇了摇头。

    “倭人脾气你也知道,不见兔子不撒鹰。如今则王势力庞大,都把宝压在他身上了,咱们……!”

    虽然倭人给了那云出不少好处,可是他并不傻。眼下不管那边得了势,倚重的都是这些王爷。自己一个总管,根本上不得台面。而且大草原上的王公多了去,如果主子垮台,自己这个奴才也没好日子过。

    “你说我们怎么办?”

    扎王有些烦躁的说道。

    “让则王自己去闹腾,如果南边的人不管,主子就跟着吆喝。如果南边的派兵过来,主子就带兵打则王,反正谁都求着您!”

    那云出的话,让扎王连连点头,不过想到白云鄂博山,他有些不甘心。

    “白云鄂博山的蛮子怎么办,就让他们占着我的土地吗?”

    “主子,则王手里的兵马多得是,咱们现在就跟他求援。如果不救咱们,那个王公联盟就是个笑话,咱们必须退出来。如果他来救了,可不正好干掉马匪。如果两败俱伤的话,主子就能坐联盟的头把交椅了!”

    “哈哈哈,快快,赶紧给则王发报!”

    看那云出急忙离开的身影,扎王把刚纳的小福晋叫来,这段时间事情太多都影响行乐了。

    ========================================================================

    草原上的旗多,王爷自然也就多。只是进入民国后,大多数旗主就空顶着一个“王”字了。而且外来的商品越多,大草原的出产就越便宜,很多王爷也变得潦倒起来。

    “则王,一定要给我五十头羊啊!”

    比如今天来的这个穷亲戚托王,开口就是女儿要出嫁,向则王殿下要点彩礼。谁不知道他是个大烟鬼,这点羊到手,马上就腾云驾雾去了。

    “五十头羊而已,托王不用这个样子。”

    则王笑吟吟的说道。

    托王过得再窘迫,在草原上也是一股势力。虽然旗下的草场正逐步沙漠化,可手里的人还不少。

    “多谢则王的慷慨,长生天一定保佑你长命百岁。”

    送走了托王,一真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僧侣,小声说道:

    “托王一定要拉拢过来,多少钱都不要紧,如果有困难,我们大日本帝国政府会给您解决的!”

    听到这句话,则王却皱起了眉头。

    “广边茂先生,五十头羊而已,我还给得起。不过起事的时间越来越近,你们的枪支还要多久才能运到乌拉察旗?”

    这个僧侣是倭人假冒的,目的就是和自己取得联系。而则王也有所求,双方自然是一拍即合。

    不过离起事只剩下五天了,答应的枪支还没有送到。此时的乌拉察旗已经聚集了数千的勇士,但大部分人还拿着弓箭马刀。如果南方的士兵杀过来,这样的武器怎么打得赢!

    “应该要到了,前天通过张家口时还发了一份电文,恐怕是车出了状况吧!”

    广边茂脸上显得云淡风轻,不过心里早开了锅。

    一定是负责运送的马鹿,拿着经费去喝酒了,如果误了大事一定要他们切腹自尽。

    可就在这时,一个中年人急匆匆的走进来。

    “则王殿下,扎王发了急电,白云鄂博山出了一群马贼,他的部下打不过那些人,无法参加今次的起事!”

    听到这番话,则王一下子就蒙了。

    “什么?”

    扎王是草原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果他不动手的话,自己的一只臂膀就是断的。

    就在则王心乱如麻的时候,一旁的广边茂看了电报后却笑起来。

    “几千人的马贼,难道他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短短一句话,则王的心就沉静下来了。

    草原上连几百人的马贼都不常见,何况是几千人的,这已经是一支军队了。放眼整个大草原,能有这种力量舍我其谁?

    想到这些则王不禁豪气顿生。

    “广边先生说得对,托王肯定是想借刀杀人呢!也好,让周边的王爷看看乌拉察旗猛士的骁勇善战,也省得他们三心二意。”

    几百年的风雨,已经让这个马背上的民族变得“怯懦”了。如今只懂得在草原上养马放牧,一副与世无争模样。尤其这一次的招兵买马,大部分蒙人都提不起兴趣,只有四处抢劫的马贼,看到粮饷丰厚才投靠过来,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则王,消灭那些马贼,让血液都是金色的祖先为你骄傲!”

    听到广边茂的话,则王哈哈大笑起来。

    “传我命令,全军开往白云鄂博。那些卑贱奴隶的血,必须拿来灌溉草原,才能赎清他们犯上作乱的罪过!”

    ========================================================================

    写书写的糊涂了,连嘎达梅林的名字都搞混掉,罪过罪过!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