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63、草原三王
    草原也是马贼的天下,他们好比另一群蚊子。哪怕是归顺了则王,马贼们依旧我行我素,继续造着无边的杀孽。每次出动,他们都会留下无数的尸体,任由着秃鹫和野狼去填饱肚子。

    今天奉命对付这群丘八,也是和了他们的心意。杀戮,只有杀戮才能让王爷们清醒,不然这群蠢人会以为马贼都是笑话!

    看着手下骑着战马飞奔驰骋,匪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什么天下强军,到了草原上都不如骑兵。比如大名鼎鼎的冯大帅,还不是在自己手里吃过苦头。对面这群走路的丘八,难道还能比他们更强?

    “师长,让你全权指挥!”

    听到传令兵的话,匪首只是冷哼一声。

    这些蒙古王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烂到了骨头里。只知道横征暴敛玩女人,就这点德行还想图谋大事,说出来不怕让人笑死。就算则王也一样,让自己全权指挥是因为他没本事。

    “以后还不知道这是谁的天下呢!”

    匪首一脸不屑的说道。

    现在唯一忌惮的,是那个叫广边的倭人。马贼并不傻,他们当然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惹不得,而倭人就是后者。

    “吹号,让弟兄们撤回来。”

    “呜呜!”

    听到这洪亮的声音,还在驰骋的战马很快就退了回去。

    匪首怎么做,有两个目的。

    一来是给战马松散筋骨。如果直接冲过去拼杀,它们很容易脱力。就算是侥幸活下来,马匹也已经废掉,只能宰杀吃肉。二来是探敌人的虚实,以便找一个突破口。

    “马溜得不错,让弟兄们喂些盐水,梳梳毛。”

    马贼几乎都是以前的牧民,知道马的金贵,当然也会好好照顾。

    “老大,那些南蛮子没开枪!”

    听到属下的报告,匪首有些轻蔑的说道:

    “估计是吓傻了。让弟兄们垫饱肚子,一个钟后进攻!”

    匪首身后不远处,则王也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远处营地。对面根本就看不到人在活动,仿佛南蛮子已经消失了。

    “广边先生,您觉得对面的是什么人?”

    广边茂只是摇了摇头。

    敌人的营地选的位置很好,以他们现在站的地方,只看得到一圈圈的铁丝网。对面的指挥官应该是出自科班的正规军,打败他们绝对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当然这些他可不会说出口,削弱则王的势力,他才会更靠拢大日本帝国。

    在一旁的托王却有些不屑了,则王的这个智囊不行啊,以前老王在的时候,那些僧侣可是能说一大套来的。

    “则王,对面的就是一群绵羊,看到草原健儿的英姿,躲在窝里不敢出来了。等一下我的部下也会跟着进攻,一定要把那些绵羊斩尽杀绝。”

    大草原的规矩,不出力者不得食。眼下必胜的局面,托王也急着分一杯羹。

    就在则王准备赞扬的时候,一个满脸笑容的人,来到面前跪下了。

    “草原上的明珠则王殿下,英武非凡的托王殿下。奴才是扎王的总管那云出,现在代表我王给您送些酒食来。”

    托王皱了皱眉头问道:

    “扎王怎么不来?”

    那云出立即笑着回答道:

    “剿灭大草原的马匪,是勇士们义不容辞的大事。扎王殿下集合兵马需要时间,奴才是他派来问候两位殿下的。”

    则王的眉毛不由的一扬。

    “起来说话吧!今天是个吉庆的日子,等到扎王赶到这里,我们草原三王就合力灭掉面前的南蛮子。等到明天祭祀完流着金色血液的祖先,我们就宣布独立!”

    “好!”

    托王大声的笑道。

    他早就不想过苦日子了,只要这一次举事成功,肯定能捞个大官当当,到时候还怕没有钱吗?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西边的天空上就冒出了混黄的烟尘。这一下子就连则王都有些色变了,甚至身边的战马都感到威胁,蹄子不停的刨着地。

    那云出看周围有些躁动,赶紧喊道:

    “两位王爷,是扎王带着两千精兵赶来助战,愿草原的雄鹰飞到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这话,则王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不过心里却有了个更大的疙瘩。

    扎王玩的这一手,无非是向自己宣示武力。不过他那两千人,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不过这个潜在的威胁必须重视。

    想到这些,则王往旁边看了一眼,却发现托王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一刹那,他的脸上浮现出兴奋的表情。

    “托王,扎雅卡拉的勇士果然名不虚传,不在我乌拉察之下。咱们是不是去迎接一下?”

    托王听到这话,不禁冷哼一声。

    三王之中就他的兵马最少,而且穿得破破烂烂的。要不是还骑在马上,和张家口的乞丐也差不多。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是扎王可以侮辱的。三王之中,自己和则王都是铁帽子亲王,扎王的爵位只是郡王,下一辈子就会变成贝勒。

    “尿泡看着大,咬下去都是臭水!草原上的勇士从来都不靠人多,今天我要让扎王看看,托克托拉的雄鹰怎么翱翔!”

    听到这话,则王的笑容更盛了几分。

    很快扎王来到了大帐之前,看到则王时他深深的鞠了个躬。

    “草原上的太阳,乌拉察的旗主,长生天保佑则王殿下长命百岁!”

    则王哈哈一笑。

    “扎王殿下的礼太大了,让小王不敢承受。草原的太阳是皇帝陛下,如今就在天津居住。去年我还去朝觐了一次,圣上还赐下了活佛用过的顶珠。”

    扎王却冷笑着说道:

    “那个太阳已经下到了山里,我们就得重新找一个出来。不然草原上的草就会枯萎,河流也会消失……。”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一边的托王打断了。

    “让谁做太阳,还得八大旗主商议,你一个小小的郡王有插嘴的余地吗?”

    “你……!”

    一刹那,扎王气得脸色发青。

    的确,在草原说得上话的只有八大亲王,不过时代不是已经变了吗!连皇帝都能下台,几个亲王又算什么?

    则王看气氛有些僵持,赶紧站出来说道:

    “我们都是草原上的狻猊,只有敌人的血才能填饱肚子。一刻钟以后我们就冲上去,看谁的功劳大!”

    “好!”

    扎王、托王同时喝道。

    无论如何也要让对方看看,谁才有资格坐到议政王的位子上。

    ========================================================================

    今天又有书友评论罗刹这些,莫松子也是抓耳挠腮,能直接写至于伤脑筋么。

    也有人说,别的书如何如何。

    怎么回答呢?别人用可能不会有问题,我用了难说就会……。

    莫松子也是逼于无奈,只能请大家多多包涵。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