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2、飞行毛子
    所谓的头等舱不过是铺了地毯,椅子换成单人的座椅而已,环境看起来还不错。

    才落座,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问道: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一杯伏特加。”

    马上就要去老毛子的地盘,哪里可是拼酒量的地方。不豁出性命的喝,还不被俄国熊鄙视!

    服务生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不过还是从酒柜那儿倒了半杯伏特加过来。

    秦朗屏住呼吸喝了一口,只觉得一股火流到了胃里,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不对啊!”

    伏特加他喝过,只要下肚就会浑身燥热。这开头没问题,结果怎么不对了。

    秦朗索性把杯里的伏特加都喝光了,可除了身体微微发热外,一点上头的迹象都没有。他诧异的嗅了嗅杯子,和记忆里的味道没两样啊!

    “特娘的,不会喝了假酒吧!”

    在井钢山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酒量特别好,可是这种喝了没事的状况还是头一回,难道真的喝了山寨货?

    “服务生!”

    当听到那个小少爷的招呼,服务生心里满是鄙夷。

    这些纨绔就是仗着家里有钱胡混,这毛子的酒是你一个小屁孩喝的么?果然酒杯已经空了,看来是酒喝不下去,找个地方倒了。

    “来一杯威士忌!”

    秦朗看酒杯又被满上,端起来轻轻一嗅,作为酒场的老司机,这个味道令他感到十分满意。

    “咕咚!”

    一口就去了一杯,这一下子连服务生都被吓住,刚才的伏特加,不会真被这个熊孩子喝了吧!

    酒液的口感没有半点问题,可是进到肚子里,还是只感觉到微微发热。

    秦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知不觉间身体发生了变化,否则“不靠谱”吃毒蘑菇的时候,就已经死得硬邦邦了。

    “这样喝酒对你的身体不好。”

    就在这时,对面有人小声说道。

    秦朗怅然若失的放下酒杯,然后对服务生说道:

    “我的伙计会来结账的,把杯子收走吧!”。

    对面的人又轻声的说道。

    “刚刚喝了酒,来一杯茶吧!”

    秦朗也不能太过失礼,接过了那个茶杯。

    “谢谢!”

    对面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女子,面容姣好、神态安宁,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刚才在站台的,是你夫人。”

    秦朗微微一笑。

    “算是吧!”

    那个女子听到这三个字,不由得有些发愣。这算哪门子回答,刚才看他们两个人难舍难分的样子,她还忍不住感慨呢!

    “你们男人都是骗子!”

    听到这句话,秦朗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膀,然后把茶杯放下了。

    “谢谢你的茶。”

    “哼!”

    冷哼后,那个女子用一本书隔开了自己的视线。

    不过秦朗扫了一眼封皮,却觉得万分的诧异。这不是他“打劫”过的那批书么,上面还留着一些读书心得。问题是怎么会到这个人的手上,难不成被谁偷偷地卖了?

    “请问,这些书从哪里买的?”

    那个女子放下了书本,有些动怒的说道:

    “是赎回来的。”

    秦朗腆着脸笑了,记得自己下过要赎金的命令。

    “能打劫书本的也算是个雅匪!”

    那个女子听了不禁笑起来。

    “的确是个雅匪,看得懂英文,还能用英文写出自己的看法,有时候我都会被他的描述带进去。可惜那个人离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听着那惋惜的语气,秦朗悄悄的摇了摇头,不过这个动作居然被发现了。

    “怎么你不相信?”

    “不,我在感慨,如今这世道连雅人都去做土匪了。”

    听到这句话,那个女子笑出声来。

    “小孩子别乱说话,我叫金羽婵,住在北京城里。”

    这个时候还能说出北京两个字的,必然是大金朝的遗族。

    “秦朗,锦波公司……。”

    只是他的话被那个女子打断了。

    “哦,我知道你是谁了。上次在天津的张园,唐家的小姐可是骂你黑心烂肝呢!”

    “什么,这个死丫头又在败坏我名声!”

    看着秦朗气急败坏的样子,金羽婵轻笑着说道:

    “她还说你一双眼睛最勾魂,小心别被骗了。我刚刚看你的眼睛,确实很有韵味,连我都有些动心了。”

    秦朗耸耸肩膀。

    “我认为还是雅匪比较配合你,至于我么,哲哲说得太对了,我就是掉进钱眼的小男人。”

    跟这些大金遗族扯上关系,在这个时代那是自寻死路,最好的办法就是敬而远之。好在天津到北平也就几个小时,很快金羽婵下了火车,不过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善”啊!

    当火车到达张家口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罗荣已经等在那里了。才坐到车里,他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司令,苏俄的飞机已经到了,就停在察哈尔。”

    秦朗有些诧异的回答道:

    “可是我们没有飞机场啊!”

    罗荣感叹道:

    “那个飞行员技术很好,直接停到了我们新修的公路上。他倒是没事,可把随机前来的翻译吓得魂不附体。”

    秦朗哈哈笑起来,能干这种事的确实只有毛子,如果再来点伏特加,连草地上他都敢停。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走吧!”

    听到这话,罗荣却严肃的说道:

    “秦朗同志,现在天已经黑了,党委会不会同意你的要求的!”

    秦朗笑道:

    “罗政委,能派来接我的肯定是最好的飞行员,而且我们也没时间耗费在等待上。”

    青石的水坝已经大体完工,那台水力机组也通过了试运行,现在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罗荣知道秦朗想的是什么。

    “也不急着这一天半天的,这黑夜起飞有什么闪失的话,我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车开得很快,回到察哈尔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只不过那个苏俄飞行员却在飞机旁边打着转。

    “同志,我们执行的是紧急任务,你们的司令到了没有?”

    就在他大吼大叫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

    “我已经到这里了,没有问题的话,我们起飞吧!”

    苏俄飞行员愣了一会儿,又看着翻译说道:

    “就是这个小孩子?”

    翻译有些尴尬的说道:

    “安德烈同志,他就是华夏工农红军冀北支队的司令秦朗同志。”

    苏俄飞行员吹了个口哨,那样子颇有些嘲讽的意思。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孩子居然提了两瓶酒过来。

    “来,为了华苏关系喝一杯!”

    “哦,上好的伏特加,还是黄金比例。好吧看在它的份上,我们喝一……。”

    苏俄飞行员的话没说完就直了眼睛。

    原来对面的孩子,已经把满满一瓶酒灌倒了嘴里,闻着飘来的酒味,他知道根本瓶子的酒和自己手里的一样。

    大大的喝了一口,苏俄飞行员只觉得浑身燥热。他笑了,拍着秦朗的肩膀吼道:

    “秦,你是个好汉!”

    ========================================================================

    谢谢大家的订阅,莫松子万分感激。

    至于钟成同志,我觉得还是很成功的,这可是重要角色。

    答应的事,莫松子可不敢忘记。

    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