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3、伏特加的作用
    “瓦列里同志,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一杯。”

    看到这一幕,翻译觉得自己要哭了。

    飞机晃晃悠悠飞上天的时候,他的心总算是放到肚子里。可是秦司令居然从地上的木箱子里,又拿出了一瓶伏特加,然后两个家伙就开始在哪里喝。

    “秦,来来,替我开一下飞机,握住这个把手,我们就能直飞莫斯科。”

    瓦列里猛喝一口酒,然后嘿嘿笑着说道。

    秦朗看了一下飞机,然后用鄙夷的语气说道:

    “不不不,瓦列里同志,我刚刚找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莫斯科历史博物馆藏品,这架飞机你一定是从哪里开出来的。”

    瓦列里哈哈大笑起来。

    “聪明的秦,为了庆祝你抓住小偷,有理由再喝一杯。”

    根本就用不着翻译,这个秦司令自己就能说一口俄语,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居然还是莫斯科的腔调。

    “秦司令、安德烈,你们是不是不要再喝了,我怕飞机会掉下去。”

    翻译带着哭腔的说道。

    “瓦列里,我觉他说得对,要不咱们飞低一点,这样掉下去的话就不疼。”

    “有道理,我们飞低一点,哈哈哈!”

    飞行员叫瓦列里·奇卡洛夫,在苏俄也是一个英雄。当初派他来执行这个任务时,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气的,不过现在早就扔到九霄云外了。往嘴里猛灌了一口伏特加后,他一推操纵杆,飞机立刻擦着树梢往前飞去。

    看着急速倒退的树木,翻译一把抢过瓦列里手里的酒瓶。狠狠的往嘴里灌了几口之后,整个人就醉得稀里糊涂了。

    “哈哈哈,他喝醉了,不是男人!”

    瓦列里一把抢过酒瓶,小心翼翼的摆到身边。

    秦朗看着飞机上的各种仪表,都是用了多年的老玩意儿,一有个颠簸就会来回的晃动,也不知道准不准。

    “秦,你坐稳了,前面是个机场,我得给这架老爷子喂几口好酒。”

    “唔!”

    飞机的速度越来越慢,很快就停到了机场中央,只是一个人都没有出现。

    看着周围静谧的一切,秦朗说道:

    “瓦列里,你喝醉了,这绝对是一个废弃的机场。”

    瓦列里却大笑起来。

    “秦,你不知道俄国人的习惯,做客的时候首先要敲门!”

    说完他掏出手枪,对着远处的大楼开了火。

    “啪啪啪!”

    果然几分钟以后,一大堆人冲出来,手里不是拿着莫辛纳甘,就是抱着DP轻机枪,看这样子是准备把人大卸八块。

    “混……,瓦列里·奇卡洛夫同志,欢迎你来到机场。”

    机场的指挥员是一个秃子,因为来的匆忙连军服都没穿。看着他的样子,瓦列里大声吼叫道:

    “给飞机加满油,我要直达莫斯科。你给我准备点酸黄瓜,不然让钢铁同志枪毙你!”

    机场指挥官赶紧立正回答道。

    “是,瓦列里同志,我马上给您准备酸黄瓜、奶酪。今天刚好运来鱼子酱,现在就给你送来。”

    飞机旁边已经支了一张餐桌,上面很快就摆了无数的菜。不过秦朗把一箱伏特加放上桌时,所有的俄国熊的眼睛都在冒火。

    “啊,黄金比例伏特加,很多年没看到了。”

    秦朗大声的招呼道:

    “来烟酒不分家,都来喝一杯。”

    机场的主要官员立刻就坐在餐桌前,随着一句句祝酒辞冒出来,接着就是此起彼伏“咕咚”声。飞机早就加满油了,不过瓦列里业忘了飞行的事,如今正在手风琴的伴奏下,在哪儿跳着欢快的舞蹈。

    甚至连秦朗都被拖出去,对象是一个山一样强壮的俄国大妈。只有机场的指挥员偷笑着,一杯一杯的猛灌着桌上的酒,至于其他人杯子里的,早就被他换成本地的劣质玩意儿。

    翻译悠悠醒转过来,看到面前的一切眼睛都直了。他挣扎着来到餐桌前抓起一个酸黄瓜,现在胃里着火一样,只有这玩意才能缓一缓。

    刚喂到嘴里,黄瓜就被拍飞了,接着整个人就被瓦列里拖回了飞机。

    “走了走了,别吃了。”

    翻译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深吸几口气以后,他痛苦地说道:

    “安德烈同志……。”

    “不要叫我的代号,我的名字叫瓦列里·奇卡洛夫。秦,我们出发了。”

    听到瓦列里的叫喊,秦朗终于挣脱了大妈的怀抱,他到桌子边把一大盒鱼子酱拿起来,觉得不过瘾还装了一篮子酸黄瓜。看着机场指挥员的可怜巴巴的眼睛,摆了两瓶伏特加才算安慰了他破碎的心情。

    “呜!”

    飞机再一次起飞了,现在已经是黄昏。面前的原野已经变成了黑色,一望无垠的草原上没有半点灯火。看着他的眼睛,瓦列里笑着说道:

    “秦,没想到你还是个多愁善感的小伙子。”

    秦朗只是摇了摇头。

    “瓦列里同志,你的苏联已经是一个强国,而我的华夏还在山河破碎,这让我感到很痛心,我多希望华夏的百姓能和你们一样,能够开怀畅饮,大声的歌唱,豪迈的舞蹈!”

    瓦列里却哈哈笑起来。

    “秦,你是个好汉,能做到的。不过我觉得应该再来一杯,就算是提前祝福你们的华夏变得和平。”

    秦朗也哈哈笑着说道:

    “为了和平干一杯。瓦列里,我会需要飞行员的,到时候希望您能训练他们。”

    瓦列里又把酒杯倒满。

    “为了这个再喝一杯,我一定帮你训练小伙子。你必须让我有足够的润滑剂,还有酸黄瓜,在你哪里吃的罐头也不错,这些我都要。”

    秦朗举起手里的酒瓶子。

    “为了以后的合作,我们干一杯。”

    “咕咚咕咚。”

    翻译看着两个人上下滚动的喉结,觉得自己已经快死了。机舱里除了仪表盘还有点亮光外,什么都看不见。外面更是漆黑一片,仿佛这个时候他们不是在天上飞,而是在深海里面潜水一样。

    他吞了口唾沫,然后拿起了地上的一个酒瓶子,刺鼻的酒味让他感到万分难受。

    “砰!”

    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了一下,翻译觉得解脱了。

    “眼前的一切都是噩梦,最好不要醒来。”

    ========================================================================

    莫松子谢谢大家的订阅、打赏、推荐、收藏。

    每一个数据,莫松子都会感激万分,所以也在老实的查阅资料,

    虽然也会有一些超前,不过应该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嗯,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

    谢谢大家,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