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9、视察
    飞机下面的一切,就像是慢慢旋转的万花筒。颜色从开始的洁白,到了满地的枯黄,最后又是让人安宁的青绿。

    而这个过程中,秦朗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的减少,等下飞机的时候,他已经穿得很清凉了。

    “欢迎,秦司令平安回来。”

    简易的机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秦朗往左右挥了几下手后,快步走到一个人的身前。

    “周委员,您怎么到这里了?”

    周相轻轻一笑。

    “秦朗同志,这次你去莫斯科表现的非常突出,总部机关让我来冀北一趟,主要是听取你从莫斯科学来的先进经验,另一个是对你进行表扬。”

    秦朗赶紧回答道:

    “周委员,这样太危险了,详细的报告我稍后会上报中央的。”

    周相摇头说道:

    “总部机关的几个主要同志太乐观了,认为你能拨那么多的美元支持,应该是在冀察绥站稳脚跟了。我一路走来才发现,你的处境比湘赣红区要危险得多。”

    “周委员……。”

    秦朗想解释几句,才开口就被打断了。

    周相沉声说道:

    “不能只报喜不报忧,我知道你的能力出众,但是这样恶劣的情况,你也应该如实上报。”

    秦朗笑道:

    “周委员,革命现在处于低潮时期,如果挑着不好的说,就怕有些同志丧失信心……。”

    周相再次打断他的话。

    “这本来就是大浪淘沙,意志薄弱者终将被冲洗干净,留下的就是最纯粹的革命者。冀北的情况我已经写成详细的报告,是该让一些同志冷静冷静了。”

    机场旁边已经停了一辆汽车,秦朗走过去拉开车门,等周相坐稳,他才来到驾驶的位置。

    “周委员,我得跟您汇报一下,在莫斯科可能犯了过错误!”

    周相的神色一下紧张起来,甚至有些着急地问道:

    “哪一方面的错误?”

    秦朗腆着脸说道:

    “俄国的女同志太热情了,所以我从一张画报上撕了个女明星的照片,对别人声称是我的妻子。”

    周相一下笑出声来。

    “好你个小秦,居然学会用李代桃僵的法子。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不过还是写个报告交上来,否则引起误会不好。就我个人来说,你这样的做法我很赞同,顾全了别人的脸面,也不会犯作风上的问题。”

    秦朗一脸轻松的说道:

    “周委员,我还胆战心惊的呢!这些苏联的女同志实在太开放,老实说把我吓坏了。”

    周相轻轻的拍了拍秦朗的肩膀。

    “也是为难你了,组织上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才让林薇同志假扮你的夫人。毕竟你还年轻,可不能在这上面栽跟头。对了湘赣边区政府主席,电请中央请求表彰你。”

    秦朗嘿嘿的笑起来,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周相轻声说道:

    “这一次实在太危险,几个江湖上的人一眼就看出交通员携带的东西宝贵,居然在路上迷晕了他,并夺走了那些金条。看来我们必须要制定更稳妥的运输方式,否则还要出大问题。”

    秦朗沉声回答道:

    “我也是担心出现意外,才又派了一批人,想想还真是后怕。”

    周相点头说道:

    “这次我本来是想拉你回去的,上海的同志都很想念你,说秦朗在的时候工作都顺手很多。不过看看周边的这近百万的军队,没你坐阵还真是不行。秦朗,冀察绥红区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这次又和苏联的同志牵上线,对我们的革命有莫大的帮助。你可要抓住时机,把根据地建设起来!对了,莫斯科的同志说,你天天都在图书馆里学习,有没有什么心得啊?”

    秦朗笑道:

    “周委员,这一次去莫斯科给我的感触很深。尤其是研究了苏联的各项经济参数以后,才知道苏华之间的的差距是那么巨大。我们可能要几十甚至上百年才追得上。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写成报告,就在您手边的袋子里。”

    周相取出文件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却皱着眉头问道:

    “秦朗同志,你的这个报告写得很认真,从方方面面证明了苏联革命以后的成就,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走他们的路子呢?”

    秦朗笑道:

    “周委员,不去看他们的经济报告,我都不知道苏联的出产是那么的丰富。可以说他们就是卖资源,都能过上富裕的日子。比如石油的产量,我们连零头都没有。还有铁矿石一项,含量40%的他们称之为贫矿,认为没有开发价值。可是咱们华夏,勉强能达到这个标准的不多,大部分都在30-35%,甚至还有更低的。”

    周相听到这些,又再次翻看那些数据,最后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

    “秦朗同志,你的看法是什么?”

    秦朗微微一笑。

    “来料加工,我们既然没有资源,那就想办法把资源加工到极致,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困境。但是这个需要大量的投资,目前还做不到。”

    瞬间周相的眉头舒开了,刚才还沉甸甸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不见。

    “秦朗啊秦朗,你这个脑子怎么长的?我都以为山穷水尽,没想到你还能柳暗花明!”

    秦朗笑着说道:

    “还不是穷字闹的,锦波公司账面上看着实力雄厚,可是要搞工业的话,这点资本根本不够。我就想着如何发展,最后的结果只有这一条。”

    周相笑道:

    “具体的工作我可不管,到时候只跟你要结果!”

    秦朗笑道:

    “您可不能不管,咱们的党员也不少,有什么专长的多派来一些。周委员,现在我这里也是抓襟见肘啊!”

    周相笑着说道:

    “我回总部机关报告后,会酌情给你们派来相应的人才。秦朗,你说苏联卖资源的方式能持续多少年?”

    秦朗笑道:

    “二、三百年,甚至更久都不成问题。”

    周相没有再说话,再一次的审视起秦朗的报告,甚至还拿出一个本子细细的摘抄那些数据。看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其实秦朗更想说的是,苏联已经生病了,疾病的名称叫做“荷兰病”。甚至自己还帮了一把,结果是什么无人能够预料。

    ========================================================================

    PS:荷兰病”(Dutchdisease)又叫叫资源诅咒(resourcecurse)。其中一个典型症状是,当一个国家可以容易地依靠初级产品的出口或者出售自然资源大发横财时,它通往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进程往往就会放慢,甚至趋于停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