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89、飙车
    俗话说得好,不是冤家不聚头!

    拦住自己去路的,正是昨天被吓蒙的金羽婵,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没了那种狼狈,又变得端庄靓丽起来。

    “金小姐,这是要干什么?”

    金羽婵把手收回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秦先生能赏脸吃顿饭么,我有几个文学上的问题想请教一下!”

    秦朗的眉毛微微一扬。

    “那就让金小姐破费了,请!”

    路边已经停了一辆豪车,坐进去显得极为宽敞。

    “有家底的小姐就是不一样!”

    金羽婵的眉头却轻轻皱起。

    “少东家是嘲笑韫怡因人成事么?”

    大金皇室中溥、韫是一个字辈,所以金羽婵应该是溥仪的表妹。因为哪位退位皇帝的亲妹妹,可没有这么一号人。

    “不敢,有感而发罢了。”

    秦朗笑着说道。

    金羽婵轻轻叹了口气,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

    “去德胜楼!”

    秦朗微微一怔,德胜楼是天津城有名的大酒楼,因为老板是两师徒,师父叫刘奎德,徒弟叫杨有胜,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字。他们以前是宫里的御厨,金庭倒台之后,来到天津开了一个店。现在是遗老遗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甚至溥仪也经常光临。

    “金小姐今天破费不小啊!”

    德胜楼不是谁都能去的,一是来这里吃饭的,都是有些身份的人;二是这儿的价格不便宜,随随便便就要几十个大洋的花销。

    “比起一条命来,这点钱算得了什么,还得谢谢少东家呢!”

    秦朗只是笑了笑。

    看他这个样子,金羽婵轻轻司机说道:

    “把车停下,你走路去德胜楼。”

    “是,小姐!”

    等司机走了以后,金羽婵轻笑着说道:

    “少东家,我不会开车!”

    “做客还要当车夫,也就你干得出来!把方向指好了,我可没去过德胜楼。不然开到东大门那边,只能和苦力一起吃大烧饼。”

    听到秦朗的话,金羽婵咯咯笑起来。

    “还是挺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吗!不过你可真狠心,就不怕倭狗开枪打死我?”

    秦朗笑道:

    “你可是金枝玉叶,什么人敢拿你的命开玩笑?”

    金羽婵的脸色慢慢的冷下来。

    “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但是出生不是我能选的,甚至以后走什么路,我都没办法去选。”

    秦朗耸了耸肩膀。

    “你有脚的!”

    金羽婵叹了口气。

    “那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只笼中鸟,你信不信后面就有人跟着我?”

    秦朗说道:

    “我信!”

    后面跟着一辆T型车,上面的两个人中有一个穿着马褂,还带了一顶瓜皮小帽,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金小姐……。”

    “叫我韫怡”

    金羽婵小声说道。

    “韫怡,非要去德胜楼吗?”

    听到秦朗的话,金羽婵狡黠的笑道: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枪法那么好,车技不会……!”

    “轰!”

    秦朗一脚把油门踩到底,那辆汽车立刻像脱缰野马般的冲出去,吓得后座上的金羽婵连话都不敢说了。

    后面的那辆车一看不对,立刻跟上来,不过这里的道路并不宽阔,他们根本没法子超车,只能疯狂的按着车喇叭!

    “嘀嘀嘀!”

    秦朗也疯狂的按着车喇叭,把那些走路的人吓得四处逃窜。

    渐渐的,车子开出了天津城,等驶上郊区那坑坑洼洼的道路时,秦朗故意放满了速度。只见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人,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着。

    “停下,不然就把你凌迟处死!”

    这声音听着阴阳怪气,再看那张没有任何胡须的老脸,秦朗对着他竖起了中指。

    “去你娘的,死太监!”

    一瞬间,那个家伙的脸色就变得铁青。

    “堵住他,把主子带回去,这下流坯子直接打死!”

    秦朗又一踩油门,车一下冲到前面去了。

    “咳咳咳!”

    混黄的灰尘中,太监大声咳嗽着,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道:

    “打死……,打死这个下流坯子,咳咳咳。”

    秦朗哈哈地笑着。

    只是这时候,金羽婵却惊叫道:

    “小心!”

    前面是一个急转弯,以现在的速度,只会冲到路边的那些田里。不过那个疯狂的家伙,并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越开越快了。

    “阿弥陀佛!”

    金羽婵再一次把玉佩拿下来。

    这时候秦朗大声喊道:

    “抓稳了!”

    话音未落,就听到“吱”的一声怪响。看整辆汽车已经横飞出去,金羽婵都忘了念佛,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啊!”

    这声音就像是沾了水的泡沫塑料在玻璃上滑动一般,让秦朗的鼓膜都要被刺破了。

    “轰!”

    他再次把油门踩到底,汽车猛地一下往前冲去。金羽婵这才发现,不知为什么汽车居然过了那个弯子。

    “混蛋,你不要命了。”

    顾不得淑女的形象,金羽婵的粉拳不停地落在秦朗的身上,不过都很轻柔。

    “韫怡,我可帮你省了一大笔饭钱啊!”

    听到这话,金羽婵从后面抱住秦朗,良久才小声说道:

    “不要说那些煞风景的话,开慢点让我享受一下这暂时的宁静。”

    秦朗温和地问道:

    “那么,你想去哪里?”

    金羽婵闭着眼睛轻轻的说道:

    “秦朗,你就是那个雅匪吧!”

    秦朗的脸红了,不过嘴上却说道:

    “应该不是!”

    金羽婵笑了。

    “有几本书上面有痕迹,我用铅笔轻轻的扫了一下,你的名字就出现了。然后我去锦波公司,看到了你的签名……。”

    秦朗抓了抓脑袋郁闷的说道:

    “女人聪明了老得快。”

    看着他窘迫的样子,金羽婵咯咯笑起来。

    “那些书我已经全部烧掉,不过里面的字我都抄下来了。根本不像一个十六七岁的人写的,可是看你做的事,我又不得不相信。兴许你就是那种有宿慧的人吧!”

    秦朗笑道:

    “要帮你的皇帝做说客?”

    金羽婵摇了摇头。

    “他是这样吩咐了,不过一只笼中鸟已经很可怜,没必要在抓来一只。秦朗,你把车停下吧!”

    “吱!”

    汽车立时停在路边上。

    金羽婵放开了他,然后又笑着说道:

    “害怕吗?”

    秦朗看了一眼后视镜,已经有七八辆车追了上来。

    “你的皇帝大表哥我不怕,如果是一堆死太监,我是有点怕。”

    听到这话,金羽婵又是一阵好笑,因为下车的正好是一个太监。

    “主子,奴才请您打道回府。”

    金羽婵轻轻的摇了摇头。

    “回去吧,看来今天的饭钱还是省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