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90、桃花劫
    天擦黑的时候,秦朗才被送回“家”的附近,看着金羽婵笑盈盈的离开后,他才晃晃悠悠离开。

    “啪!”

    家门口的一辆车亮起了灯,只不过很快又熄灭了。

    秦朗暗暗咒骂了两句,却一点不担心有什么人会对自己不利。周边有保卫处的人负责保卫,能把让车停到这里,自然是没有威胁的对象。

    “秦朗,你过来一下!”

    车窗被摇了下来,很快露出一张带着口罩的脸。

    一听声音秦朗就知道是谁了,他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半趴在引擎盖上说道:

    “原来是哲哲啊,这天都黑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闻着那股浓烈酒味,哲哲的眉头一下就收紧了,但还是拼命的忍住胸中的怒火,良久她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秦朗,就算你和林姐姐是包办婚姻,就算她还有残疾,可你也不能这样对待她!”

    昨天晚上到处都是枪声,看林薇坐立不安的样子,连自己也跟着揪心。

    可是这位秦大少爷倒好,喝得踉踉跄跄不说,还一脸都是口红印子,进门时还叫嚷着什么左拥右抱。

    偏偏林薇那个受气包子,连怨言都不敢有。可是面前这个家伙却找了个理由,大吵大闹一通后,直接摔门走了。

    秦朗笑道:

    “头一次听你这样说话还真不习惯,谢谢你关心楚瑜,不过我跟她的事不用你操心。”

    听到这句话,哲哲的火一下上来了。

    “秦朗,今天林姐姐听说你到工部局门口闹事,她又为你担惊受怕的!你倒好带着亲王家的郡主私奔去了,这么做你不觉得过分吗?”

    秦朗用手指指着她笑道:

    “对,这才是我认识的哲哲,刚才小绵羊似的,我还以为是喝多了的幻觉!这几天市面上混乱,你早点回家,省的唐伯伯担心。”

    看他离去的背影,哲哲怒不可遏道:

    “你就是个混蛋,迟早被雷劈!”

    秦朗并没有回头,只是把手挥了几下,临近进了家门时,他回头笑着说道:

    “不送!”

    门忽地打开了,哲哲才看到林薇出来,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掉。看

    着那辆远去的汽车,林薇苦笑道:

    “哲哲就是个急脾气,你可别往心里去。”

    秦朗轻轻一笑。

    “有点被宠坏了,觉得什么都应该围着她转。楚瑜,这几天我得留在天津城,倭国那边盯得很紧。”

    今天在天津城里,他就发现后面跟着尾巴。特战三组组长都请示,是不是把他们干掉,只是被秦朗拒绝。

    林薇暗暗叹了口气。

    “行动之前,你就应该先离开天津,不然有什么纰漏可怎么办?”

    秦朗笑道:

    “总不能让你承担危险,曾小茵她们都已经安置好了吧?”

    林薇小声说道:

    “曾小茵正在学习开车,现在哲哲老围着我转,很多工作都被耽搁了。”

    在国内本来司机就不多,女司机那更是凤毛麟角。抛开身体的原因,以林薇公开的身份,也不可能自己开车。派一个可靠的人,就变得尤为必要了。

    “让她不用紧张,一定要学得扎实。楚瑜,最近你也尽量不要外出,我们人手太紧张了。”

    特战四组已经丧失战斗力,只能随着钟成等人返回根据地,而接替的特战六组还没有赶来。

    林薇轻声说道:

    “听说战士牺牲,心里头真是难受。”

    秦朗沉声说道:

    “这一次是我托大了,没有想到东洋鬼子的动作会这么快。特战小组一直无往不利,也给我一个错觉,低估了那些鬼子的战斗力。这一次损失了三个战士,确实是始料未及的。狙击手、支援组这是很早以前就制定的,可这一次却没有照着执行。”

    林薇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是我们的人太少,加上不知道杨之影的具体位置,最后才变成这样,你也不要太自责。”

    秦朗摇了摇头。

    “这一次的责任主要由我负,应该把宪兵队特高课考虑进来的,而且城市作战不同于以往的野外侦察,这是一个新的课题。在太行山站稳脚跟的时候,我应该引起重视,但都给疏忽过去了。给脑勺发电,尽快启动牛角寨训练基地,利用后山的土匪院落,训练几个城市作战小组。这个过程中要总结经验,把最合理火力编制给定下来。”

    林薇听了点点头后,轻声说道:

    “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秦朗看了她一眼,有些诧异问道:

    “才哭过啊,眼睛都是红的。”

    林薇有些羞涩的说道:

    “秦朗,你昨天搞了那些口红印子,还带着一身的酒味回来,害我还要假装和你吵架。结果哲哲开导我了一天,我越是表现的平静,那个傻丫头越害怕,最后我只能哭了。”

    秦朗呵呵一笑。

    “没看出来,这傻丫头居然这样的古道热肠。”

    不过林薇的脸却越来越红,她小声嚅嗫道:

    “那些口红印子……。”

    秦朗哈哈一笑,从裤兜里掏出一样东西。

    “我有这个。”

    林薇看到秦朗手里的东西,笑得直不起腰来。原来是一个木刻的嘴唇,只要抹上去口红,就能在脸上留下无数印子。

    她咬了咬嘴唇,往前走了几步,轻轻的吻了一下秦朗的额头,然后就红着脸跑了。

    “这……,我说好事成双啊,哎……!”

    “哗啦”

    门已经关得死死的,秦朗只能无奈的走到书房,躺在里面的单人床上。

    今天和金羽婵飙车,有一定做戏成分,就是让那些盯着自己的人把目光移开。可是连林薇这样的保守人士,都敢吻自己了,这要发展下去,局面就变得危险。

    “脚踩两条船,就没有不翻的!”

    秦朗想了一下,但还是抵挡不住沉沉的睡意,只是到了半夜的时候,他被林薇推醒了。

    “秦朗,总公司让你尽快回草原一趟,货已经到了地头上,只是还需要做一些交涉。”

    “俄国南方贸易公司总经理瓦琳娜·伊万诺娃。”

    看到这个名字,秦朗的冷汗一下就来了。

    “这绝对是桃花劫!不靠谱,师父大人有没有化解的方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