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94、和瓦琳娜的谈判
    苏联南方贸易公司的总部就设在外元首都,只是在口岸上他们还有一个代办处,不过秦朗知道这就是苏俄特工的一个点。

    因为来谈判的人不少,一张宽敞的会议室,已经摆了不少桌子,上面军绿色的桌布甚至一直垂到桌子腿上。为此负责安全的警卫,还特意检查了一遍。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瓦琳娜,秦朗笑着说道:

    “亲爱的瓦琳娜·莎拉波娃同志,你还是这样美丽动人。为了我们纯洁友谊,我提议干了这杯伏特加。”

    瓦琳娜笑着说道:

    “秦朗同志,你太聪明了,把我这耍得团团转。难道你们华夏人,就喜欢哄骗善良的姑娘吗?”

    秦朗笑道:

    “瓦琳娜,欺骗是不存在的,你长得确实很美丽……。”

    他的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什么东西在腿上磨蹭。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要用那么长的桌布,原来是这个毛子婆娘想让自己难堪啊!

    不过这种档次的骚扰算什么,比起后世简直是毛毛雨。

    “这一次我们来,主要是商量一下运输的方式。张家口到口岸的路程是一百二十公里,我们的十辆柴油车,需要五个小时才能抵达,一次能够运输三百吨左右的货物,一天大约只能往返两次,也就是运输六百吨的货物。两万多吨橡胶都要一个多月才能运完。如果再多的话,我们实在无能为力。”

    瓦琳娜笑道:

    “秦朗同志,这不是我的问题。你运来多少货物,我就按比值给你多少矿石,至于其他的只能由最高领袖去决定。”

    她发觉对方无动于衷时,心里的火更是大了,动作也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只是猛然间没穿袜子的脚,却被一只大手抓住。

    “我想提一个建议,能否在口岸上建个加油站。华夏的油料价格实在太昂贵,一辆车往返需要十四美元,而这部分价格最终会转移到你方身上。如果建立加油站,我们还可以做一下油料的进出口生意。”

    “混……。”

    因为那个家伙在上下其手,瓦琳娜的脸瞬间红了,甚至连旁边的陪同人员都有些诧异。

    “嗯……,这个建议我会报上去……。另外,你们说可以购买到钼、镍等等材料,我们能……,能比市场价高出10%的价格进行购买。”

    听着她颤抖的声音,秦朗一阵好笑。不过在松开了手之前,还是报复性的挠了几下。

    “那就感谢苏联同志的慷慨了。但是我有一个提议,冀察绥红区的技术兵种军事技术极为落后,能不能请苏联红军帮助培训一些?具体的费用就从那多余的10%中扣除!”

    瓦琳娜忽然觉得脚被松开,立刻把它缩回来,这下说什么也不敢造次了。

    “这个我需要报请批准,希望华夏的同志能够理解。”

    秦朗点头说道:

    “我们打败敌人,一个是依靠坚定不移的信念,另一个是拿武器的人。我们现在不缺乏信念,但是我们缺乏人。如今华夏的革命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我们想尽快的培训一些军事技术人才出来。”

    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冀北支队的基础太薄弱了。

    比如冀北支队的炮兵,直瞄射击他们打得确实不错,可是间接射击就很糟糕。包括丧门星在内也是如此,虽然他自学了一些东西,但还是属于野路子。只有系统的学习,才能让他们步入正轨。

    而未来战争中唱主角的飞行员,那就更不用提。秦朗甚至都不知道飞机在哪里,他能做的就是未雨绸缪。

    瓦琳娜把这些都记录下来,然后笑着说道:

    “华夏的同志以前也提过这个问题,所以斯太林同志也选派了一些人员进入高等指挥学校学习,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们会让你们的战斗力提高一层。”

    秦朗摇了摇头。

    “瓦琳娜同志,我们的军队将来会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一点人数远远不够。而且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自下而上的,基层军官的极度缺乏,已经严重制约了华夏红军的发展。我建议的每年选派三百名学员,到苏联的各类军校中进行系统的学习。”

    在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主持下,苏联红军正在进行一场改革。军队逐步的走向正规化,而这也是华夏将来要走的路子。而那场世界大战现在还只是酝酿,等到全面爆发的时候,华夏红军应该已经完成了准备。

    瓦琳娜和周围的几个人低声交流了一会,皱着眉头说道:

    “秦朗同志,这个问题太重大了,我们无法做出决定。”

    秦朗笑着说道:

    “我已经电请华夏工农党总部机关,不日他们就会发电给苏共中央,还请你们把我们的情况也做一个汇报。”

    瓦琳娜的眉毛不由得扬了几下。在莫斯科的时候,面前的家伙就不自己当成女佣使唤,现在干脆成了传声筒。

    “秦朗同志,我们有自己的办事原则,还请你不要干涉!”

    这个时候,秦朗笑着站起来说道:

    “瓦琳娜同志,既然你说到原则,那么我也要提醒一下。进入我们的领土时,希望你们做一个通报。最近很多倭国人都在试图渗透,对这样的间谍,我们处理方式就是直接枪毙。我不想发生什么误会,还请各位配合。”

    瓦琳娜听到这句话,脸上浮出一丝阴云来。

    “秦朗同志是在威胁我们吗?”

    秦朗冷冷的一笑。

    “说不上威胁,我希望的方式是对等,也请苏联的同志理解。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那么我们就说再见吧!”

    瓦琳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咬牙切齿道:

    “这个混蛋!”

    在莫斯科的时候就被那个家伙占了便宜,当时还是傻头傻脑的,谁知道结果那么叫人难堪。今天想以牙还牙,结果还是被占了便宜,怎不叫她咬碎银牙。

    “瓦琳娜同志,是不是给这个家伙一个好看?”

    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愤愤不平的说道。

    瓦琳娜却摇头说道:

    “不,谁都不准动他,这是斯太林同志亲自下过的命令。内务人民委员会给我们的任务是收集华夏的情报,既然那个混蛋发了警告,那我们就去别的地方,比如华夏的东三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