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95、抓襟见肘
    罗荣仔细的研究了秦朗的扩军计划,如果改成旅营制,确实可以在不改动现有编制的情况下,对部队进行一次大的扩充。不过对第三团的改编,却让他有些下不了决心。

    “第三山地步兵团也扩编成旅的话,我们的支出就太大了。”

    山地部队需要的资源远高于普通步兵,这次更是连单兵的武器,都要换成“二八式自动步枪”、“二八式冲锋枪”,还不算新生产的六零迫击炮等等装备,这个开销足够再武装一个旅了。

    “必须这么做,今后太行山区就靠山地旅进行保卫。我打算把两门施耐德轻型炮也拨过去,让他们总结经验,为将来的仿制奠定了基础。”

    罗荣艰难的点头同意了,他掏出一个小本子来。

    “这段时间察哈尔、白云鄂博两地,我们已经投资了将近五十万大洋。根据那些专家的估计,全面开发最少还要两百万大洋。而我们现在收入中,军费占到了40%,其他的60%除掉各种必要的支出外,只有五到八万大洋的结余,这有点杯水车薪了。”

    秦朗笑道:

    “军费占用的比例确实有些高了,但是现在不做准备,恐怕需要的时候就不够用。罗荣同志,阎老西看着咱们生意他会不会眼红,还有那个天天哭穷的冯大帅,就是周边游荡的奉军都得小心应付。扩充军队到四个旅,才能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罗荣细细的思考了一会儿。

    “人,我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召集齐,但是武器怎么解决?”

    秦朗呵呵一笑。

    “奉军换下来的四四式骑步枪,锦波公司购买了不少,处一部分要改成二八式自动步枪外,剩余的暂时先给哪些新兵训练用。再说了咱们还可以买辽十三,比起莫辛纳甘的报价,那可便宜多了。”

    财大气粗的奉军,用的武器一向精良。当初入关时,所有的骑兵都换了一茬装备,淘汰下来的旧货本来是要回炉的。可是钢铁厂产量不够,就扔在仓库里吃灰。

    久而久之,也就仓库军需还知道有这批东西。这一次清点出四千多支来,其中有八百支还没开过封。于是路金波就按照三个大洋一支的价格全部买进来,然后又购买了一百多万发子弹。要不是奉军手头还有大量的三八大盖,恐怕连库底都得抖落出来。

    “如果这样就不成问题了,可是半自动步枪的子弹要怎么解决,轻重机枪又该从哪里获得?”

    罗荣又问道。

    根据冀北红军的战术安排,机枪是其中不可或缺的装备。可要靠购买的话,恐怕达到编制表的一半,整个红区就破产了。

    “二八式自动步枪已经定型,现在就要看部队的使用情况,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改进。至于子弹生产线,苏联已经答应总部机关的要求,把废弃的有坂子弹生产线赠送给我们。只要改一些模具,就能生产新式子弹。

    至于机枪,钟成同志已经在研制新的,子弹也是使用新式子弹。不过它还在绘图板上,可能在年底前能够拿得出样枪来。”

    在机枪的事情上,德国佬是耍了心眼的。作为上次大战的战败国,他们不准再制造武器出口。于是就搞了很多的名目出来,其中旧式武器翻新这个借口用得最多的。

    这样一来,连钟成等人都被误导了。他们把MG08/15的水冷去掉,再加上散热套筒。可是打了一百发以后枪管就全红了,而它的又无法更换枪管,只能放在一旁降温。而且机枪的内部的设计已经落伍,就是想改得紧凑些都无从下手。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钟成的同学提醒了一句,是不是沿用帕拉贝鲁姆MG14航空机枪的设计,众人才如梦方醒。

    现在机枪已经经过简化,射速也降低到了每分钟五百发。只要定制的枪管到达,就可以进行小批量的试制。

    罗荣却苦笑道:

    “我觉得还是多生产二八式冲锋枪好些,可以直接使用十响毛瑟的枪管,结构简单、造价也便宜,最适合大量的装备我们的部队。就算是子弹也好买,奉军那边一千发的报价才二十个大洋。”

    二八式冲锋枪就是MP3008,钟成回到根据地的这段时间,已经利用现有设备制造了几十支。让特战小组和侦察连使用之后,评价相当的不错。而且使用了亚音速子弹后,消声效果十分出色。因为弹匣在下方,也解决了花机关靠左射击不方便的弊端。更重要的是它更加轻巧,加上零件少,保养也十分简单。

    “眼下还在改装中,特战小组反映说,没有了握把在遇到紧急情况时,无法快速的射击。”

    钟成的对二八式冲锋枪的最后改型,居然和“八五式冲锋枪”相似。不过三十二发的弹夹又太长,匍匐射击的时候容易被击中。为此秦朗又给了他一个设计,“零五式冲锋枪”的四排五十发弹夹,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才算全部解决掉。

    “司令,作战背心已经制造出了二十多件,现在已经下发到各个单位试用。战士们的评价都很好,就是产量太低。”

    所谓的作战背心,就是山寨花旗M1967装具系统,不过删除了一些组成部分,又增加了弹药携带量。睡袋也改成毛毯,只不过水壶倒是保留下来,而且用的还是正宗花旗货。反正都是上次大战的剩余物资,当做废品买过来的。

    “那个也急不得。”

    张家口的服装厂才投产不久,除了脚踏缝纫机以外,还有电动缝纫机,这在华夏已经是很先进了。可即便这样,那个产量依然惨不忍睹。

    “是啊,女工大多是饥民,长期的营养不良,她们的身体都十分单薄。现在工厂只能搞出个七班六运转的模式,就是这样都经常有人晕倒。”

    听到这感慨的声音,秦朗低声说道:

    “李馨竹同志也已经到岗,妇女工作就交给她去做吧!我建议先对女工进行一次体检,万一发现谁得了肺痨,一定把她们隔离掉。”

    肺痨就是肺结核,在这个时代根本无法治疗,而且结核病毒还极具传染性。在服装厂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一旦扩散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罗荣又追问道:

    “病人怎么处理?”

    秦朗小声地说道:

    “出资修建一座疗养院,我们没法子治疗,但总要给让她们过得体面一些。不过也要和病患说清楚,尸体必须火化,骨灰可以由家属带回埋葬。”

    罗荣听了只是发出一声叹息。

    “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就以锦波公司的名义去办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