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97、我叫金碧辉
    曾小茵把车缓缓的停在“利雅得珠宝行”外面,下车之后她迅速往左右扫了一眼。只见几个保卫局的便衣,正若无其事的在附近闲逛着,其中一个还对她做了安全的手势。

    “少夫人,请!”

    林薇走下车后,掏出手袋的里镜子照了一下脸,才笑着说道:

    “小茵,利雅得珠宝的名声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达令喜欢的款式。”

    曾小茵笑道:

    “您这么漂亮,戴什么少东家都喜欢。”

    这是这一刻,她听到了一声低语。

    “东洋鬼子跟着来了,在我左侧一百米处,有三个人。”

    曾小茵用余光一扫,果然在不远处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外表虽然漫不经心,但那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林薇。

    “那我们怎么办?”

    林薇轻轻一笑道:

    “不用管他们。”

    说完,她走进了利雅得珠宝行。

    值班的经理才看到那辆白色的轿车,就知道是谁来了,他一脸笑容的迎过来。

    “原来是少夫人来了,最近到了一批法国货,您一定会喜欢的。”

    在天津的地面上,现在还有谁不认识锦波公司。他们已经包了津张铁路,一车皮一车皮的来回的拉货物,那个钱可是找大了。

    “给我准备一个雅间,然后把珠宝送上来,我想仔细的挑选。”

    听到这句话,经理笑得合不拢嘴,他赶紧吩咐人去办了。

    才刚刚到一个雅间坐下,就有一个女子走进来。

    “几天不见,林薇妹妹越发的漂亮了,今天要看珠宝的话,我可以替你参谋参谋。”

    林薇轻轻一笑。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金董事,今天就是随便看看,还不知道合不合心意呢!”

    之所以来这里,正是金羽婵的建议。她说有一笔生意要谈,不过话里话外的却充满暗示。

    “倭人最近卖给阎锡山一套日常两万发的子弹生产线,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林薇听到这句话,不禁微微一怔。军火方面的交易历来都属于机密,为什么金羽婵会告诉自己。

    “如今的冀北是阎司令的地盘,进口这套生产线的话,肯定需要大量的铅、铜,看来我得大量的囤货了。”

    金羽婵听了不禁一笑。

    “妹妹还真是做生意的好手,闻弦歌而知雅意。”

    林薇笑道:

    “达令现在为了生意四处奔忙,我自然要帮衬一二,不然有些人的心思就不好揣测了,这件事真是谢谢金董事的提携。”

    听到这话,金羽婵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气,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

    “谢就不用了,运输货物的列车会在保定城外停留三个小时。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合作一番。到时候机器归你们,我只要车厢里的一百公斤黄金。”

    但是林薇却一脸不解的问道:

    “金董事要怎么合作,那些黄金为什么要归你?达令说我们做生意一定要遵纪守法!”

    金羽婵微微一晒。

    “林薇妹妹是不愿意合作了,看来我得等秦朗回来再谈。运送货物的列车在下个月六日启程,算起来也就一个星期了,如果你们回心转意,我依然会欢迎。”

    林薇却有些惋惜的说道:

    “金董事,您和秦朗一样无趣,除了生意还是生意,今天的兴致已经没了。小茵,我们走。”

    看着她的背影,金羽婵冷冷的说道:

    “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回到车上时,曾小茵有些生气的说道:

    “林姐,我觉得这个女人阴阳怪气的,话里话外都在说着少东家,难道有什么企图不成?”

    林薇冷冷一笑。

    “她不简单,应该是某些人手里的一张牌,有多大的能量我们还不知道。发电给少东家,货物脱销,望尽快联系货源!”

    这是让秦朗暂时不要返回天津暗语,现在倭人天天盯着锦波公司,他回来就太危险了。

    “林姐,倭人追上来了,是不是甩掉他们?”

    曾小茵从后视镜里看到,几个东洋鬼子也上了一辆T型车,只是他们的速度很快。

    “停在路边吧!”

    林薇轻轻的说道。

    那辆T型车也跟着停下来,很快从车上下来一个青年男子。

    “请问是秦朗先生的家眷吗?”

    那人一开口,曾小茵就愣住了,这说话的怎么是个女人。

    “请问您是?”

    林薇轻笑着说道。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金碧辉,是韫怡的大侄女。早就听说锦波公司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正想认识一下少东家。可惜他最近太忙,那么就先认识一下少夫人吧!”

    听到那个人的话,林薇的眼睛不由一缩。秦朗写过几个人的名字,要她密切注意注意,这个金碧辉赫然在册。

    “金小姐,您这样太唐突了吧!”

    金碧辉呵呵一笑。

    “是很唐突,也不符合我的身份。不过下个月六日,我会去保定那边做点生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打个招呼,还请少夫人海涵。”

    林薇点了点头。

    “金小姐,您到处宣扬自己的行程,就不怕有人居心叵测?小茵,我们走吧!”

    曾小茵故意踩了几脚油门,车子立刻冒出了浓密的黑烟,熏得那个金碧辉忙不迭的躲开。她偷笑了几声以后,又问道:

    “林姐,这个人什么意思?”

    此时的林薇已经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

    金羽婵和自己只是萍水相逢,为什么要借着自己的手去除掉金碧辉,他们间的矛盾真的已经不可调和了么?还有金羽婵还有什么更深的目的?这个时候真希望秦朗能在身边,他总能想到自己没有想到的事情。

    林薇自我埋怨了几句以后,问道:

    “晋西的简报有哪些。”

    曾小茵想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道:

    “阎锡山准备购买一座1.5吨的西门子电弧炉。”

    德国货的价格一向都不便宜,这个高炉的报价在十万美元以上。如今一盎司黄金的价格是20.67美元,一百公斤黄金也就七万多美元,这点钱根本不够。

    “阎锡山是拿黄金找倭人抵押贷款呢!他购买什么我们都不要管,如果能提供便利的话,让公司的员工配合。金羽婵的事情,我们就当没发生过。”

    曾小茵又轻声说道:

    “今天还得到一个消息,鬼子从东北买了几百吨大豆,准备在明天运回本土。第三组想演练海上突击,他们请示是否行动。”

    林薇轻轻一笑道:

    “明天的新闻头条,应该是日本货船沉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