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00、不服气的则王
    则王在马上打着盹,不过他眯缝着的眼睛里,眼珠却不停地滚动着,时不时的还偷偷看一眼周围。

    “拉克生同志,现在咱们到哪里了?”

    原来的王公联盟已经被解散掉,王爷们也不准再称王了,却而代之的是同志。就连自己曾经的管家,如今都要这样称呼他。

    “折吉达同志,现在已经到了察哈尔县,再往上三百里就到了口岸。”

    连拉克生这个奴才,都敢直呼自己的名字。甚至连讲话也不打千了,就大模大样的骑在马上。

    则王心里冒出一股火来,自从被该死的第二军打败以后,他的地位一落千丈。虽然说家产没有被没收,但是奴仆们都被“解放”掉!还都分了土地、马匹,现在见到自己也不再下跪,点个头就完了。

    “乱了,犯上作乱,乱臣贼子!”

    他不停的咒骂着,但很快就被惊呆了。只见那一台台机械已经把荒芜的土地,挖出一个巨大的坑来。一车车的土,被骡车运到远处的,然后在那里进行选矿。

    “折吉达同志,那就是新购买的设备,一台就能换几万头牛羊呢!”

    看到这些,拉克生心中却是由衷的高兴。虽然他曾是则王的管家,但这个王族已经烂到根子上,种种倒行逆施早让他这样的老臣子寒了心。被俘的时候他的确忐忑不安,可是现在却为牧民的生活欢欣鼓舞。

    则王在心里冷哼一声,不过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草原能够发展,管委会功不可没啊!”

    王公们都被安了个参议的名头,平常也没什么事可以做,就是混一份工资。第二军也没有限制自由,可能在他们心里,自己也就是一个废物吧!

    想到这些,则王的心里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拉克生没有看他的脸色,接过话头说道:

    “现在日子真是好啊,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牛羊,食品厂来收购的时候,拿出来的都是大洋。群众们有了钱,也能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以前谁也不敢想啊!”

    则王心里又打了个突,如今草原上的汉人威望越来越高。尤其是两个大头领秦朗、罗荣,在牧民心里简直跟菩萨一样。这一次听说要招兵,牧民是踊跃报名,一下子征召了五千多人。走的时候一个个披红挂彩,家里还发了块光荣军属的牌子,有了这个就不用上税了。

    “这是在挖我的根啊!”

    他把牙齿咬的是嘎嘣作响。

    就在这时,矿区的管理人员迎了上来。

    “折吉达同志来了,不知道有什么指示?”

    这些蒙古王公虽然没有往日的尊崇,可在牧民的心里还是有相当的地位。所以秦朗请示总部机关后,采取了这样一种方式。第一对他们进行思想改造,第二依靠群众发展自己的经济。

    尤其是第二条,是工农党从湘赣红区带过来工作方法。而且秦朗也一再强调,工农党必须百分之百的依靠基层的百姓。所以工作组现在都是下到每一个牧区,并统计了每一户群众家庭情况。

    “哪有那么多的指示,我就来看一下察哈尔矿区的开发情况,另外想去参观一下新修的口岸公路。”

    矿长的眼睛不由得一眯。

    “折吉达同志,还要去那边啊!现在都要下午了,是不是在矿区休息一夜?”

    则王笑道:

    “秦朗同志已经安排了汽车,我就是想来这边转转,很快就坐车过去。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矿长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地对身边的书记说道:

    “这条寄生虫今天唱的哪一出?”

    矿区书记回答道:

    “秦朗同志已经批准了,我们就不要去管。只要牧民心里的有咱们,这些渣滓很快就会被淘汰。”

    车一早就准备好,不过则王以松筋骨的理由拒绝了。他就想知道牧民还有多少人支持自己,可是现在有些没有底气了。

    开车的是军区保卫局的人,整个管委会的保卫工作都由他们负责。甚至那个大头领秦朗,都要听从指挥,则王这样的聪明人,又怎么会闹出情绪来,笑着说了几句就上了车。

    弹石路已经修到矿区,汽车的速度就很快。看到这一幕的则王,知道自己的优势已经损失殆尽。草原的骑兵依靠的就是战马的机动,可是它们怎么跑得过车轮子。

    “嘀嘀!”

    柴油车带着滚滚的浓烟,从自己的身边缓缓经过,一瞬间天似乎都黑下来了。不过看着那硕大的货箱,则王心里最后一点希冀都破灭掉。正因为它们的存在,那个第二军才有了源源不断的金钱,而这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这一瞬间,他只觉得兴趣索然,差点都要司机把车开回去。

    “折吉达同志,马上就到口岸了,如果想到对面走走的话,我们可以替您安排。”

    听到保卫们的话,则王笑着说道:

    “那就去逛一逛,不然秦朗同志问我有什么心得,还真的回答不上来。”

    走下汽车的一瞬间,则王被眼前的情景惊住。口岸上已经堆积了无数的货物,两边的汽车都在不停地往回拉。只不过外元的环境十分糟糕,能利用的依旧是坑坑洼洼的土路。

    这一刻,则王觉得浑身无力,他沮丧的想道:

    “连我都只能赞美他!”

    就在这时,一个衣服褴褛的人冲到面前,不过很快就被几个蓝帽子按住了。

    “折吉达叔叔,您救救我,救救我!”

    “你是……。”

    吓了一跳的则王,看了他几眼。面前这个人的岁数最少四十来岁,在外元他应该没有这门亲戚啊!

    “我是折熬登的儿子脱脱。”

    听到这个名字,折吉达笑起来。

    “同志,请您放开吧,他是我的侄子。”

    蓝帽子却说了几句俄语,不过在一旁的翻译却接口说道:

    “这是外元的囚犯,现在必须把他押回去,请华夏的同志不要干涉!”

    则王听了只好点点头。

    脱脱很快被押走了,他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

    “叔叔救命,叔叔救命啊!”

    猛地,则王喊道:

    “折熬登怎么样了?”

    脱脱只来及说了两个字,就被堵住嘴。

    “死……,死!”

    则王再也没有任何的兴致,他跑回车上对着保卫说道:

    “同志,请立即带我回察哈尔,我要去见秦朗同志。”

    当初外元闹腾的时候,折熬登的丈夫真是意气风发,还坐上议政王大臣的宝座,现在却落得个死于非命。如果自己还想走他的路,下场又是什么?

    “必须把家产全部捐出去,希望脱脱能活下来,我能帮折熬登的只有这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