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05、这枪不用拉栓
    一营的其他三个连长相互对了个脸色,就从别的街道,缓缓的向前推进。

    “你是重火力连,干嘛……。”

    三连长的话并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阵枪声。

    “哒哒哒!”

    从小巷里冲出来的七八个土匪,被一挺二八式通用机枪,两个点射就打成了马蜂窝。看着那凄惨无比的死样,谁都闭上了嘴。

    重火力连只达到编制的一半人马,如今下辖一个机枪排、一个迫击炮排。今天在这里的就是机枪排,虽然人数不多,但四挺通用机枪打起来……。

    而且他们都是训练狂人,在科目的基础上加量不算,还要求在机枪上加了提手,这样就方便站立射击。在这样狭窄的街道上,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况且他们副射手,腰里可都是清一色的青石产M1911。

    之所以用这个枪,还是因为秦朗掉进钱眼里了。一支M1911的原产货要15美元,也就是36个大洋,层层转手就得买一百大洋。一把十响毛瑟要价37美元,将近90个大洋,如果再算上洋行的佣金和子弹等等,两百个大洋能买到都是良心价。

    为此,秦朗把手头的十响毛瑟全收上来,结果有将近六百把,加上子弹一下子就弄十五万大洋。

    这笔钱都投入到M1911仿制上,手枪也已经做了一些的改造,使用的是7.63毛瑟子弹。这样一来,弹匣容量就成了九发。本来是想使用空尖弹的,不过考虑到一些影响,最后只能放弃掉。

    如今进口废钢材的价格是二十八美元一吨,制造一支M1911只需要1.5公斤,如果加上熔炼等等消耗,青石产M1911的成本已经控制在8个大洋。如果转卖出去,那就是将近十倍的利润,搞得秦朗都想做军火交易。

    “啪、啪、啪!”

    副射手手里的M1911,对着几个从屋子里钻出来的土匪开了火。都是喝得醉醺醺的家伙,立马就被打成漏勺。

    一个战士看着屋门洞开,就往里看了一眼。只见凌乱的床上直挺挺的睡着一个人,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才发现个年轻女子,不过已经被折磨死了。叹了口气之后,他用旁边的被子把人盖住。只是临出门时,又狠狠地踢了一脚地上的土匪尸体。

    “巴图,你应该说什么?”

    “报告班长,进去检查没有敌情,应该大喊安全。”

    巴图大声的回答道。

    “回去做一百个俯卧撑,跑五公里!”

    班长说完,又一扭头往前走了。

    重火力连负责的街道并不宽敞,四挺通用机枪,加上十来只手枪,也足以应付周围的一切。而且土匪们都忙着搜刮财务,听到枪响跑出来的时。人多就由机枪伺候,人少的话几发手枪弹就搞定了。

    “班长,前面的枪声怎么这样密集?”

    巴图用磕磕巴巴的汉语说道。

    “和敌人的主力碰上了呗,咱们到前面的十字路口埋伏。”

    就在重火力连继续扫荡的时候,二连已经冲到了向疤瘌的老营。

    老匪们从不会动手抢劫,因为下面的都会有孝敬,所以他们就在衙门里面快活。听到枪声不对时,他们才一掌推开怀里的女人,麻利的穿好衣服后,就占据了几个要害位置。

    “砰,砰!”

    老套筒立刻打了一轮齐射,不过就伤了对面几个人。他们还在拉栓的时候,就被压制住了。

    “砰、砰!”

    “雏,是一群雏!”

    一个土匪头目不屑的笑道,能把枪打成这样的只有新手。

    “都别慌,他们再打一发,就是换子弹的时候,咱们一起搂火。”

    “砰!”

    “弟兄们……!”

    声音还没喊完就永远的凝固住了,老匪捂着自己的心口往后倒。只是他到这时候还在诧异,那些新兵开火怎么不拉枪栓呢?

    “别慌着冲上去,扔手榴弹。”

    二连长大声吼道。

    “轰!”

    几个躲在矮墙后面的土匪,立刻就被炸飞出去。侥幸活下来的赶紧举起手,还没说话就被一梭子扫倒在地上。一路上看到的惨状,早就让战士们愤怒到了极点,这时候怎么可能放过这些害民贼。

    “哒哒哒!”

    就在他们进院子的时候,一挺机枪陡然间响起来。密集的弹雨打的周围尘土飞溅,唯一的通道立刻被封锁住了。

    二连长几下就爬出院子,刚才匍匐的动作大了些,近乎于嘴啃泥。现在搞得身上都湿淋淋,看着自己这幅狼狈样,他怒吼道:

    “榴弹枪!”

    “是!”

    榴弹枪射手倾听了一会,以近乎于垂直的角度,打了一发榴弹出去。看着空中的一缕白烟,饶是二连长都偷偷吞了口唾沫。

    “可别掉在老子的头上啊!”

    “轰!”

    瓦砾、砖石“噼噼啪啪”的飞出来,要不是都带着钢盔,不说出人命的话,头破血流是免不了的。

    “冲!”

    二连长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土,率先冲到院子里。那挺马克沁已经歪在一旁,旁边还有几具破破烂烂的尸体,看着这情景,一伙新兵再也忍不住,扭头就吐个没完没了。

    旁边的老兵并没有笑话,他们分散到一扇扇的门前。

    “出来,都出来!”

    可是里面除了粗重的呼吸外,再没有其他的回应。

    一个老兵把手一扬。

    “咔!”

    刺刀一下竖起来,轻轻推了推,那门就开了。

    “女人!”

    不过他也不敢大意,在太行山城市战训练基地,他们班可是得过“鸭蛋”的。就是看到女人时放松警惕,结果来了个全军覆灭。

    “全部出去,不然我开枪了!”

    “把手都举起来……。”

    二连长也大吼一声,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因为这些女人都没穿衣服。

    “把手放在我们看得到的地方,快!”

    看着明晃晃的刺刀,那些女人只能颤巍巍的站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走出屋子。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她们都在剧烈颤抖着。

    二连长一把扯下身后背着的毛毯,披在一个女人身上。

    “小心别冻着。”

    一瞬间,那个女人就抽泣起来,不过她不敢发出声音,只是紧紧咬着自己手,哪怕出血也不松开。

    “砰!”

    就在这时,屋子里传来一声枪响,吓得的院子里女人连忙蹲下,嘴里还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家伙真狡猾,躲在衣服堆里。就是枪法太烂,我给他手上一刺刀。”

    一个新兵笑呵呵的,从屋子里面推出一个身体臃肿的胖子,只是瞬间他就愣住了。

    “打死他,打死他!”

    那些女人扑过来,用拳头、用脚、甚至用牙齿,使劲的殴打着那个胖子。看到周围的人要制止,二连长摇了摇头。

    “让她们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