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10、给了些政策
    周相仔细地翻阅着桌上的资料,遇到关键内容还会摘抄下来。可以看出,近段时间冀察绥红区的工作非常扎实。不过也把秦朗和罗荣累得够呛,都已经睡了一天居然还没有醒过来。

    “周委员,这是今天到达的粮食,请您在这里签一个字,末尾要写一个代。”

    一切都井井有条,自己很轻松的就上手了。看来秦朗对管委会的组成,是花了很多心思的。不过这一切,却不能让周相变得轻松,因为此时战争的阴云,再一次笼罩在华夏的天空。

    不久前,常公的裁军计划再一次被桂系否决,接下来的必然是战争。不过双方都还没有准备好,而且那个恰当的时机也没有出现。

    这也是周相再一次来到冀察绥的原因,他很想在这个问题上和秦朗探讨一下。

    “一定不能发电报!”

    他心中暗暗的想道。

    “报告!”

    就在这时门口的声音,让他的脸上带出一丝喜色,甚至连自己的语气都带了笑意。

    “进来!”

    秦朗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丝的疲惫,一进门就笑着说道:

    “辛苦周委员了!”

    周相却正色答道:

    “救灾已经接近尾声,现在就是各种统计。我总算对陕、甘两个省有了直观的认识,百姓实在是太苦了。现在冀察绥军区有没有办法挺进到陕安,简报里说那边的灾情更加的严重!”

    秦朗苦笑道:

    “冀察绥红区已经耗干了储备,如果再不开拓新的财源,恐怕要揭不开锅了。”

    华苏的贸易在暴雪肆虐下,已经完全的中断了。没有这一条路线,利润已经减少一半,如果不是卷烟厂的利润做了一定的填补,挺进张掖都无法执行。

    周相有些担忧的说道:

    “连你这个财神爷都束手无策,别的人又该如何是好?”

    秦朗小声说道:

    “受灾人数如此巨大,我们总不能挑挑拣拣,不然就会和群众离心离德。”

    周相点了点头。

    “你的意见我是支持的,但总部机关也没有别的法子,就能给你一些政策,毕竟冀察绥红区继续发展,才是当前革命的第一要务。”

    在总部机关一直有种声音,反对和军阀进行贸易,认为这是和敌人勾勾搭搭。这不但影响到冀察绥红区,甚至湘赣红区的钨矿砂出口都受到影响。

    “周委员,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冀察绥红区一定会挺过难关的。”

    周相笑得一脸苦涩。

    “总部机关实在帮不上忙,只能让你从石头里面榨油了。我看你和罗荣同志忙得年夜饭也都没法吃,等到以后我给你们补上。”

    秦朗呵呵一笑道:

    “那我就记在本子上了,某年周委员欠我一顿饭。”

    周相也笑了。

    “你这个鬼灵精!”

    他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两圈,最后站在地图的前面。

    “秦朗同志,和你估算得差不多。常、桂两家要火并了,你的部署是什么?”

    秦朗正色道:

    “我们继续按兵不动,只要奉系、晋系、冯系三支力量不动,北方就无所作为。不过这些军阀迟早还要爆发战争,一旦他们大动干戈,我们的时机就到了。”

    周相指着墙上的地图说道:

    “军区的力量一直向热河靠拢,并且已经修了一条公路到铁路边上,难道你的战略方向是北方?”

    秦朗再次苦笑道:

    “周委员,咱们冀察绥现在是长蛇阵,一是怕腹心被打,二是怕首尾被打。西北军的力量强大,为了防止他们重新夺取张掖,我们已经把工作重心放到甘苏。至于北面是打算作为贸易路线的,可是车子都运粮了,如今也就成了字面文章。”

    周相看着地图上的那些标记,不仅摇了摇头。

    “奉军实力真的太庞大了,现在他们又在往科尔沁发展。如此一来察哈尔已经是几面受敌,你们的情况会变得更恶劣。”

    秦朗却皱着眉头说道:

    “我更担心的是奉军入关。少帅和常校长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他们必然会走到一块去!”

    周相点了点头。

    “常校长做人很有一套,少帅不会是他的对手,迟早会绑在战车上,如果东三省空虚……,你说是说倭人会动手?”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在东三省的外部势力,无非就是苏、倭两家。苏联现在大搞国内建设,绝对腾不出手对付张家。那么狼子野心的倭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看着秦朗点头的动作,周相焦躁的在屋子里走动起来,最后他沉声说道:

    “倭军人数并不多,全部吃下东三省需要时间。不过他们一旦有所动作,你必须要相机而动。”

    秦朗立刻回答道:

    “是!”

    周相拿起了椅子上的大衣,又把一顶礼帽戴在头上,然后笑着说道:

    “情况紧急,我必须回总部机关汇报情况,代我像罗荣同志问好。秦朗,下一次有这样的行动,还是要秘密的进行。”

    周相乘坐的车还没走远,秦朗已经陷入沉思。现在红区最多的就是女工,她们的安置已经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卷烟厂的生产已经接近饱和,想要再次扩大产量,就必须开拓新的市场,而这还需要一段时间。

    皮革、服装厂、鞋厂这些劳动密集型企业,需要的是有技术基础的工人。现在通过岗前培训,解决了门槛问题。但缝纫机也不便宜,还有销路渠道、原料来源这些因素,盲目扩大不亏死才怪。

    “那该从哪里入手呢?”

    秦朗烦躁的在雪地里一通乱走,可是思绪却越来越纷乱,更加的没有法子了。

    “司令,又下雪了,是不是先回到屋子里?”

    警卫员的话说得磕磕巴巴,抬头一看他已经冻得脸灰唇青了。

    “有了!”

    秦朗哈哈大笑起来。

    在原来的世界中,最熟悉自然是女人了。游走在那些花草里,他总结了一套品鉴的标准,里面就包含一个最主要的因素。而那些配方,他几乎都镌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发了发了!”

    看着司令欢快的蹦跳着,警卫员的脸更青了。

    “司令,不会冻傻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