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19、钟成的蜡烛机
    看到蔡丰发来的电报,罗荣揪紧的心一下子松开了。他扭头看了一眼,在旁边写写画画的秦朗。

    “这次的行动还是太冒险了,如果冯大帅含愤出兵,红区必将陷入被动!”

    秦朗只是微微的一笑。

    “除非有天大的利益,否则冯大帅不会在那个苦地方大动干戈!而且在这件事情上,西北军可有前车之鉴。”

    就在几年前,同属西北军一系的国民二军进驻豫南。因为上层横征暴敛,士兵**掳掠,整个豫南是民不聊生。洛阳的商家甚至在门上贴出“本店被抢五次”、“本店已被洗劫一空”的字条。

    而吴佩孚见有机可乘,立刻挥军进攻。国民二军在作战失利后节节败退,豫南红枪会等等民间立刻对他们发动袭击。二十多万人的军队,几天之内就死个干净。冯大帅也常常拿这件事教育部下,可见对他影响之深。

    罗荣随即又问道:

    “常凯申派人联络吴兰贵,又是封官许愿、又是重金贿赂,蔡丰同志请示该怎么办。”

    把吴兰贵推上前台,是经过党委会同意,并报请总部机关批准的。以红区现在的实力,还不到摊牌的时候。所以总部机关中的大部分人,也支持秦朗秘密发展红区的计划。

    秦朗笑着说道:

    “常公送钱该拿就拿,我看他的底线是四十万大洋。只要这钱到手,让吴兰贵保证冯军背叛革命时,坚定地站在国府一边。”

    还是常公豪爽,见面就给了十万大洋。而且在报纸上还大打悲情牌,闹得冯大帅是焦头烂额。至于阎老西那种小气包子,连张掖城门都没让进去,直接就被轰走了。

    罗荣也笑起来。

    “吴兰贵不错,我看他搞这些有一套,张掖那边算是暂时稳定下来。如今已经进入三月,北方的道路也开始逐渐恢复,现在连口岸冶炼厂也试车成功,我们应该准备运输车队了。”

    利用从花旗国买来的二手设备,已经在离口岸十公里的地方,修建了一个铜冶炼厂,只是日处理被压缩到了五吨。因为再高的话,运输就是个大问题。

    秦朗微一沉吟。

    “从花旗国买的废钢轨、机车头,也快到华夏了。”

    花旗国在上个世纪末,搞了个铁路大跃进活动,最后把经济都搞垮掉。如今那些生锈的设备是每吨10美元,秦朗当然不会错过。他走到地图前,用手比划着说道:

    “火车只能到达绥远,之后就是公路运输。骡车的速度慢、运力低,汽车的油料、零件损耗又太大。如果有一条贯穿的铁路,那么整个红区都会被盘活。

    老罗,连阎老西都咬着牙修了铁路,我们为什么不能?先拿口岸到冶炼厂的这一段练手,以后逐步从白云鄂博通往张掖的。等到蔡丰同志进入的新疆地区的时候,我们要修到华苏边境,尽快把石油运进来!”

    罗荣思考了一阵,斩钉截铁的说道:

    “修,现在就动手修,常校长给的十万大洋,就用在修路上!眼下绥远已经被我们牢牢地掌控,是不是把张家口的工厂逐步迁徙过去。既能减少晋系的盘剥,环境还更加的安全。”

    秦朗却摇了摇头。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和阎老西的关系一定要维持。不然津张铁路铁路断掉,我们损失就大了。就将来的态势,工厂必须搬迁到张掖,一定要把它建成我们的工业基地。”

    “说到工业的事,钟成同志五天前来过一趟,他报告说机器已经试车成功,是青石自己制造的。另外顾新安同志也报称合金钢冶炼成功,日产能达到5吨。”

    秦朗听了哈哈大笑。

    “老罗,咱们马上就能有钱了,马上!”

    看着他风风火火的背影,罗荣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研究起手里的报告。

    实验室里,钟昌盛摆弄着手里的枪,看到秦朗都到身边了,才忙不迭的藏起来。

    “我都看见了,拿出来吧!”

    面前是一支改得面目全非的二八半自动步枪,枪身上插着个五十发的弹鼓,还装了通用机枪一样的小握把。枪身也缩短不少,不过依旧用卡榫刺刀。用手掂了几下,重量最少在八公斤。

    “司令……。”

    钟昌盛有些面红耳赤,这把枪他试过,一个是分量太沉,另一个是连续扣动扳机后,手指发麻抽筋,肩膀也痛得受不了。试着改成连发枪就更失败,子弹散布居然达到五米,别说打人了,打牛都成问题,而且还有卡壳的毛病。

    “你不会改改弹药,口径6.5不变,枪口动能减弱到2500焦耳左右。还有子弹壳的锥度也要变,你这样不卡壳才有鬼了。枪的事情先放下,当前我们缺两样武器,20毫米机关炮、37毫米战防炮,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红区的几种枪支已经定型,如今等着部队的反馈以后再做调整。但是小型防空炮、战防炮却不得不提到日程上。

    钟成松了口气,既然司令不追究那就好,不然扣一个浪费的帽子谁受得了。

    “我今天就开始研究这两种武器。司令,您要的机器在库房,也不知道用它做什么。工人们生产了一些蜡烛,在周边卖得还挺好。”

    “啥!”

    秦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自己赚大钱的机器,居然被人拿去生产蜡烛,这不是暴殄天物?

    “只要进一些石蜡,然后把红色素调进去,很快就做出来了,利润是3倍呢!司令,您早说是蜡烛生产机不就完了,我还把它设计的有些复杂,就是模具都需要甘油做脱模剂。还好我们用草原出产的油脂,做了肥皂和甘油。司令,司令!”

    看秦朗已经走远,钟成赶紧追上去。

    青石生产的这台机器粗糙到了极点,最高档的恐怕是两片从花旗进口的有机玻璃板。这是德国在28年制造出来的东西。最近他们正在向花旗国的汽车生产商推销,得到消息的秦朗,也让人购买了一些回来,以替代机床上的玻璃件。

    “嗡嗡”的机器声音中,一支支的蜡烛被生产出来。

    “普通蜡烛每分钟能生产十支,要是中型大约五支,不过您要的斜口蜡烛我试着点了,一桌子都是蜡烛油。司令,那个设计很不科学。”

    秦朗铁青着脸说道:

    “我说过要做蜡烛了么?”

    “那你要做什么?”

    “唇膏!”

    “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