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0、藤堂制衣
    林薇站在穿衣镜前,试着一件服装。这是五天前秦朗让人送来的,穿在身上确实很漂亮。只不过把衣服放回去时,她的脸却红了。

    盒子里还有一套私密的内衣,就是那狭小的款式让人脸红。

    “流氓!”

    正准备收东西时,就看到哲哲冲进来。

    “那个坏东西又送衣服了,有没有我能穿的?”

    去年年末,秦朗让人送来一件裘皮大衣,开箱时哲哲是一脸的鄙夷。

    那个土包子、财迷、暴发户、色鬼能有什么眼光,不会是草原上的款式,把林姐姐打扮成赶马的大妈吧!

    不过在林薇试穿的一刻,哲哲窒息了。

    衣服没有太多的装饰,可穿在林薇身上,完美的衬托出她的气质。震惊之余才发现,衣服还是秦朗设计的,满世界就只有这一件。

    林薇穿着它参加了几次商会,锦波皮草行的生意就开始火爆起来,不过这样款式的却再没出现。

    “达令也给你做了一套春装,我还想着你今天不来,放到储物间里了!”

    听到这话,哲哲立刻用央求的语气说道:

    “林姐姐,赶紧拿来啊,今天晚上正好有个商会呢!”

    林薇笑着说道:

    “好好,我这就去拿!”

    林薇刚刚离开,哲哲把盒子里的衣服套在身上试了一下。

    “哎,东施效颦!”

    这衣服是给林薇量身制作的,别人穿上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就在哲哲惋惜的把衣服放回去时,却发现盒子里还有两个东西。才稍稍一比划,脸就成了血红色。

    “这个色坯子!”

    林薇的脚步声已经传到耳中,哲哲慌乱的把手里的东西放回去,又假意的喝着茶水。

    “这是达令给你缝制的衣服。咦,这茶水没问题吧,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

    哲哲赶紧站起来说道:

    “今天吃了点药。林姐姐,衣服我回去试,晚上在棕榈剧院等你。”

    看着她逃跑般的身影,林薇不禁摇了摇头。

    “多大了,还风风火火的。”

    头面人物很多时候不方便亲自出马,家人就成了最好代理者。她们借着商会的名头四处敛财,这在上层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林薇穿梭其间,一是收集情报,二是借机做一些生意。

    “林姐,少东家又送来一个盒子。”

    就在这时,曾小茵笑着走进屋子。她穿着一身飒爽的皮装,脚上还蹬着一双长筒马靴,让人看了有种说不出的英武。现在天津的不少女孩子都跟着她学呢!

    不过林薇将一脸坏笑的她推出屋子,私密内衣的事她可笑话了好久,再有那些真没脸见人了。

    “唇膏、香水、首饰,裘皮衣服、羊毛长袜。”

    细细的检查一遍后,林薇松了口气,还好这次送来的不让人难堪。

    夜幕下的棕榈剧院是英租界最高档的舞厅之一,能进到里面的人自然非富则贵。太太小姐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轻声的说些什么。

    “你们猜今天谁最出风头?”

    “要说贵气肯定是金羽婵,每次她一来咱们身上的珠宝就成了陪衬。要说洋派肯定是林薇,她的衣服就没有几件重复的。也不知道哪里找的裁缝,让人嫉妒死。”

    听到这句话,坐在附近的一个年轻女子笑了。她轻轻的招招手,身边那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赶紧躬下腰说道:

    “宫子小姐!”

    藤堂宫子是倭国藤堂制衣株式会社的千金,刚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因为在制衣上有相当的天赋,如今正被当做首席设计师培养。今天她来参加商会,就是要想办法让自己产品打入华夏市场。

    “都准备好了吗?”

    那个妇人立刻笑道:

    “已经准备好了。宫子小姐,这些华夏人穿的就是兽皮,比您设计的差远了。”

    藤堂宫子只是冷冷的一笑。

    “我们去更衣吧!”

    “是!”

    就在这时,金羽婵也进了舞厅,她往左右扫视了一眼就找了个地方坐下。

    “姐姐今天真是漂亮,已经压住场子了!”

    妹妹金羽姳快步走过去,一脸震惊的说道。

    “哇,姐姐你什么时候买的皮草?这面料、这做工,绝了!我还以为又是林薇独占鳌头,你这一身也毫不逊色呢!”

    听到林薇两个字,金羽婵的眼中不由一黯。那天的事情不是她要做的,而是倭人逼迫得太紧。但是得到“伯牙摔琴”四个字时,她的心仿佛碎掉了。

    “羽婵郡主,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啊!”

    听到这个声音,金羽婵不由得一抖,来人正是倭国驻天津领事的女儿希子。

    “原来是希子小姐,最近公司的事太多,没有睡好。”

    希子只是鄙夷的笑了一声。

    “羽婵郡主这件衣服太大路货,是那个锦波皮草出的吧!”

    她的声音故意很大,引起了周围一群人的注意。一听说是衣服的事情,不少长舌妇簇拥了过来。

    “你……。”

    金羽姳听到这句话就想出言回护,但是被自己的姐姐拉了一把。

    看到这一幕,希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华夏的衣服款式实在太落后,现在你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村姑,真是配不上皇家的身份呢!”

    金羽婵的手紧紧的握住手帕,好大一阵子才松开。

    “希子,这个是你的朋友吗?”

    这时,一个美人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银色外套,加上那些华贵的首饰,衬托得整个人都名言不可方物。

    看到是她,希子尖酸的说道:

    “她是华夏国的羽婵郡主,瞧瞧穿得多老气,就和下流酒吧的招待一样!”

    来人正是藤堂宫子,因为和希子是好友,请她做托是最好不过了。

    “缝制得太粗糙了,在我们这些服装设计师眼里,这就像中世纪欧洲那些低等工匠的产物。锦波皮草,它是华夏最低等的公司吗?”

    希子摇头说道:

    “不不不,我觉得锦波皮草是华夏最好的,至于其他的还更加不堪入目。”

    藤堂宫子用惋惜的语气说道:

    “羽婵郡主,这件衣服你还是扔了吧!我们藤堂制衣在日租界也有公司,如果有空请您光临。华夏实在是太落后,连一件好衣服都找不到,实在是委屈你了。”

    金羽婵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她正要说些什么时,却听到希子轻声说道:

    “你敢走开,我就叫你好看。”

    藤堂宫子听了轻轻一笑。

    “各位,我是藤堂制衣的服装设计师,锦波皮草的衣服实在太粗糙了,穿在身上是有失身份的。如果大家光临藤堂制衣,我一定竭诚服务,让各位都有美丽的衣服。”

    可就在这时,却有一个声音说道:

    “你们穿的才粗糙呢,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