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2、试炮
    秦朗还在做着好梦,结果身体剧烈的摇晃起来。

    猛地,他意识到什么,一下子就坐起来,嘴里大声的喊道:

    “地震了,快跑啊!”

    可是,警卫员王邦才的声音却传到耳朵里。

    “秦司令快醒醒,出大事了!”

    听到这句话,秦朗清醒了,不解的问道:

    “西北军攻打张掖城?”

    王邦才摇了摇头。

    “阎老西偷袭张家口?”

    王邦才还是摇头。

    看他要张嘴说话,秦朗又重新躺在床上。

    “常凯申打桂系了!唐申智会跑到平津,桂系几天之内完蛋。冯大帅两只手接鸡蛋,全都没接住。阎老西还是在山西,张少帅还是在东北。完了,继续睡觉!”

    站在门口的罗荣听到这句话,笑着往左右挥了挥手。

    “都回去睡觉吧!”

    在冀北的桂军原本是湘军,自然要被白长官掺沙子。结果派下去的几个人,都是吃了墨团的王八,一根肠子都是黑的。被克扣粮饷的湘军士兵连饿带冻,自然怨声载道。常公放出来的唐申智,只吆喝一句“打回湘南”,他们一个个的全跟着跑了。一夜就成了光杆司令的白长官,要不是有人放了一马,恐怕已经死得硬邦邦的。

    “跟老常结拜兄弟的都嫌命长。”

    常校长拜的把子多了去,李忠仁就是其中一个。兴许是熟练度达到满级,常校长也就有了天赋值,结果他全点在“坑义兄弟”这个技能上。

    不过这些事件影响不到冀察绥红区,因为战火会烧到南边去,最终会导致湘南敌人力量的削弱。此时主席应该有了对策,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收到来自湘赣红区的好消息。

    想到这些,秦朗的心情一阵大好,穿上衣服后他走到小院中,一直打拳到天亮时分。

    “嘀嘀嘀哒哒!”

    军号声终于响了,很快各个营房都打开灯,一队队的战士开始绕着校场奔跑着。

    看到生龙活虎的他们,秦朗的心情更加的舒畅。

    今天还有一件大事,青石试制的第一门火炮已经运抵察哈尔,丧门星要组织人员进行测试。

    “司令,火炮身管我们已经铸造成功,不过您说的身管自紧技术,我们只用手头的水压机试了一下,具体的数据还要进行验算。施耐德方面已经联系过,他们愿意出售相关技术和设备,作价二十万美元。”

    听到这话,秦朗摇了摇头。二十万美元的价格倒是不贵,不过现在去买实在划不来。几个月以后还有更大的机会利用,目前要全力的把钱换成美元。

    顾新安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还在认真的介绍着。

    “火炮助推机还没法子自制,这个是我们从施耐德哪里购买的。仿制最大的问题还是技术,攻克它们还需要一段时间。”

    秦朗笑了笑。

    “不要紧,把炮筒子弄出来我就心满意足了,炮弹的生产现在怎么样?”

    顾新安回答道:

    “生产炮弹的相关设备已经运抵青石,日产75毫米山炮弹10枚,150毫米迫击炮弹20枚,82毫米炮弹30枚,60毫米炮弹使用铸铁,一天可达50枚。40毫米榴弹加工用了冲压技术,每天能达到90枚。”

    炮弹制造需要锻造、镗孔、精加工等等环节,能做到每日10发已经难能可贵了。这还有个技工熟练的问题,都需要时间去磨合。

    秦朗满意的点了点头。

    “试炮吧!”

    这是生产的第一门身管火炮,会不会炸膛谁也不敢保证。把一切固定住以后,一名躲在矮墙后面的战士,使劲拉动了手里的牵引绳。

    “轰!”

    射击场上顿时尘土飞扬,整门炮都被遮蔽住了。

    “轰隆!”

    远处的山地上,已经用石灰画了标靶。炮弹正好落在八环的位子上,一时间哪里是浓烟滚滚。

    “打中了!”

    丧门星小声的说道。

    没有人欢呼雀跃,因为尘埃还未落定,炮身依旧在朦胧之中。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射击场。有几个年轻的战士,甚至对着灰尘吹气,试图让那些可恶的东西滚得快一些。

    终于尘埃落定,火炮的身影依旧矗立在哪儿。几个炮兵赶紧跑过去检查了一遍,然后用激动的声音说道。

    “报告司令,试射第一发炮弹成功,火炮完好无损。”

    “成功了!”

    秦朗喃喃自语道,接着他又大吼一声。

    “我们成功了!”

    顾新安也激动得不能自已了,他嘴里发出咯咯笑声,不停地和周围的人拥抱着,眼睛早已经被泪水模糊。

    第二发炮弹很快装入炮膛,炮兵就站在旁边拉动牵引绳。

    “轰!”

    第三发!

    “轰!”

    炮弹都落到标靶的附近,精度和原装的也不差分毫。

    一直打到二十发的时候,丧门星才下令停止射击。此时整个炮管都已经发红,一个士兵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凑过去,很快就从鼻子里喷出一缕淡蓝色的烟雾来。

    秦朗在心里盘算了一下。

    如果只购买助推机,其余的部分能够自产的情况下,每门火炮的价格将下降到两千六百美元,如果连助推机都能自己生产的话,一千美元一门绝没有问题。想想火炮的报价是两万美元,这军火生意的利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全力制造助推机,把它所需的材料都制造出来,液压油也想办法找到代用品!”

    开战之后就是海上封锁,这些关键的东西不解决掉,别说炮不能生产,就连修理都成问题。

    这时,冷却的火炮已经拆成一个个部件。它们被炮兵们扛着走了,目的地是白云鄂博地区。

    原先山炮只能拆分成几个大部件,重量达到一百多公斤,骡马根本驼不起来。

    而青石生产的火炮重新做了改进,可以拆成八个部件,每个部件的重量也就60多公斤。普通骡子的驮运重量是75公斤,一个炮班只要十头就能解决运输问题。

    如果没有骡子,一切就必须由人去扛。这一次工兵的责任就是编订教材,不但要在规定的时间到达目的地,还要在途中进行科目训练。

    看着渐行渐远的战士,秦朗默默地说道:

    “加油吧,血战的日子不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