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4、兵力捉襟见肘
    已经进入夏季,俄罗斯的荒原上没有下过一点雨水,一旦有人走动就会飞起遮天蔽日的蝗虫,那情景仿佛是预言中的末日一般。而外元的草地也变得枯黄,正是这样才挡住蝗虫大军的步伐,让它们转到东面去了。

    至于内蒙还更惨烈一些,大片的沙砾上连一根枯草都没有,甚至让人怀疑到了荒漠当中。冶炼厂附近的河流早已经断掉,若不是那些地质学家最终找到水脈,恐怕连生产都要停止。

    不过这些困难又怎么能阻止双边的贸易,尤其清单上出现食用酒精的时候,苏联的车队就越来越大。每到傍晚时分,毛子都会跳起欢快的舞蹈,当然这是在酒精下肚之后。

    “瓦琳娜同志要在莫斯科学习一段时间,可能在九月才会回来。”

    得到这个消息,秦朗大大的松了口气。在这样炎热的夏季里,还不知道那个妖精会玩出什么花招呢!

    不过悬着的心放回肚子里后,脑袋又疼得受不了。

    喜欢恶作剧的上帝,不是开门就是开窗。干旱这样的生命终结者,却成了另一种人的催生剂。当无数的马贼来往活动的时候,冀察绥红区的机动兵力都显得捉襟见肘了。

    三月以来,阿拉善旗到张掖的商路,一直被马贼威胁着。机步一营如今都成了剿匪大队,每天开着装甲车来往于各个兵站。可是那些贼匪就像是地里的韭菜,割了一批,过不了多久又冒出一批来。

    为此,秦朗从花旗国的拆车厂里,回购了一大批报废车。拼拼凑凑的愣是装出二十来辆,以T型车为底盘的轻型装甲车。车顶装了一个炮塔,一挺二八式通用机枪是远近通吃。虽然只能坐三个人,但是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足以对付那些马贼了。就是越野性差一些,还需要进行深一层的改进。

    罗荣当然知道这些情况,一看到秦朗从口岸回来,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红区已经有了不少民兵,用他们对付马贼怎么样?”

    秦朗听到一拍大腿。

    “怎么把发动群众给忽略掉了,给他们配发辽十三,允许带回家里。”

    冀察绥红区的基层组织,已经建立到每一个牧区。因为工作都是围绕着群众再开,自然深受牧民的信赖,加上生活的逐步改善,两省的群众也积极的配合工作。只不过牧区的人实在太少了,民兵多的县就30来人,少的甚至只有2个,但都是政审合格的。

    因为有湘赣边区赤卫队的经验,给民兵配发武器,罗荣也表示同意。不过他看到秦朗递来的计划时,眉头又瞬间皱紧。

    “扩军?”

    秦朗说道:

    “对,扩军!在甘苏的第一营扩充成一个团,继续以甘军第二师的名义活动。山地旅的人数不变,但是增加两个营新兵。绥远、察哈尔成立军分区,给他们两个营的编制,人手逐步的增加。把第五旅组建起来,配合原先的四个旅成立野战军第一军,逐次调到察哈尔整训。成立宪兵司令部监督军队纪律,并维持新占领区域的地方治安,人数暂定在两个营。”

    听到这些,罗荣不禁松了口气。这次扩充的人数不过万人左右,冀察绥红区能负担的起。而两个军区的部队,完全可以由民兵组成,那些都不需要太大的花费。

    “秦朗同志,我们一个旅的人数相当于民军一个师。要论起火力配置,恐怕他们的两个师都不是我们的对手。这一次扩军我们相当于有了七个师的人马,难道你要有什么大的动作?”

    秦朗笑着说道:

    “老罗,咱们总不能事到临头才去征兵吧!再说那些没训练过的人,打仗的时候只会成为绊脚石。”

    罗荣也笑了。

    “我知道你会算黑卦,所以也不会拦着。昨天我已经把第二套班子的政工配齐了,可以安插到各级部队相互学习。”

    根据秦朗的规定,冀北支队的从师到排都有两套班子,每三个月进行一次轮换。而冀察绥红区的指挥员学校也已经开学,教材是从苏联翻译回来的,只不过根据当前的情况进行了修改。两套班子要么在部队指挥,要么在学校学习,只要发现不称职的人立刻就被淘汰。

    秦朗说道: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在短期内再扩编一个军出来。只要武器跟得上,战斗力也相差不多。咱们派往苏联学习的人员,也已经出发了两个月,各方面反馈都不错,可惜就是文化程度低,飞行员培训的进度有些跟不上。”

    如今的红区,学校只能做到县城有小学,初中就必须到绥远城。下面有很多群众也不理解,就使罗荣做了大量的工作,成效也并不大。

    对此,秦朗的办法简直粗暴到了极点,大会小会点名批评。让他的亲戚轮番做工作,尤其是在政府上班的,更是蹲在家里不走,三五次以后,再也没人敢说什么了。

    不过秦朗想到一些东西,他又冷声说道:

    “读书娃娃的三餐,让调查局的派人盯着,谁敢伸手直接枪毙!”

    罗荣点头说道:

    “我同意你的意见,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过张掖的饥荒已经过去了,苏联方面的酒精也到了峰值,为什么还要进口那么多的玉米。”

    秦朗哈哈大笑道:

    “天下还不太平,这些玉米我要磨粉做成饼干。”

    肉类罐头不经过加热,那味道油腻腻的,吃下去难说会引起肠胃病。对此,秦朗又想到了大名鼎鼎的压缩饼干,草原上有的是奶制品,稍微加工一下就能够赚钱,这生意傻子才不做。

    罗荣笑道:

    “看来我的手头又要宽裕了,只是那些饼干卖给谁呢?”

    秦朗说道:

    “无非是冯大帅、阎老西、张少帅,当然也能卖到北平、天津。咱们广告是一块顶一天。还别说到底是世家子弟,出手就阔绰两个字。张少帅当即就付了三十万大洋过来,还催促我们年底必须全部缴清。至于冯大帅的单子,我没接!”

    蒋桂战争中,冯大帅的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对常校长自然多了一份忌惮。面对越来越近的战争威胁,他不顾属下劝阻,又出了一个昏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