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5、战争也是生意
    一向稳重的罗荣,看到那一份电报时,也掩饰不住脸上的震惊。

    “冯大帅下野了!”

    站在一旁的参谋人员也莫名的惊诧,其中一个性急的立刻问道:

    “司令,韩复榘、石友三虽然拉走十万人,可里面的精锐并不多,损失不会太大啊!”

    而旁边的另一个参谋立刻回答道:

    “韩复榘、石友三是冯大帅的心腹大将,虽然中间也有些矛盾,但是冯大帅还是对二人委以重任。这一次他们倒戈,不是带走了十万人马这么简单,可以说冯大帅苦心经营的人望,全都毁于一旦。而且在豫南的西北军只剩下十万人左右,调兵遣将已经来不及了,冯大帅这是以退为进。”

    秦朗欣赏的看了这个人一眼,他名叫费振伦,在湘赣边区时就是参谋部的一个组长。

    不过那个性急人还是有些不服气,他又说道:

    “冯大帅的力量不过是略占下风,但他已经炸掉陇海、平汉两条铁路的隧道、桥梁。这样一来,常校长的军队不可能那么快的北上。他只需要调集陕甘西北军,讨伐石友三、韩复榘就能把劣势扳回!”

    费振伦却冷声说道:

    “你别忘了阎老西、唐申智,他们也有将近二十万人,加上韩、石的十万人。只要冯大帅敢打,全军覆灭都有可能!”

    听到这里,秦朗笑着说道:

    “所以阎老西通电全国,愿与冯大帅一起游历西洋,以平息华夏纷争!”

    费振伦却皱眉说道:

    “司令,你觉得他们二人真的会出国留洋?”

    秦朗哈哈一笑。

    “跟阎老西做生意都不敢闭眼睛,何况是这种生死存亡的大事。冯大帅就算出洋,手底下还有宋哲元、孙良诚的等等干将。阎老西的大烟兵别说打仗,逃跑都跑不了,敢出洋的话,回来进不进得了太原都要两说。他无非是制造一个态势,让老常以为冯、阎抱成一团,然后从中牟利罢了。”

    这时罗荣说道:

    “那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秦朗笑着说道:

    “卖压缩饼干、肉罐头呗!还有在张掖城外缴获的八百多支十响毛瑟,一支现在已经涨到300大洋,咱们正好捞回些本钱。”

    罗荣却有些诧异。

    这段时间秦朗拼命的兑换美元,但他又不放在银行里,统统运回青石的金库之中,也不知道打得什么算盘,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司令,锦波公司最近的计划都被搁置再议,难道你要购买什么大宗的设备吗?”

    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这个用途。

    秦朗点了点头。

    “是要购买大宗的机床设备,还要转让一些技术。可惜我们手头只有六十多万美元,不然这一次还真能跃上一个台阶。”

    罗荣更加的茫然了,他实在想不出,什么设备居然要这么多的钱。要知道,冀察绥第一军的全部家当还不到十万美元。想到这些,他语重心长的说道:

    “司令,不能太好高骛远,还是脚踏实地才行。”

    联想到秦朗要求的装备水准,他又有些释然。肯定是坦克、汽车、甚至飞机都有可能。不过看着欧美厂商的报价,罗荣又有些沮丧。即便是把钱全部拿出去,也就是几十架飞机而已,这点东西实在解决不了当前的问题。

    秦朗哈哈笑了起来。

    “放心吧,我知道咱们需要的是什么。”

    从国外进口高精尖武器,也就是看着洋气,一旦打完就战斗力就成零。真到了那个地步,也只能拿大刀片子拼命。

    就在他想解说几句时,门外进来一个传令兵。

    “报告,敌工部刚刚截获一封密电,阎老西软禁了冯大帅!”

    听到这句话,罗荣惊诧的看着秦朗,半天才用难以置信的话说道:

    “司令,你的黑卦又准了,冯大帅真成了阎老西的筹码,接下来肯定是讨价还价,不过阎老西会把冯大帅交给常校长吗?”

    秦朗哈哈一笑道:

    “阎老西没这个胆子。冯大帅毕竟是西北军的擎天巨柱,一旦倒下西北军就会四分五裂,这不符合晋西的利益。而且为了大义名分,西北军各部,甚至连韩复榘、石友三都可能举起报仇的大旗。到了这个时候,阎老西能活下来都是祖坟冒青烟。”

    罗荣感慨道:

    “冯大帅恐怕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阴沟里翻船,如今还成了阎老西的肉票,就不知道后果会是怎么样!”

    秦朗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说他们会联合在一起。”

    罗荣一下子怔住。

    “冯大帅就是再宽宏大量,这囚禁的屈辱也不会放下吧!而且他必须要给部下一个交代,轻轻掲过的话,以后他还怎么服众,不分崩离析才怪!”

    就在这时,另一个传令兵又进来说道:

    “报告,路金波同志发来急电。西北军欲赊购三十万大洋的压缩饼干、罐头。现在已经把消息放给张少帅,他直接拿出三十万大洋,买下这一批货。”

    罗荣听到这话不由一惊。

    “张少帅也要插手了!”

    秦朗笑道:

    “奉军的派系至少在表面上已经听命于他,南下是一个必然。不过他的自信心也未免太大了,迟早要惹出祸事来。至于西北军是输定了,打仗打的就是钱。连买点压缩饼干都磨磨唧唧,我看坚持不了多久。”

    敌工部用两根金条就买了大量的情报。现在连西北军豫南的库存是多少,军区参谋部都一清二楚。按照他们的推演,最多一个月西北军就会陷入崩溃。

    罗荣却叹了口气:

    “这一次,我们还是要坐山观虎斗啊!”

    秦朗笑了。

    “这一次我们可以做生意,比如哪位唐总司令,他已经把咱们手里的十响毛瑟全买了,另外还订购了军粮、肉罐头,甚至毛毯都订了两万张。这些都已经付了全款了,在今年的11月份交货。”

    罗荣却皱起眉头。

    “司令,我们的产能不足,这么多货最少明年才能生产出来,到时候拿什么去交?”

    秦朗笑道:

    “这个我知道,所以就没想着给他生产。至于十响毛瑟,我又卖给张少帅,钱也到手了。”

    “啊!”

    罗荣的嘴不由的张大,都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