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7、口红我全要
    林薇看着面前的那份清单也觉得头痛,全力运输“蔻兰”牌口红,已经造成了其他货物的积压,这也让公司的一些部门发出质疑的声音。

    “林经理,这可是几百万支唇膏,运费的支出都要几千美元。利润虽然能达到十倍,但这要卖到猴年马月去。”

    唇膏的原材料并不昂贵,生产出来以后在美国的定价不到1美元,国内一个大洋也能买两条。虽然销路一直不错,但是每个月也就数千支,现在运过去了数百万支,就是货轮都得十几条啊!

    林薇扫了一眼面前的人,又轻声笑道:

    “这是达令吩咐,现在也都运到花旗国了。”

    面前的人叫张雨培,在天津也是一个有名的经理。因为有些手段而被锦波公司聘请,这段时间也做了一些大事,也就飞扬跋扈起来。运输口红的事他一贯反对,现在耽误了其它货物的运输,自然有了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林经理,销路最好的是皮草,在欧美市场供不应求,还有那些皮鞋、皮包,都已经摆到了法国的香榭丽舍大道上。为什么不继续扩大经营,反而去生产1美元不到的口红?一件皮衣的利润,扣除方方面面的支出,可以达到80美元。”

    钱挣得越大,他脸上越有面子。卖地摊货一样的唇膏,说出去还不把人笑死。

    林薇并没有发火。

    “张经理,奢侈品确实有一定销路,但是资金回笼的速度也太慢,在华夏它的利润最多有60大洋。如今到处打仗,很多人也在持币观望。”

    张雨培听了只是冷笑一声。

    “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看着他的离去,林薇甚至都有了一些的动摇,不过很快就重新下定决心支持秦朗。

    “林经理,张经理已经去辞职了。少东家从花旗发回三十万吨的粮食,请您签收一下!”

    花旗国的粮食已经跌倒冰点,农场主们纷纷倒闭的同时,只能抛售那些小麦、玉米。这自然又引起粮食价格的进一步下跌,很多工厂甚至用它们代替煤炭。

    秦朗当然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要不是手里的资金越来越少,买几百万吨都有可能。不过那么的庞大的数字,运回国内都要半年。

    “秦朗是要做什么?”

    林薇看着那份清单,脸上又露出了慎重的神情。

    “嘀嘀!”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汽车喇叭声,她看了看钟上的时间,无奈的站起来。今天有英国礼和洋行的一个典礼,他们在华的一个超级代理商,于公于私锦都必须搞好关系。

    “林薇女士还是那么光彩照人!”

    这种惊呼声,林薇已经习以为常。虽然告诉秦朗不要再送衣服,但是那个家伙依旧我行我素。不过内衣是没再送来,如今都运到欧美市场去了。在国内搞这个,还不被老夫子打死。

    “原来是林经理,今天的衣服挺华贵的吗!”

    这时候,张雨培笑着靠过来。不过看到曾小茵的存在,他立刻保持了距离。那个蛮婆子曾经一个人打八个流氓,在天津也是有名的人物。

    “张经理,恭喜你了。”

    看着张雨培春风得意的样子,林薇知道他已经有了新的工作,不过也不怎么为意。

    “雨培,你在和谁聊天呢,原来是锦波公司的林经理啊!”

    来人林薇也认识,金羽婵离开公司后,大金皇族又推了这个博殷上来,在天津是个有名的花花大少。

    他看林薇就要离开,冷笑一声道:

    “林经理觉得钱多了烫手,可以给我花。只是少东家这么做,不会是在花旗国养了金发碧眼的洋妞吧!”

    “你说什么?”

    已经离开的曾小茵回头怒喝道。

    张雨培也笑着说道。

    “毕竟是半路出家,能成一时,成不了一世。几百万只口红,光是成本就要百万大洋,就是包养洋妞都够几十个了。”

    请辞不过是惺惺作态,毕竟锦波公司的工资、佣金都给的不低,谁知道林薇都不挽留一下,这让他心里憋了一股火。投靠遗老们也就是有了别苗头的意思。

    博殷却摇了摇头。

    “百万大洋,这可是天大的手笔啊!你说那个美人会不会是嘉宝,只有这样明艳不可方物的人才配上。”

    张雨培却笑道:

    “不管是谁这次肯定要赔个精光,少东家灰溜溜贱卖东西的时候,可要念在情面上先通知张某一声。对了我在天津还有一点产业,如果没地方住可以去我那里。”

    博殷看林薇要走,赶紧上前拦住。

    “林经理,锦波公司可能最后一次参加这样的盛会,不赶紧和您攀谈几句,恐怕没机会了,要不我们去那边坐坐?”

    张雨培也笑道:

    “林经理,跟着咱们博公子要什么还不有什么,不用抛头露面这么辛苦。”

    听到这话,曾小茵怒不可遏道:

    “张雨培,喂条狗还知道摇尾巴,你就是个白眼狼。”

    张雨培却哈哈一笑。

    “我只为钱效力,朝秦暮楚那又如何?”

    “无耻!”

    曾小茵的声音传得很远,甚至连礼和洋行的经理都注意到了,那个德国人小声的问道:

    “林薇女士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张雨培立刻像哈巴狗一般的跑过去。

    “先生,锦波公司的少东家,最近运输了几百万支口红到花旗国。”

    听到这句话,德国人摇着头说道:

    “没想到锦波公司的消息这么闭塞,花旗的股市崩盘了,这已经引起全球的经济动荡。你么看今天的会场里面花旗人几乎没有,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他们一定都跳海了。愿主宽恕他们的罪恶!”

    说到这儿,他对这林薇说道:

    “可怜的林经理,如果少了你美丽的身影,商会都会逊色不少。到时候希望你能到礼和洋行,我会重金聘请的。”

    德国人的话好像一块巨石,把会场这一池水弄出了一圈圈的涟漪,而几个本来就妒忌林薇的夫人小姐,立刻发出蛤蟆般的笑声。

    曾小茵的脸已经涨得血红,只是刚要发作时却被拉住。

    “小茵,我们走。”

    林薇还是微笑着,不过她离开的身影在众人眼里已经变成了寥落、凄凉。

    可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洋人急匆匆的闯进来。他正是德国人口中应该跳海的一位,曾经在天津拥有巨额财富的花旗人。

    “林薇女士,我得跟你谈谈,你的口红全部卖给我,一支我出1.5美元,现款现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