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29、瓦琳娜的方式
    之所以购买这么多的设备,秦朗的目的就是建立一个工业体系的雏形。然后在这个骨架上,慢慢的添上血肉。当然这必须和毛子搞好关系,毕竟英、美、德已经有了利益代言人常公。

    “司令,昨天我们从那些炼钢厂收集了将近五吨的资料。严博森那小子说,里面有特种钢的配方。周围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目标,是不是对那些大厂也下一下手?”

    脑勺笑呵呵地说道。

    秦朗摇了摇头。

    “我们已经收集了将近一百吨的资料,现在运回去的不到一半。如果去那些看守严密的大厂,只要出一点问题,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让大家休息一天,后天我们坐船返回国内。”

    原本还想出钱购买的工具钢资料,居然就这样轻松的拿到手里。现在只要有合格的技师就能生产钻头、刀头,这个结果已经大大的出乎意料,再贪多出纰漏反而误了大事。

    “师叔,电弧炉已经运上船,还有那个瓦琳娜又来了!”

    秦朗咬着牙进了一台5吨电弧炉,为了防止出问题,整个军区特战小组调动不说,还组织了不少人手。路金波保证就是大雪堵路,它都会安全的运抵张掖。

    “发电,口红脱销,紧急提供货源!”

    这是一句暗语,提示最重要的东西,已经运出来了。

    “师叔,我们定了五十万吨的废钢铁,运回华夏最少也要一年的时间,加上那些设备……。”

    秦朗摆了摆手。

    “花旗国的航运公司多了,去一家家的联系。给码头装卸工人小费,只要是我们的货物,一定要尽快装好,我就不信在半年内运不完。把张津铁路的货运机车全部包掉,每多跑一趟从上到下我都给钱。密切注意倭人,只要敢伸手就给我剁掉。”

    严博森又拿出一本厚厚的书,小声说道:

    “师叔,这是水利机组的全部资料,有一些是从水电站抄来。”

    张掖周边已经做了相当周密的调查,发现黑河出山的莺落峡可以修筑水电站,这也为将来的工业基地奠定了能源的基础。不过水力发电机组可没有二手货,所以两台500千瓦水利机组,成了这次采购花费最大的设备。

    早在六月的时候,秦朗已经敲定了购买水力发电机组的型号。所以蔡丰已经根据它的尺寸建筑水坝,可以安装四台水利机组。

    “差不多了。”

    看着清单上所有的设备都被抹去,秦朗笑了起来。

    虽然一切仍旧按照原来的轨迹前进,但秦朗不介意做一个石头。就算阻挡不了历史的车轮,让它换个方向总还是可以的。

    进门的瓦琳娜还以为他在发癔症,一把抓起领带就往租住的楼上拖。

    “我有话跟你说!”

    本来还想借着这个机会接近秦朗,谁知道他就是工作狂人。累了打个盹又变得精神百倍,这段时间他的行程上万公里,经手的设备都不知道多少。虽然和伟大的苏联无法相比,但从华夏的角度上看,这绝对一个质的飞跃。

    秦朗被拉得直翻白眼,嘴里断断续续的说道:

    “蛮婆子,赶紧给我松手。”

    瓦琳娜一掌把秦朗推到一个屋子里,然后把门使劲关上。然后又一掌把他推倒在床上,又借势骑上去。

    “蛮婆子,别以为我……”

    话没说完,嘴唇就被这个暴力的毛子妞狠狠的吸了一口,松开之后她大吼道:

    “混蛋,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着怒不可遏的瓦琳娜,秦朗也大喊道:

    “我还想问你要怎么样,胶布一样贴着我,你烦不烦?”

    听到这句话,瓦琳娜愣了几秒,然后用俄语喊道:

    “我喜欢你行不行,难道你就不会动心吗?”

    秦朗本来想把她一掌推开,不过那对的面积太大,一动手就得碰到。

    “瓦琳娜,我和你只是同事关系,请你保持距离!”

    瓦琳娜猛地压下来。

    “不要跟我说这个,我要的进一步的关系,你明不明白?好吧,我知道你是个小鸡,今天我教你变成老鹰。”

    秦朗想把她推开,结果身体被抱得紧紧的。

    “你把老子当什么,街边上那些健美先生么?”

    花旗国的街头也有一些身体壮硕的男人,长相十分殷俊,而且衣冠楚楚,当然在华夏又叫他们牛郎。

    瓦琳娜昂起头来喊道:

    “你难道眼睛瞎了,难道连我喜欢你都看不……。”

    话没说完,因为门开了一条缝,然后有一个脑袋探出来。只是看到瓦琳娜压在师叔身上,那一对硕大都已经变形时,严博森焦急地喊道:

    “师叔要我帮忙吗?”

    “滚!”

    秦朗和瓦琳娜同时吼道。

    “哦!”

    一瞬间严博森觉得好可怕,当即头也不回地跑掉。不过看房门半开着,又走回去把它关上。

    “师父老说女人是老虎,可那个瓦琳娜根本就不是老虎。我看她就是一条蛇精,师叔恐怕要被缠死!”

    闹了这么一出,两个人却同时笑起来。秦朗小声说道:

    “瓦琳娜,我知道你们斯拉夫女人喜欢直接。但是你在苏联,我在华夏,我们还能怎么样?冒着被处分的危险,偷偷摸摸的见上一面?”

    瓦琳娜只是把自己的食指放在他的嘴唇上。

    “我已经听够了责任、使命。”

    秦朗的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把腿放下去,我知道你的身体很柔软,再乱动的话我就不高兴了。”

    瓦琳娜叹了口气。

    “真是铁石心肠,你和钢铁同志一个样子。秦朗,我真的不想回去了,在苏联的生活每天都那样的乏味,只有你来的时候才有一点欢乐。可是你又经常躲着,难道我是西伯利亚的棕熊吗?”

    秦朗笑了笑。

    “瓦琳娜,你现在可是内务人民委员会的人,有这样的想法不怕被谁告发吗?”

    瓦琳娜冷冷的一笑。

    “谁有这个胆子,我会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秦朗,你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

    秦朗笑了笑。

    “自上而下的清洗!”

    瓦琳娜愣住了,很快她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雅格达同志不被信任了,那么接下来的会是谁?”

    秦朗轻轻笑道:

    “是谁不要紧,在苏联只有一个人靠得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瓦琳娜笑起来。

    “花旗国的冬天和俄国一样寒冷,给我盖上毯子吧!抱着你,我才觉得很安全,不用握着手枪入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