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30、久违
    时间已经到了1930年,兴许又换了一个龙王的缘故,连月的阴霾终于散尽,那久违的太阳又出现在碧蓝的天空上。

    下了轮船的秦朗,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这一路上除了雨雪还是雨雪,天天窝在船舱里,把人都憋闷坏了。

    “少东家可还安好?”

    路金波一脸笑容的迎上来,打了个招呼以后,就把行李箱接到手里面。

    看着他憔悴的样子,秦朗微微一笑。

    “这次套到一头大狼吧!”

    路金波有些哭笑不得。

    “才听说唐申智吃了败仗,那个使者就消失不见了。等发现他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尚海。老实说,比他的主子聪明多了。”

    秦朗不禁哈哈笑起来。

    唐申智这个人,从来就跟“智”扯不上关系。本来干的就是杀人的买卖,却让士兵剃了光头皈依佛门,整天吃斋念经的瞎搞。常冯战争时,完全可以借助西北军,可他直接杀入豫南,把别人得罪个死死的。

    战都打完了,他才发觉常公要对自己不利,想了一想干脆反了。为了求得神助,唐申智找术士算了一卦。

    “12月27日大吉!”

    造反本来就要出其不意,12月3日造反,硬是拖到27日才发动进攻。前面的一个师的常军,硬生生的变成几个。别人他们修好阵地不说,还慢悠悠的加固好了。

    到了开打这一天,偏偏还下了一场暴雪,在野外的湘军被冻死冻伤不少人。

    好容易熬到1929年的最后一天,刚吃了一顿跨年饭,又被杨虎城把老窝驻马店给端了。别人可是派了两个旅混进来的,唐申智的部下愣是没有发现。

    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怎么样?

    用大招呗!

    通电下野、化妆潜逃!

    想到这些,秦朗也是一阵摇头。

    “达令,你回来了。”

    看着楚楚动人的林薇,秦朗刚要问候几句,就发现了那个超级大灯泡。

    “秦朗你可终于回来了,这一年来东奔西跑的很欢乐嘛!说,是不是养了哪个野女人?”

    秦朗赶紧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样东西,然后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塞到哲哲手里。

    “赶紧回家,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去你家打滚!”

    跟她纠缠不清,绝对是脑子进了水,秦朗拉着林薇逃跑似的坐到汽车里。

    车子并没有开动,诧异的秦朗看到了曾小茵的一脸坏笑,他又气哼哼的下了车。

    “脑勺,把你的傻婆娘领走!”

    连拖带拽的把曾小茵赶下去,秦朗立即把车开出了码头。看着后视镜里傻笑的脑勺,他愤愤不平的说道:

    “一个个的都吃错了药。”

    不过看着林薇掩嘴轻笑的样子,他小声说道:

    “楚瑜,你又瘦了。”

    林薇不由的一怔,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哎,可怜啊!这一点点分量,论斤卖肯定要亏本,论个……。哎呀,你打我做什么。别打了,不然我去巡捕房,告你一个殴夫的罪过。”

    手很快停下来,秦朗只觉得的脖颈被抱住,然后他感到了那具躯体的颤抖。

    这一刻秦朗的眼睛柔和下来,在如今的华夏,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就很受人非议。如果身体还有残疾,就会被彻彻底底的歧视。虽然林薇不说,但是秦朗知道她心里的酸楚。

    “哭吧,哭出来就没事了。”

    林薇开始还咬着牙硬挺,最终还是发出了低声的抽泣,拳头还轻轻的敲打着秦朗的肩膀。

    “这次让你笑话够了!”

    良久,哭声才停下来。

    惊叫一声后,她松开秦朗,赶紧用手帕将脸颊上的泪水擦干净。不过眼睛红红的,有种说不出的凄楚。

    “回家吧,今天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秦朗听了轻轻的笑了一声,这时他看出了异样。

    “后面跟着人。”

    车子后面跟了尾巴,那贼眉鼠眼的样子,不用问就知道是倭国人。

    一直以来特高课都在试图渗透进内蒙,不过哪些行动都被识破了,现在都已经被毙了二十多个间谍。这些人的失踪,自然引起了特高课的重视。但这里毕竟是英租界,他们也不敢轻易动手。

    林薇轻声说道:

    “他们天天都跟着,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让保卫局的人清除。”

    秦朗点了点头。

    现在倭租界的倭军已经有五千多人,如果爆发冲突的话,吃亏的还是锦波公司。万一那个脑子进水的来个孤注一掷,恐怕林薇都有生命危险。

    林薇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小声说道:

    “张掖到绥远的铁路已经修通,电弧炉已经运抵莺落峡,厂房也盖……。”

    秦朗却打断她的汇报。

    “都瘦成这样了,再劳累下去,你想让我悔恨终生吗?”

    林薇把脸靠在秦朗的肩膀上。

    “哲哲给我检查过,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你天天东奔西跑的,才最应该休息呢!”

    秦朗却坏笑着说道:

    “哎,回去还不是睡书房的单人床……。哎呀,死丫头,你跟曾小茵学暴力了!”

    打打闹闹的很快就进了家,只是才下车的林薇,冷不防的被秦朗来了个公主抱,然后在不停的惊叫声,他直接冲到楼上去了。看到这一切的下人,都露出会心的微笑。

    把林薇轻轻的放到床上,又扯了旁边的毛毯给她盖住。

    “睡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叫你。”

    书房的保险柜有几份情况汇总,都是近期的发生的事,并不属于机密的范畴。

    “阎老西终于下决心了。”

    常桂、常冯两场大战之后,拥兵二十余万的阎老西自然成了目标。为了削弱他的力量,常校长借口统一财政,把他的小舅子宋子文派到北平。赋税被划分为国、地两税,吃了亏的阎老西却不敢翻脸,只得含恨把自己的税局撤出北平、天津。

    可这样一来晋系的收入就大大减少,阎老西为了扭转窘境,又申请发行三千万大洋的公债,结果也被常公果断的否决掉。

    已经山穷水尽的阎老西决定造反,然后和抱着一样心态的唐申智搅合在一起。但是常校长的好处一下来,他又变成拥常反唐,狠狠阴了唐申智一把。

    就在阎老西志满气骄的时候,常校长也下了毒手。若不是手下偷听了常校长和韩复榘的电话,恐怕在开封就被“友军”活捉了。一怒之下,阎老西领兵撤回晋西。

    “终于这场大战要拉开序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