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39、太原厂的技工
    看着太原兵工厂的那些“破烂”,少帅只是轻蔑地一挥手。

    “十万大洋全部拉走,我也不要钱,用香烟、军粮折算吧!”

    太原兵工厂也只能生产105毫米大炮,奉天厂可是能生产150毫米的呢。而且阎老西喜欢弄二手货,设备看起来也就斑斑驳驳的,他自然看不上眼。

    秦朗心里却乐开了花。

    太原兵工厂的设备中,光是那一台西门子1.5吨电弧炉就值这个价,还不算其他的那些平炉。而且在清点时还发现一台2000吨水压机,而其他机床虽然大部分是过时货,但粗加工绝没有问题。

    “这笔生意赚大了!”

    顾新安也发出赞叹,此行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太原厂的技术工人,要知道那可有一万多啊!

    “爹,听说那个秦经理正在招收人手,我们是不是去看一看?”

    太原兵工厂陈奎有是个有名的技师,不过他每月也只能领到五十元的晋钞。如今阎司令吃了败仗后,晋钞都成了一堆废纸,什么都买不成了。

    看着儿子陈钢急切的眼神,陈奎有不慌不忙的掏出一个烟锅,吧嗒吧嗒的吸了两口,就把一点碎烟沫子吸光。这已经是最后一点烟丝,以后恐怕只能抽干树叶子了。

    “走,我们去看看。”

    家里已经没有了粮食,想到自己的两个孙子,陈奎有咬了咬牙。

    “哎,大家听好了,只要进到恒升公司,最低标准就是十个大洋,绝对不是晋钞啊!”

    看着喊话的人,陈钢皱紧了眉头。

    “是涂老四!”

    涂老四是太原兵工厂一个主任的侄子,因为有了这层关系,平常就作威作福的,甚至还借机侮辱工友的妻女,可谓是民愤极大,谁知道现在居然他又混到新公司了。

    “爹,咱们走!”

    陈钢皱着眉头说道。

    如果新公司也和太原厂一个尿性,那还不如回家,省得受这份气呢!

    看着人群就要离开,顾新安也急了,他赶紧走到台上。

    “各位工友,今天咱们是来比武的,看到后面的九台机床没有?我们的技师有八个等级,旁边也放加工好的零件。如果你们觉得吃得上这碗饭,自己上来试试,工资就是纸牌上的数字。怎么样敢不敢比一下?”

    陈钢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只见纸牌上数字从50到500,但是有一台机器写着1000。

    看着那个数字,人群中发出讥讽的声音。

    “1000?不会是1000晋钞吧!”

    “可能是西北票,那玩意如今擦屁股都嫌硬。”

    “呵呵,难说是一个大洋,不过上面印着壹千两个字。”

    听到这番议论,站在台上的顾新安笑了,他拄着拐杖走了两步,随后指着一个人说道:

    “你刚刚说咱们给西北票,上来试试怎么样?让大家看看,你挣的是不是西北票啊!”

    那个人往后退了两步,红着脸说道:

    “我就是扫地的,啥也不会!”

    人群立刻发出了哄笑声。

    “我来!”

    听到儿子的声音,陈奎有也愣住了,等回过神来陈钢已经站到台上。

    那台写着一千的机器旁边盖着一块一尺见方的红布,看样子应该是个零件。

    陈钢没敢动手,他走到500元的机器前,拿起了工作台上的零件。

    “嚯!”

    一看不要紧,他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零件太工整了,误差用眼睛根本看不出来,应该是技师的手笔。

    轻轻的摇了摇头后,他近乎膜拜的把零件放回去。然后来到400的牌子面前,只是这一刻他依旧摇头。

    350!

    300!

    260!

    直到150的那台机器前,陈钢才站住脚,拿起桌上的零件端详了一下,他脸上露出笑容来。

    旁边已经放好了粗坯,用游标卡尺量了一下数据后,就要动手操作。

    不过他却被人拦住了。

    “根据安全规定,你必须带护目镜,手套,和帽子。”

    陈钢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公司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不过还是按照要求穿戴好了。

    “嗡!”

    钻头一下转动起来,陈钢摇了几下手柄感受着力道,只是瞬间他就爱上了这台机床。

    “这……简直是,做梦都想遇到啊!”

    铣、削、切、钻,随着一堆堆的碎屑落下,那个粗坯慢慢的成型了。

    不过陈奎有却发了怒,他冲上台去,先狠狠给了儿子屁股的上一巴掌,然后怒喝道:

    “跟你说了多少次,钻的时候要一下一下的往里走,一次顶上去就会有误差,耳朵里塞驴毛啦!”

    “哈哈哈!”

    台下的人笑得乐不可支。

    顾新安也笑道:

    “老师傅,我看您也是个老手,要不要也比试比试?”

    陈奎有扫了周围的零件一样,发出了一声冷哼。他直接走到五百那台机器前,拿起零件看了一眼后说道:

    “这个零件有些意思,比我大徒弟造的强多了。”

    说完他放下那个零件,然后拿开1000那台机器前摆放的红布。只一瞬间陈奎有就呆住,他闭着眼睛用手指感受着零件上的每一个圆孔,嘴里喃喃自语道:

    “这是个大匠,绝对是摸了二十年机器的老手,这纹路,这孔洞!”

    只是在陡然间他睁开眼睛,从旁边拿起一个钢坯。

    “嗡!”

    随着机器的转动,钢坯很快变成一个圆柱,然后他又在钻床上,把圆柱加工成一根圆管。这几下手艺就是顾新安都惊呆了,他心中大叫道:

    “捡到宝了,捡到宝了!”

    这个零件是乔治加工的,只是那个老家伙挣够钱就跑回花旗,如今有一些零件也就没人会加工。

    “吱!”

    “噶!”

    各式各样的声音中,钢管又开始变样,很快就和那个零件一模一样了。

    不过陈奎有用手掂量了一下,又把它卡在老虎钳上。用一把锉刀轻轻的打磨几下,那个零件就加工完成了。

    “怎么样?”

    顾新安哈哈大笑道:

    “老师傅,您愿不愿意做我们的首席技师,每月大洋一千块!”

    台下一瞬间就爆炸了,一千大洋这可是天价了,就在北平城都能买几座大宅院了。

    陈奎有呵呵一笑。

    “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顾新安笑着说道:

    “您尽管吩咐!”

    陈奎有指着涂老四喝道:

    “让那个王八蛋滚!”

    顾新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怪不得这几天一个人都没收到,原来根子出在这里。

    “把那个人赶走!处分雇佣人的工作人员,险些误了我们的大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