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4、演习总结
    演习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步坦协同面前,抵抗都是徒劳的,于成刚又一次成了“黄鼠狼”的俘虏。

    将演习部队带回驻地之后,一旅的营级以上军官立刻赶到阿拉善训练基地。只不过看到主持会议的秦朗时,于成刚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转进去。

    蓝一旅的损失就是炮弹、炸弹,部队伤亡率一个营都不到。

    “这份成绩怎么拿得出手啊!”

    于成刚的脑袋一直耷拉着,不过按照会议的程序,一旅必须做出总结和检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

    看着旅长在主席台上,磕磕巴巴的念着检讨。一旅的军事主管、政工,眼睛都成了血红色。他们一个个握紧拳头,瞪着另一侧的蓝一旅。这一刻他们都成了“火药桶”,恐怕只要点点火星就会爆炸开去。

    秦朗听着听着,眉头越皱越紧,猛地一拍桌子。

    “别念了!”

    瞬间会场万籁俱静,一旅的人更是吓得一颤,连忙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秦朗往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冷声说道:

    “一旅的其余两个主官也站到台上来,让大家看看你们这群狗熊的样子。打败仗不可怕,连做个检讨都不到位,你们几个吃草的?”

    一旁的罗荣赶紧拉了他一下,小声的说道:

    “秦朗同志,请你注意态度!”

    听到点名,一旅的政委和参谋长也走到台上。政委耷拉着脑袋,一双眼睛红红的,应该才哭过一场。但他身边的参谋长却怒气勃勃,仿佛是看到红布的公牛一般,走到台上他还是示威般的瞪着黄宝刚。

    秦朗看了三个人一眼,说道:

    “于成刚,老战士了。在湘赣红区的就是我的通信员,作战英勇,勋章得了无数个。现在成了一旅的旅长,手底下管着几千号人。这次你怎么指挥的,拿战士的生命开玩笑吗?”

    听到秦朗这句话,一旅参谋长抢先说道:

    “司令,这次是我的责任,是参谋部没有尽到义务,才使得一旅全军覆灭。您要处罚,就处罚我吧!”

    秦朗被气得笑起来。

    “你的问题等一下再说!”

    罗荣也警告道:

    “注意组织纪律,首长训话时,不准随意说话!”

    不过台下有人嘀咕却嘀咕道:

    “不是咱们打不过,见天的飞机炸弹、火炮、坦克,我们就是好铁又能打几根钉!”

    “可不是吗?上次咱们刚刚集结就被空军炸了一次,演习指挥部当场就让咱们滚蛋喽!”

    “我比你们还惨,渡河的时候被炮轰,最后判定连我都被炸死了。”

    听到下面议论纷纷,秦朗慢慢站起来,会场在一瞬间又变得鸦雀无声。

    “都觉得蓝一旅赖皮是吧!”

    “是!”

    会场所有的人,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秦朗冷冷的说道:

    “都没吃饭是不是?要不要先去操场跑十公里,给你们这些大人提提神?”

    会场的人立刻坐直了,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是,我们觉得黄旅长的战术太赖皮。”

    秦朗沉声说道:

    “阎老西在中原大战中,调集10个炮兵团猛轰常校长,取得重大战果。常校长的空军在战斗中进行轰炸,炸死西北军大将樊钟秀,导致第八方面军全线崩溃。不久前石友三叛乱,张少帅的空军进行空中侦察,为胜利奠定了重要的基础。这些你们都忘了,还是刻意的回避?”

    下面的军官一时语塞,很多人都低下头去。

    秦朗看了一下他们一眼。

    “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们该怎么办?祈求老天让敌人不要开炮、不要扔炸弹吗?还是去他们面前大吼,你们可不能赖皮?”

    说到这儿,他指着于成刚说道:

    “蓝一旅有空中优势,你们不知道吗?在大白天行军,不炸你们,炸谁!明知道手里的部队处于劣势时,收缩兵力构筑坚固的阵地是一种方式。分散兵力采取袭扰战术也是一种方式。只要能迟滞蓝一旅,就走出了成功的一步。但是,红一旅做了没有?”

    于成刚的脸变的更红了,而一旁的参谋长赶紧把头低下。他们并没有用这些措施,一直想着怎么“报仇雪恨!”

    秦朗又接着说道:

    “一旅分路袭击的策略是对的,发现敌情有变,命令一营、三营直接进攻也没错。可是你们犹豫了,四营如果直接冲上去,是能扭住蓝一旅尾巴,但是你偏偏让他们向旅部靠拢,看似力量壮大了,却贻误了宝贵战机,白白让一营、三营损失掉!”

    于成刚听到这里,发自内心的说道:

    “是,司令!我知道错在哪里了,回去重新写检讨!”

    秦朗摆了摆手,扭头对着会场的人说道:

    “我们将来的战争,不是以一旅甚至一军为单位,那将是天上地下数十万人的厮杀。可是在军区司令部的三令五申之下,居然还有人起搞山头主义,开始以邻为壑了。为了自己部队的利益,连司令部的命令都敢讨价还价,还美其名曰商讨。我可以告诉你们,命令下来没有更改的余地,如果你能力不行,我会找合适的人去办。

    昨天还听人说,他的部队是我的老底子。那我也可以老实告诉你们,越是红军的基干,就越容易分配到第一线。害怕的自己打个报告走人,不然纪律无情!”

    秦朗说到这里,对着罗荣说道:

    “罗荣同志。”

    罗荣点了点头,也站起来说道:

    “最近几次演习中,政工人员的表现不是很好。难怪下面的战士说了,有些政工人员嘴皮子硬、枪杆子软。自己掏出手册翻翻,政治部是怎么要求的?政工人员必须冲锋在第一线!没有做到的那群人,政治部的意见是全部调离部队,转到地方安置,并记过处分……。”

    听到这番话,那些旅长、营长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要打大战了!”

    冀察绥军区的纪律本来就很严格,现在还要这样的抓,那就只有一个目的,淘汰掉所有的不合格者!

    “下去给我狠狠的操练,要打大战了!”

    想到这里,所有的人眼睛里多了一丝坚定。

    “来吧,无论是谁我都让你知道红军的厉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