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7、不许抵抗
    “当兵吃粮,就要多吃粮!像常二狗这种瘦竹竿子,就不能穿咱们奉军的衣服,咱丢不起那个脸啊!”

    听到班长的话,常二宝一边傻笑,一边不停地往嘴里扒拉着罐头肉。

    他的祖籍是山东,爷爷领着全家闯关东时,到了一个叫二宝的地方,就有了他这个孙子,于是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他们住的地方大豆产的不错,吃当然没问题。不过比起老兵差远了。一个个满面油光不说,腰杆和水桶一样粗。

    “一个个长的猪似的,还他妈的吃。二班长,你的脑子全都在屁股上了?”

    就在这时,排长骂骂咧咧的走过来,抬腿就踢了班长一脚。

    “哟,排长这是咋的了,一过来就拿咱开骂?”

    班长笑呵呵的掏出一根烟递过去。

    “哟嚯,宇宙牌嘿!我说你个王八犊子能不能走点心,让你们班看守弹药库,就给老子好好站岗。刚才长官下来视察,你们班的两狗熊在门口打瞌睡,害老子挨了一巴掌。”

    排长接过烟吸了一口后,又给了班长一脚。

    “都是一群窝囊兵,不然早跟着少帅进关吃香的喝辣的,至于在这穷乡僻壤的苦挨!不过这样也好,受处分咱还能调回城里,到时候跑个关节,也去干个肥差,谁稀罕跟你们这帮狗东西胡混!”

    班长陪着笑脸说道:

    “排长,那两个东西我去收拾。要不咱两去山下的面口袋哪里乐呵乐呵?”

    面口袋是山下一个做半掩门生意的寡妇,因为两馒头大得不像话,在这附近也是有名的人物。大兵经常去“接济”她,也算是做“功德”。

    排长却啐了一口。

    “就那个破烂货,你也好意思让我去。两个铜板一回,老子还怕杨梅大疮,滚滚滚!”

    班长陪着笑脸说道:

    “排长,长官咋会下来查验,今天不是啥大日子啊!”

    排长又给他一脚。

    “你是头猪啊!大年三十的时候,谁傻了吧唧往这奔!不过是有点反常哈,让这帮狗东西把眼睛放亮点,再出什么事老子把你的脑袋按倒屁股里。”

    等排长哼着小曲走远后,班长踢了偷笑的常二宝一脚。

    “还傻乎乎的吃,赶紧滚到弹药库看看,守门的弟兄被打成啥样了!”

    这里本来是第二旅驻守的地方,可是他们已经随着少帅南下,弹药库如今只剩一个连盯着。不过扣掉长官吃空饷的人头,也就两个排的人马。这地方可有三十多垧地,就靠这五六十口子人,哪里看得过来。平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都修着围墙呢!

    果然弹药库门口两个兵被吊在树上,身上早都抽烂了,一看到人就哭喊起来。

    “班长救命啊!”

    班长却拿腔拿调的坐到一旁,笑着说道:

    “活该啊!教你们少去面口袋哪里,一个个的不听。那个熊玩意练过内功,一下就把你们吸成人干了,还有个屁的力气站岗。让他们再吊一会儿,以后脑子里长个记性。”

    “班长啊,以后再以不敢了!”

    听到那两个人的叫声,班长笑了。

    “小子,以后去时候叫上我,老子身上有和尚开光的物件,专门降服这种采阳补阴的妖女。你们也不听听,面口袋不给老子求饶。常二狗,去把人放……,等等!”

    班长把手伸到两个人的裤兜里,结果只掏出六个铜板,又一人踢了一脚。

    “妈了个巴子,一个大洋都没有,我呸!”

    常二宝已经把人放下来,看他们浑身是血,又准备去打一盆水。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远处有人在奔跑着。

    “东洋鬼子来了,都小心点。”

    少帅入关以后,东洋鬼子训练得越来越勤,不过像今天这样近的距离倒是少见,所以士兵们也很警觉。

    班长绷紧了脸。

    “给上峰打电话,就说倭军在弹药库附近活动。”

    “班长,咱们是不是把枪拿出来?”

    常二宝小声说道。

    班长摇了摇头。

    “不行,长官的意思是不准开火,再说枪都被锁起来,钥匙在排长手里。老子觉得要出事,今晚上都他奶奶的盯着!”

    就在这时候,连长衣衫不整的也走到前面。才看到那些倭军,这个大腹便便的家伙,额头的汗就像水一样涌出来。

    “要出大事!”

    他不停的叨念着,然后就跑得没影了。

    “怎么办?”

    所有的人心里头沉甸甸的,最后班长一咬牙,拿起一把斧头猛地劈开了枪柜的锁。

    “都他妈的把枪带上,今天闹出事来,老子上山当绺子去!”

    “班长只有一发子弹。”

    班长听了不禁咬牙说道:

    “狗日的要断老子的后路。”

    上头不但收了枪,连子弹都被收走,现在全放在弹药库里。也就是常二宝没注意,才在枪里留了一发子弹,要是被长官知道,那可就是十鞭子,但现在却成了全班的救命稻草。

    慢慢的天黑下去,当到头上的星星越来越亮的时候,排长一身酒气的回来了。看到手下的士兵都把枪攥在手里,他不禁大惊失色。

    “妈了巴子的,你们干啥,准备造反呐!”

    班长赶紧说道:

    “排长,外头东洋鬼子都围上来了,咱还不能拿把枪防身?”

    排长却骂道:

    “上面说了,不准开枪,一切由官长谈判。如果鬼子进来,要啥给啥!”

    班长回答道:

    “要命也给他?”

    排长喝道:

    “这是旅长的命令,都他娘的别废话,一个个滚到床上睡觉。”

    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轰!”

    众人还在惊诧,却看到面前影影绰绰的。

    “倭军冲上来了!”

    排长急走过去两步,大喊道:

    “都不许开枪,上面让我们忍……。”

    “嚓!”

    话没说完,排长一头扎在地上,只见脑袋已经没了半个。

    “妈了个巴子的,开火!”

    不过枪声并没有响起,因为身边的士兵已经跑了一半,而且枪里也没子弹。

    “板载!”

    看对面的东北军没有开枪,倭人的“武士道”精神上来了,立刻端着刺刀往前冲锋。

    班长搜了一下排长的身,才发现这个家伙的枪套里没枪,咒骂两句以后,大声地吆喝道:

    “撤,赶紧……。”

    只是话没喊完,声音却曳然而止,原来是一柄尖刀已经刺穿他的胸膛。

    “班长!”

    常二宝大吼道。

    “跑,跑……!”

    班长的声音越来越弱,这一瞬间常二宝的手软了,他扔掉手里的枪扭头就往后跑。远处的北大营在熊熊燃烧,漆黑的夜空,已经带了诡异的血红!

    这一天,是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