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14、行不行
    朱炳文拿着电话的手在微微颤抖,这是秦司令直接打来的,才拿起来听到一声怒喝。

    “你到行不行?”

    洪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听得出他这次是动了真怒。

    没法子不发火,在两门240毫米炮的面前,军工的八大厂一个都不敢动,甚至那些银行也只能围而不打,现在连转移群众都必须在晚上。因为奉天城还没有全部拿下,鬼子的炮兵观察哨就死死地盯着周围的一切。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他们就会呼叫炮弹轰击。

    比如昨天,因为几个人不遵守规定,擅自在白天到空地上晒太阳,结果导致那个临时收容站被炮弹直接命中。两百多人瞬间化为乌有,现在连收尸都省掉了,因为人都成了碎屑!

    这两门重炮之所以能大发淫威,就源于空军的两次乌龙行动。

    苏联使用的机型和奉军空军的不一样,这必须要重新训练,可现在哪有那个时间?稍微的熟悉了一下机型后,8架轰炸侦察机就从东塔起飞了。结果这一飞还真就飞出问题来,不但没找到关东军司令部不说,连第二目标南满铁路也没炸掉。

    他们昏头昏脑的飞反了方向,差点把冀察绥红区的北上铁路给炸掉。要不是正好有辆火车经过,而车厢上有一个明显的识别标记,恐怕轰炸机中队长的脑袋,已经拿下来当球踢了。

    第二次,他们不敢再轻举妄动。派出四架轰炸机和八架伊3战斗机,组成一个编队前去轰炸。这次终于没有迷路,甚至炸弹都投下去了。可就是全没有命中目标,只是横飞的弹片,把关东军司令部的玻璃震碎了两块。

    这样“好”的事情,当然要卖力的宣传,第二天各种新闻就满天飞了。

    “支那空军不会飞翔,他们只能在华北的大地上推独轮车,因为他们没有进化出,用以飞行的大脑!”

    “两片玻璃的战争,支那空军这次飞行的成本在两千美元,结果只损坏这么一点东西。他们完全可以把钱寄给我,我负责去关东军司令部砸玻璃。两片根本没有意义,我能砸一打!”

    “据悉支那空军都是一群大烟鬼,因为在天上发了药瘾,飞行员经受不了那种折磨,最后只能胡乱的投了炸弹,对此我要大声的说一句,好!”

    看着桌上的新闻,放下电话的朱炳文脸都气得绿了。这是秦司令刚刚让人让人送来的,可以想见他现在的愤怒。

    今天已经是9月22日,按照计划应该是要转移金库了,但是现在什么都不敢动。

    轰炸机中队长叫肖斌,和朱炳文是同乡,关系当然不错。望着自己的老战友,朱炳文怒气勃勃的问道:

    “你们到底行不行?”

    这些事情不应该啊,在苏联的时候,轰炸机飞行员表现也极为很出色,难道回了华夏,就变得不会开飞机了?

    看着朱炳文有些扭曲的脸,肖斌嚅嗫道:

    “团长,咱们手里的飞机和苏联的不一样。甚至连计算单位都是两回事,现在我们还在熟悉……。”

    第二次的乌龙事故,真是把华夏的脸面都丢得干干净净。现在就算是解释,又有谁会听?

    朱炳文冷冷的说道:

    “熟悉多少了?昨天那两门大炮,发射炮弹六发,炸死炸伤战士、群众一百一十二人。把刚刚修补好的公路,炸出一个十五米宽,六米深的大洞,现在修补需要五天。老肖,你让我怎么跟别的同志解释?等你熟悉好,奉天城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肖斌听到这话,只是把赤红的脸垂下去。

    “再给我一天的时间,就一天!”

    朱炳文却摇了摇头。

    “上一次的行动,已经暴露了我们有空军的事。接下来的行动必然难度大增,目前空军只有16个战斗机飞行员,但是敌人呢?根据现在的情报显示,他们已经调来30架战斗机。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优势了,肖斌同志!如果再有一天,鬼子的空军就要到我们头上投弹了!”

    肖斌的脸都要挨着地了,他猛地一咬牙,沉声说道:

    “团长,今天还能再出动一次,我一定把那两门炮给炸了!”

    朱炳文沉吟了一刻,把桌上的飞行帽抓到手里,大声的的说道:

    “去会议室!”

    本来关系融洽的飞行员,现在已经是泾渭分明。坐在左侧的全都是战斗机飞行员,如今正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那些垂头丧气的轰炸机飞行员。因为这两次糟糕的表现,连他们的名声也被败坏了。

    看到这一切的朱炳文勃然大怒。

    “干什么,都没有王法了!司令说过不准搞山头主义,一个个都是聋子?今天我们还要再出动一次,空军除了第4小队在机场上空警戒外,其余的部队,护送八架轰炸机去轰炸敌人。肖总队长,轰炸机情况怎么样?”

    肖斌立正回答道:

    “已经经过保养,一定完成任务!”

    轰炸机中队的飞机是容克K53型轰炸侦察机,需要2个人操纵,可以携带炸弹。不过这个所谓的炸弹,其实就是迫击炮弹。后座机枪手的座位旁边,可以安放两枚80MM迫击炮弹。

    飞机已经进行了改装,如今是在在机枪射手的座位下,摆放150毫米迫击炮弹一枚。只要到达目标区域,就由后座机枪射手负责投掷。

    虽然机场还有几架法制高德隆教练机,它们倒是能多装几发迫击炮弹。但毕竟是老货了,连120码都飞不到实在太慢。

    朱炳文说道:

    “多的话我也不讲,就问你们这些轰炸机飞行员一遍,这次行不行?”

    肖斌大声的喊道:

    “行,我们一定行!”

    轰炸机飞行员们楞了一下,立刻都站起来。

    “行,我们一定行!”

    朱炳文看了他们一眼,冷冷的对着肖斌说道:

    “军中无戏言!”

    肖斌也严肃的回答道:

    “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朱炳文点了点头。

    “今天的天气预报是晴间多云,战斗机要利用好这个条件,尽可能的在5000米高空盘旋。和敌人作战的时候不要缠斗,多利用秦司令说的剪刀战术。不允许擅自散开编队,明白没有?”

    所有的人大声回答道:

    “明白!”

    朱炳文把手一挥。

    “出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