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5、披挂上阵
    红六旅全部赶到通辽最少三天的时间,但是秦朗并不想让他们逐次替换红一旅,他们会在新民的东边待命。

    而参谋部建议使用红四旅的时候,当面出现了一个旅团的敌人,并且在当天下午试图渡过浑河,不过被东北军的士兵给打走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敌人的试探,为此红四旅也摆出渡河的架势,果然立刻遭到鬼子火炮的轰击。

    侦察机立刻发现那个伪装良好的火炮阵地,立刻发出了电报。

    不大一会儿,组成箱形编队的波泰兹就出现在天空,倭军士兵看到这一幕也都傻了眼。

    当瞄准具对准目标的时候,航空炸弹带着啸声落下去,地上立刻出现了一团团各式各样的烟雾。仿佛是地底的火山,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赤红的弹片终于引来可怕的殉爆,很快一朵高达几里的烟尘就出现在空中,远远望去仿佛是一座侵略者的墓碑。

    炮兵阵地的毁灭,让东洋鬼子恼羞成怒。他们立刻强渡浑河,不过在重炮的轰击下,几次尝试都失败了,但是浑河也被鲜血染得通红。

    但是司令部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鬼子这是在演戏。他们的目的是让红军的指挥员,把眼睛放在浑河边上,从何忽视了自己的侧背的安危。

    这个时候,秦朗站起来沉声说道:

    “这次由我亲自指挥,红五十军,红五十一军的警卫营,在明日佛晓前补充到红一旅,军区警卫营、侦察营留在东塔机场。同时抽调实验装甲连参战。铁路部门必须在九月二十七日中午将他们送到新民。”

    “不行,你不能以身犯险。”

    孙瘸子第一个就不干了。

    九月十九日开始,他就一直在奉天城内指挥作战,今天赶回东塔就是商议近期出现的问题,谁知道牛鼻子居然要上一线。

    秦朗摆了摆手。

    “都不要再说了,偷袭的鬼子不知道有多少。不过以石原的秉性,肯定是关东军的精锐,我倒是想看看精锐到什么程度!”

    孙瘸子一挺更是不愿意了,普通的鬼子都不好收拾,何况是精锐。

    “要去也是我去,你必须留在指挥部。”

    秦朗冷哼一声道:

    “你可以去新民,那么我就去奉天。我没时间跟你们磨蹭,给你十秒钟,选!”

    看着那张紧绷的脸,孙瘸子知道劝不住。

    “那我还在奉天,争取在明天,红二旅与蓝一旅或者红三旅会师,然后抽调部队夹击这个什么屎圆!”

    听到这话,秦朗哈哈笑起来。

    “这才是我认识的瘸子。不过你也不要急于求成,一定要稳扎稳打,把鬼子慢慢的驱逐出去。如今城里的百姓已经撤光了,下一步就是构筑防御阵地,我们要把鬼子死死的钉住。”

    倭国现在还没有进行动员,他们能抽调的就是常备师团。不过以他们的实力,胜利的天平迟早会倒向他们。只是这个过程,绝对不会他们舒坦的,一定要让他们流掉足够的鲜血。

    指挥车在荒芜的大地上行驶着,本来的肥沃的田园,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个“溃疡面”。大大小小的弹坑里,绿色、黑色甚至暗红的污水,就仿佛脓液般的存在,间尔还能看到一具具肿胀不堪尸体。

    随风飘来到恶臭,甚至让秦朗都不得不把车窗关上,没有了空气的流动,汽车里面就成一个蒸笼。

    费振伦干呕了几下后,红着眼睛说道:

    “这边到处都是尸体,鬼子造的孽!”

    在九一八当天慌乱逃跑的百姓,在这里被火炮轰击过,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因为其中的大部分在当场就四分五裂了,以至于红军赶到时,看到的只有满地的暗红。

    此时油亮的苍蝇,已经给大地都披上了一件诡异的衣服。一有动静它们就飞起来,那情景简直是遮天蔽日。更可怕的是,地上还有一件“衣服”,不过是缓缓蠕动的白色。

    秦朗铁青着脸问道:

    “记者来采访过没有?”

    费振伦早已经吐得晕头转向的,这时候他强挣扎说道:

    “来过了,有几个直接就晕过去,醒来就死活要参加红军。其余的人也都义愤填膺,最后除了几份报纸刊发外。别的都被国府扣下,常校长的命令是奢言抗倭者,杀无赦!国内的知识分子们都反对这个命令,为此湘赣红区的主席也写了好几篇文章,呼吁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这引起了知识界的共鸣,现在到处都在抗议不抵抗政策!可惜的是普通民众依然我行我素,甚至还有人说我们无事生非!”

    大金朝倒下之后,华夏的土地上有了太多的大帅。你方唱罢我登场,也让百姓们变得麻木。如今的大部分人,还以为这不过就是换一杆旗帜罢了!

    秦朗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们尽责吧!”

    刚刚移动到新民的红一旅,莫名其妙的下了车,然后就赶到几里以外的轿子山。这个地形也是根据航空侦察选定的,因为那些鬼子只有通过这里才能杀进新民城。

    就在一旅的士兵构筑征地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秦司令来了。

    正在挖隐蔽所的于成刚,赶紧放下工兵铲,然后焦急的问道:

    “司令,你怎么来了?”

    秦朗摆了摆手后,然后对着围过来的战士说道:

    “大家都很辛苦,但是我没办法让你们休整。鬼子向新民杀来了,如果不抵抗,奉天城的惨剧,就会在新民上演。同志们,让我们拿起枪抵抗他们,消灭他们!说句实话,你们的情况糟透了,都围过来想不想听我道歉?”

    “想!”

    战士们哈哈笑着说道,根本不管于成刚挥动的手。

    “一个个的都别做梦了,这次我就在你们旁边。还能活着的我们一起领勋章,死了的一律埋进烈士陵园。有没有人害怕?”

    听到这句话,战士们大声吼道。

    “没有、没有、没有!”

    秦朗哈哈大笑起来。

    “好!今天我们一起消灭这些东洋鬼子,不管他们来多少人,胜利必将属于英勇的红军!”

    战士们也大声的吼叫起来。

    “战无不胜、战无不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