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29、机枪的咆哮
    金秋月明,光华如水。

    茫茫四野被镀了一层银色,远望过去朦朦胧胧似仙家秘境。如许美景,本当于玉人秉烛夜游,或与同好举杯畅饮,或独坐月下朗吟名篇,才不负这大好光阴。

    秦朗也觉得时间不能浪费,所以他一早就躺在行军床上,如今正做着好梦。而战士们蜷曲在散兵坑中聊着天,又不是鸡变的,才九点钟就睡觉。只有那些值岗的人,警惕的看着阵地外围。他们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手摇电打火器!

    灌木丛里诡异的亮起一点绿光,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这是鬼子的光通信器,有红、绿两种颜色,如今他们正相互传达着消息。

    “唰!”

    似乎是风吹过树林,那些树枝慢慢的摇动起来。

    “嗒嗒嗒!”

    一挺通用机枪陡然响起,夜空的寂静刹那间被打破了。

    “嘭!”

    一个照明弹立刻被升到空中,借着短暂的光明,才发现面前的田野里居然都是一片土黄,如果不是领口红色的标记,还以为干涸的土地。

    “天皇陛下板载!”

    看自己的行踪被识破,鬼子们立刻发动了全面的进攻。那密密麻麻的程度,就连巴图这样的老兵也觉得头皮发麻。

    “轰!”

    阵地前的“阔剑”无情的挥洒出弹雨,那密集的冲锋队形,就像被野兽啃过一般,露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齿痕。

    “嘭!”

    照明弹接二连三的升入空中,很快连迫击炮也投入战斗中。它们嘣起的火花,让夜空变得更加的明亮了。

    “嗒嗒嗒!”

    机枪的整根枪管很快就变得通红,在夜色中是那么样的显眼,甚至惹得鬼子的子弹都接二连三的打过来。

    “整备!”

    巴图大声的吼道。

    副射手已经趴在地上,以最快的速度拉出枪管,很快这里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呼!”

    巴图擦了把冷汗,要是班长在的时候,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一个疏忽就会带来全组覆灭啊!”

    想起班长最喜欢说的话,巴图大喊道:

    “撤!”

    他扛起机枪奔跑到另一个预设阵地,刚刚才架好却发现,铁丝网前似乎有人在缓慢的移动着。

    “嘭!”

    稍微做了个手势,跟在旁边的一个榴弹枪手,抬枪就是一发照明弹。

    “嗒嗒嗒!”

    机枪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这儿已经埋伏了不少鬼子。应该是趁着前方吸引了大部分的火力,然后从这个地方偷袭。霎时,这些鬼子受到了灭顶之灾,他们刚刚才站起来就被一梭梭子弹打倒。但剩余的人却把尸体堆在一处,很快尸墻就高过铁丝网。

    鬼子嚎叫着越过来。

    “板载!”

    他们也打出一发发的照明弹,此刻大地不断重复着正午到夜晚的变换,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的轮廓更好识别了。

    “嗒嗒嗒!”

    子弹撕开了一个个肉体,然后又毁灭掉里面的灵魂,只留下那具躯壳无力地倒在地上。但无论是谁都不会怜悯,同伙把尸体当做掩体,敌人的子弹不停的贯穿过去,直到消灭躲在后面的人,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最终躯体剩下的,就是一推夹杂着泥土的烂肉。

    “嗒嗒嗒!”

    巴图又打完了一条弹链,看着暗红色的枪管,他大吼道:

    “整备!”

    旁边的待命的机枪组立刻接上来,压制得那些鬼子继续止步于铁丝网之外。

    “咻!”

    一个个榴弹从天而降,在地上砸出无数个的浅坑,随后爆炸又带起了细碎的尘土。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谁还记得战地条例,他们只知道不消灭冲锋的敌人,就必将被他们消灭。

    “嗒嗒嗒!”

    射击声忽然停止,隔壁机枪组的战友大声吼道:

    “整备!我们还剩下一条弹链!”

    “嗒嗒嗒!”

    巴图再一次扣动扳机,把露头的鬼子又打回去,可就在这时弹药手大喊道:

    “班长,只剩下最后一个弹链。”

    忙着装弹的巴图喊道:

    “快去领回来!”

    “嗒嗒嗒!”

    根本不需要太多的瞄准,一个短点射就是一条人命,一个长点射就是三四个人倒在地上。负伤的人顶多往前爬几步,就不动弹了。

    “整备!”

    “没有子弹了!”

    副射手大声的吼道。

    “撤退,撤退!”

    巴图扛起机枪就往后跑,身边的副射手则扛起了枪架。谁知道他才奔跑了几步,就大喊着倒在地上。巴图赶紧扫了一眼,才发现他的头颅已经没有了一半。

    “撤,赶紧撤!”

    敌人太多了,偏偏自己还没了子弹。凭着腰间的手枪,根本就不要想着打退敌人。

    “班长,子弹!”

    就在这时,弹药手冲过来。在他的身上背着整整三箱子弹,那重量压得连说话都哆嗦。

    “咔!”

    手里枪早已经练得闭着眼睛都能装卸,何况是换子弹这样的小事。巴图握住机枪的护木,把它端起来,然后大吼道:

    “杀回去,杀!”

    刚刚才站稳脚跟的鬼子正准备松口气,谁知道刚才打退的那些人又杀回来了,他们赶紧举枪射击。

    “砰勾!”

    巴图前面的几个人立刻倒地,但这几秒钟的抵挡,已经使他大大的接近敌人。

    “嗒嗒嗒!”

    弹链急剧的缩短,那些冲上来的鬼子,也纷纷的往后仰倒。

    “弹药!”

    已经没有人回应了,巴图把手里的机枪一甩,随手抽出插在腰间的M1911。

    “砰!”

    冲到最前面的鬼子,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孔洞,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倒在地上。

    “砰!”

    跟在身后的那个鬼子,则打穿了喉咙,很快就发出哀叹般的气鸣声。

    “砰!”

    “砰!”

    打完最后一个子弹的时候,地上已经倒了五个鬼子。不过其中一人是打在右胸上,现在还在艰难的攀爬者,似乎想逃一条命。

    巴图换了一个弹夹,走过去一脚踩住他的后背。

    “砰!”

    那个脑袋炸开了。

    巴图往四周看了一眼,只见弹药手蜷伏在地上,过去推了他一下,才发现那双眼睛蒙了一层纱似的。来不及难过了,巴图把弹药手身上的机枪弹抽出来。

    “好兄弟,你先和班长聊天,烟酒不够的时候托个梦。”

    说着他的眼泪流下来,但是手脚一点不慢。

    “板载!”

    鬼子们又开始冲锋了,但是迎接他们的依旧是机枪的咆哮!

    “嗒嗒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