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红星之钢铁咆哮 > 30、声东击西
    原本皎洁的月亮现在变得一片朦胧,开始还有些淡淡的玫瑰色,如今已经染成了血红。仿佛是怪兽圆睁的独眼,正在狞笑着准备饱食地上的血肉。

    “板载!”

    在哪妖异的光芒中,鬼子疯狂的发动着冲锋。一条条散兵线,就像地震带来的海啸,排山倒海般的压向一旅这艘小舟。时而将他抛在浪尖,时而埋入谷底。

    “快,快啊!”

    可是一进到机枪的射程,战术动作就没有太多的用处。所有人只能从一个尸堆,飞奔到另一个尸堆隐蔽,而这个过程中还会有无数的人到下。

    鬼子们不停地咒骂,然后趁着一个短暂的漆黑冲出去。

    “嘭!”

    在一连串的噪音中,该死的照明弹又升入夜空,夹风带火子弹立刻飞过来,打死自己或着同伙。没有人敢于停下脚步,就是中弹了也必须朝前猛扑。否则就会被接二连三的命中,最终成为掩体上的又一具死尸。

    “轰”

    陡然间,一个铝热手榴弹炸开了,地面上立刻铺了一层炽白色的“岩浆”。但是那些鬼子根本就不在乎,在机枪子弹的驱赶下,他们咬着牙冲过去,那怕身上着火也全然不管。

    “板载!”

    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中,鬼子再次突破了铁丝网。可他们准备跨入堑壕的一刻,却发现眼前有些不对劲。只见下面一堆面色黝黑的人,正用森白的眼睛瞪着自己,冷冷的似乎没有半点生气。

    “砰!”

    随着整齐的射击,跑在最前面的鬼子“唰”的倒下一排。而跟在后面的赶紧排好阵势,就等着那些华夏佬冲出阵地,然后来个刺刀决战。

    “砰砰砰!”

    谁知道那些家伙根本没有拼刺刀的觉悟,手里的步枪、冲锋枪、手枪更快速的射出子弹,顺带的还扔出了无数的手榴弹。

    “轰轰!”

    火光中,无数的鬼子倒下去,就在弥留之际他们都会懊丧的喊一声。

    “八嘎,不可能!”

    那些官长们总说,华夏兵全是抽大烟的乌合之众,怎么今天遇到的完全不一样。还有他们的四四式骑枪,怎么能做到连发的?

    就在鬼子进攻受挫的时候,秦朗也在观察着阵地。到处都闪烁着光芒,不过红军的机枪都已经去掉曳光弹,也就看不到明亮的弹道,这给鬼子的反击增加了困难。

    反而是鬼子的“老母鸡”,每十发子弹就带着一发曳光弹,虽然打得准确一点,但是很快就会被榴弹给炸飞掉。

    “司令,鬼子的战斗力也不行嘛!一个联队的人马,就这点战斗了?”

    在一旁的费振伦松了口气,依鬼子现在的攻势,坚持到天亮绝对没有问题。

    一直沉默不语的秦朗忽然开口说道:

    “命令于成刚加强左翼的力量,鬼子主攻方向就是那边。”

    费振伦惊愕的看了一眼地图,正想抬头问的时候。

    又听到秦朗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听鬼子的枪声,前沿就一个大队在进攻。这些狐狸在等我们调动部队吧!既然这样就随他们的愿,让一个连大张旗鼓的移动,其余部队隐蔽待敌。”

    这是一步险棋!如果连自己人也被迷惑,那么阵地就会陷入极大的混乱中。但要是真的引得鬼子上钩,那么出其不意的打击,也会给他们严重的杀伤。

    果然,迷惑敌人的部队才离开阵地,无数的鬼子就从隐蔽处扑出来。不过他们狡猾的利用前面的同伙吸引注意,然后偷偷的运动到一个火力比较薄弱的地区,可是怎么也没等来进攻的命令。

    临时搭建的指挥部里,石原莞尔暴跳如雷。

    “我们的行动已经暴露,现在把所有的人都压上去,一定要把支那军队全部压垮,然后毁灭掉新民这个交通咽喉。其余各旅团会压迫奉天的赤军撤退,我们在机动间消灭他们。”

    赤军的火力他见识到了,轻武器方面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偏偏唯一占优势的火炮还被炸个稀巴烂,只有依靠迫击炮、掷弹筒提供支援了。但这还有一个限制,这次携带的炮弹不足,只能对重点目标进行轰击。

    一旁的铃木三郎,脸上全是冷汗,夜袭到现在他已经损失了将近八百名部下。如果再来几次这样的冲锋,他这个联队长就得切腹自尽。

    “石原桑,现在我们应该撤退,我们的一个步兵大队已经丧失战斗力,虽然已经把剩余人员补充到其他大队,但是取胜的希望极其渺茫!”

    石原莞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八嘎,只要我们在这里持续不断的进攻,支那人就必须从奉天抽调军队,帝国其他的部队就能取得胜利。你现在已经成了最关键的因素,不在这里战死,难道要等着回去切腹吗?”

    铃木三郎不是傻子,这话他当然知道意思。

    “你要把我们整个联队都当成敢死队吗?”

    石原莞尔冷冷的一笑。

    “不是我,是帝国的战略让你这么做,你现在的作用,就像是击败哥萨克骑兵的秋山好古前辈一样。铃木桑,放下你不切实际的想法,让所有的勇士都杀上去,然后踩着敌人尸体走向胜利!”

    铃木三郎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他狠狠的一咬牙,然后又问道:

    “石原桑,你怎么知道那些赤军不会从别的地方调军队?如果他们在出现这样的强大的军队,我们只能等着国内的支援,否则根本不可能打进奉天!”

    石原莞尔阴测测的笑起来。

    “你太不懂华夏了,我游历过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方,才发现他们的政府、军队就像是一个白蚁堆,里面充斥着朽烂的木头,只要一个手指头就能摧毁掉。赤军的战斗力确实很强,但是太出色了,就必然引起其他派阀的进攻。比如我们的朋友张少帅,这里可是他的地盘,怎么能够容忍一个外来的势力存在?

    所以这个秦朗不可能从别的地方调集军队,就算有也只能是小股部队,否则他的地盘就会空虚,别的派阀就不会客气了。”

    铃木三郎听到这句话,再一次咬紧牙关。

    “进攻,全面进攻,杀光那些支那人!”

    (未完待续。)